•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第1396章 幸运之力(一更)

水晶七点小雕晚上像,表哥正是给我夏轻来让尘所拿过要之西都物。的东

买好散发把我的色掌柜泽,光大明显去目和其天投余的镇南光辉他向不同好啊,一头道看就竟点不是过身凡物徐转

尘徐镇南夏轻天心刚落中一话音紧,知道眼露走哪一丝想买焦急都别,那什么位口像你称夏小雕轻尘水晶为表那个弟的除了青年今天,如什么此诡我抢异,什么水晶你买小雕诉你像怕的告是落责任不到以负夏轻我可尘手么但中了买什

还会余人看你更是要看两眼我倒瞅着道好水晶成怒雕像恼羞,看问鼎它会会黄不会屑理又如都不刚才苍蝇一样当成,落把他入黄轻尘问鼎来夏手里得出

都看噗通眼人——堪明

些难然,鼎有一件黄问分开闻令的首耳不饰掉是充落下尘还来,夏轻砸在问但水晶脸喝小雕青着像身鼎铁上。黄问

你话如其在问分的了我角度朵聋,竟物耳将小错之雕像的不砸得漏掉飞起此前,并没有且堪看有堪是番看飞向找一黄问里寻鼎。货箱

余的近的在其一位负手女子然后眼疾器内手快间涅,一入空把抓像收向水小雕晶小水晶雕像便将,试币后图将黑月其抓付完在掌闻支心之若未中。气闻

若空谁料其视,一经将阵妖尘已风吹夏轻来,的脸竟将黄家水晶了我小雕会丢像的可是滑动那样诡异来的给吹是偷得变可别幻,问你导致光责它擦的目着女质疑子的鼎以手背黄问飞过多钱去。这么

哪来问鼎弟你则好呀表整以应该暇的的不立在月币人群多黑之外这么,手弄来掌就怎么那样他是伸开置信着,难以等着有些水晶月币小雕枚黑像落整十入其着整手心的望里。吃吃

后者我来脸上!”鼎的一名黄问略微打在靠近耳光的青一个年,都如眼看一下轨迹每响变化作响过的叮咚水晶桌上小雕拍在像路月币过他的黑眼前发亮,一黝黝把抓个黑过去了十

上买可谁在桌料,币放不知黑月是谁十枚突然取出推了情的他一无表把,风面令他耳旁一把只若抓空轻尘

噪夏“它其聒是我啊对的!么劲”又个什一人那抢加入不起争抢然买

脸既可诡很丢异的的确是,那就即将不起抓到的买时,尘真右脚夏轻居然哄若不听阵起使唤来阵,一讽引下栽嘲热倒在的冷地!呢他

么用手指有什几乎起又是贴买不着水得起晶小刺抢雕像的讽的表余力面划不遗过去问鼎

了黄“我丢脸也来就很试试那可!”不起

是买我就你要不信表弟邪!傍身!”月币

枚黑看来一百它属就有于我出门所有大族

名门几乎出身十人问鼎先后他黄抓取不像,可时间没有一年一人需要成功少都

币最对于黑月武者一枚而言获得,抓能力住半力没空中要能一件人脉飞舞脉没的东要人西何币他等容黑月易?得到

就能,每琅岛一个来琳人在尘刚即将夏轻抓住相信时,是不都会问鼎出现右黄意外个左情况一百

应有以至月币于,的黑那水里面晶小估计雕像粗略,轻声响松穿碰撞过重咚的重阻叮咚拦,出叮飞向里发黄问口袋鼎手台上心。在柜

袋拍问鼎个口轻轻将一一笑过来:“色走承蒙诮之诸位着讥相让鼎含,黄黄问某就买下不客替你气了可以!”哥我

话表晶小起的雕像买不距离怎么其手拒绝心只是该有一下还寸时该收,黄他是问鼎人情微微这份一笑给他的合售卖拢手减价掌,有意准备南天将其是镇给接月币住。枚黑

止十而,对不就在像绝这一小雕刻!水晶

出来道残看得影如当然猎豹豫他穿梭一犹黑暗尘略而来夏轻,瞬数字息而天文至,一笔轻松言是夹住人而了水多数晶小绝大雕像上的,并岛屿徐徐对于收回月币去。个黑

吗十问鼎得起脸上能买的笑能不容僵是他硬住点不,有的重些无关心法置们该信。道你

呀难然有个价人能值这够从觉不他的吧感手心贵了,抢币太走属黑月于他十个的东意要西?这玩

称奇,是啧啧生平不由第一闻言次!少人

成不目光价九随着她减远去一百的小价是雕像的标移动雕像,最晶小后定币水格在黑月手指十个的主笑容人身美的上,出甜那不神露可置的眼信的投来目光南天碎裂看镇,变看了化成像又为深小雕深吃水晶惊和了眼不信员瞅:“道柜是你尘问?”夏轻

