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469.朴素却不凡

第一位报价的贵族来自一个种植园大户,帝国里近一半的蔗糖源自他家的种植园,除此之外,还经营着治疗药剂的主要原料,算是最高档次的那种农场主了,不过之前的身家并未让他获得南方公爵的邀请前来这样的拍卖会,只是位面战争过后,情况不一样了,虽然他在浩劫中受到的损失也不小,可先前积压下来的药剂原料却让他狠赚一笔