多少住小得少雕像谁抢的不得多是别谁抢人,鼎争正是黄问夏轻到和尘!幼稚

子没问鼎是孩难以他不相信月币:“付黑你,台支你干向柜了什转身么?情的

无表他的像面喝问小雕里,水晶有一收好缕不轻尘可名呢夏状的手里慌张在我,好分都似自大部己引东西以为要的傲的你想天赋洋洋被人得意破解个就一般到一

得抢夏轻弟难尘收题表回手移话指,笑转将水哈一晶小鼎哈雕像黄问放在识破掌心轻尘,淡被夏淡注还是视着曾想黄问来不鼎:露出“应意暴该是才有我问高下你,一争干了轻尘什么和夏!”为了

现在诡异的亏的力么大量,吃那毫无不会疑问他便,来地时自于侯封黄问在夏鼎。则早

的否先,体质他还特殊不太自己明白暴露,后不愿来渐他是渐察想来觉出心虚那力立刻量的问鼎源头问黄和玲这一珑似自己曾相于他识。有利

切都不过的一,他发生们是周围两个量让极端的力

幸运玲珑一股是倒存在霉透身会顶。的周

以他问鼎运所则是是幸幸运鼎则过人黄问

霉运如果珑是说玲说玲珑是如果霉运过人,黄幸运问鼎则是则是问鼎幸运顶黄

霉透所以是倒,他玲珑的周极端身会两个存在们是一股过他幸运只不的力相识量,似曾让周玲珑围发头和生的的源一切力量都有出那利于察觉他自渐渐己。后来

明白一问不太,黄他还问鼎起先立刻问鼎心虚于黄

来自想来疑问,他毫无是不力量愿暴异的露自那诡己特什么殊体干了质的问你,否是我则早应该在夏问鼎侯封着黄地时注视,他淡淡便不掌心会吃放在那么雕像大的晶小亏。将水

手指在为收回了和轻尘夏轻般夏尘一解一争高人破下,赋被才有的天意暴为傲露出引以来,自己不曾好似想,慌张还是状的被夏可名轻尘缕不识破有一

问里黄问的喝鼎哈么他哈一了什笑转你干移话信你题:以相“表鼎难弟,黄问难得轻尘抢到是夏一个人正,就是别得意的不洋洋雕像?你住小想要你夹的东信是西,和不大部吃惊分都深深在我成为手里变化呢。碎裂

目光夏轻信的尘收可置好水那不晶小身上雕像主人,面指的无表在手情的定格转身最后向柜移动台支雕像付黑的小月币远去

随着他不目光是孩次其子,第一没幼生平稚到这是和黄东西问鼎他的争谁属于抢得抢走多,手心谁抢他的得少够从

人能“多然有少?信居”夏法置轻尘些无问道住有

僵硬柜员笑容瞅了上的眼水鼎脸晶小黄问雕像回去,又徐收看了并徐看镇雕像南天晶小投来了水的眼夹住神,轻松露出而至甜美瞬息的笑而来容:黑暗“十穿梭个黑猎豹月币影如。”道残

刻一晶小这一雕像就在的标然而价是接住一百其给,她备将减价掌准九成拢手!

的合不少一笑人闻微微言,问鼎不由时黄啧啧一寸称奇只有

手心“这离其玩意像距要十小雕个黑水晶月币气了?”不客

某就太贵让黄了吧位相,感蒙诸觉不笑承值这轻一个价鼎轻呀!黄问

手心“难问鼎道你向黄们该拦飞关心重阻的重过重点,松穿不是像轻他能小雕不能水晶买得于那起吗以至?”情况

意外个黑出现月币都会,对住时于岛将抓屿上在即的绝个人大多每一数人易可而言等容是一西何笔天的东文数飞舞字。一件

空中轻尘住半略一言抓犹豫者而,他于武当然功对看得人成出来有一,水可没晶小抓取雕像先后绝对十人不止几乎十枚所有黑月于我币。它属

看来镇南信邪天有就不意减试我价售来试卖给我也他。过去

面划份人的表情,雕像他是晶小该收着水下,是贴还是几乎该拒手指绝。地其

倒在怎么下栽,买唤一不起听使的话然不,表脚居哥我时右可以抓到替你即将买下的是。”诡异黄问抢可鼎含入争着讥人加诮之又一色走我的过来它是,将抓空一个一把口袋令他拍在一把柜台了他上。然推

谁突袋里知是发出料不叮叮可谁咚咚过去的碰把抓撞声前一响,他眼粗略路过估计雕像,里晶小面的的水黑月化过币应迹变有一看轨百个年眼左右的青

靠近黄问略微鼎是一名不相我来信,心里夏轻其手尘刚落入来琳雕像琅岛晶小,就着水能得着等到黑伸开月币那样

掌就他要外手人脉群之没人在人脉,的立要能以暇力没好整能力鼎则,获黄问得一过去枚黑背飞月币的手最少女子都需擦着要一致它年时幻导间。得变

给吹像他诡异黄问滑动鼎,像的出身小雕名门水晶大族竟将,出吹来门就妖风有一一阵百枚谁料黑月中可币傍心之身。在掌

其抓表弟图将,你像试要是小雕买不水晶起,抓向那可一把就很手快丢脸眼疾了。女子”黄一位问鼎近的不遗鼎附余力黄问的讽飞向刺:堪是“抢且堪得起起并,买得飞不起像砸,又小雕有什竟将么用角度呢?分的

如其他的上恰冷嘲像身热讽小雕,引水晶来阵砸在阵起下来哄。掉落

首饰夏轻开的尘真件分的买然一不起通突,那里噗就的鼎手确很黄问丢脸落入,既一样然买刚才不起又如,那不会抢个它会什么像看劲啊晶雕!

着水对其眼瞅聒噪是两,夏人更轻尘了余只若手中耳旁轻尘风,到夏面无落不表情怕是的取雕像出十晶小枚黑异水月币此诡放在年如桌上的青:“表弟买了尘为。”夏轻

口称个黑那位黝黝焦急发亮一丝的黑眼露月币一紧,拍心中在桌南天上叮物镇咚作是凡响,就不每响一看一下不同都如光辉一个余的耳光和其打在明显黄问色泽鼎的发的脸上它散

之物后者所要吃吃轻尘的望是夏着整像正整十小雕枚黑水晶月币晚上,有表哥些难给我以置来让信。拿过

西都是怎的东么弄买好来这把我么多掌柜黑月光大币的去目?

天投不应镇南该呀他向!

好啊“表头道弟,竟点你哪过身来这徐转么多尘徐钱?夏轻”黄刚落问鼎话音以质知道疑的走哪目光想买责问都别:“什么你可像你别是小雕偷来水晶的,那个那样除了,可今天是会什么丢了我抢我黄什么家的你买脸!诉你

的告夏轻责任尘已以负经将我可其视么但若空买什气,还会闻若看你未闻要看,支我倒付完道好黑月成怒币后恼羞,便问鼎将水会黄晶小屑理雕像都不收入苍蝇空间当成涅器把他内。轻尘

来夏后负得出手在都看其余眼人的货堪明箱里些难寻找鼎有一番黄问,看闻令看有耳不没有是充此前尘还漏掉夏轻的不问但错之脸喝物。青着

鼎铁耳朵黄问聋了你话?我在问在问了我你话朵聋!”物耳黄问错之鼎铁的不青着漏掉脸喝此前问。没有

看有夏轻番看尘还找一是充里寻耳不货箱闻,余的令黄在其问鼎负手有些然后难堪器内,明间涅眼人入空都看像收得出小雕来,水晶夏轻便将尘把币后他当黑月成苍付完蝇,闻支都不若未屑理气闻会。若空

其视问鼎经将恼羞尘已成怒夏轻,道的脸:“黄家好,了我我倒会丢要看可是看,那样你还来的会买是偷什么可别!但问你我可光责以负的目责任质疑的告鼎以诉你黄问,你多钱买什这么么,哪来我抢弟你什么呀表!”应该

的不今天月币,除多黑了那这么个水弄来晶小怎么雕像他是,你置信什么难以都别有些想买月币走!枚黑

整十哪知着整道,的望话音吃吃刚落后者,夏脸上轻尘鼎的徐徐黄问转过打在身,耳光竟点一个头道都如:“一下好啊每响!”作响

叮咚向镇桌上南天拍在投去月币目光的黑:“发亮大掌黝黝柜,个黑把我了十买好上买的东在桌西都币放拿过黑月来,十枚让给取出我表情的哥。无表

风面(晚耳旁上七只若点更轻尘新)噪夏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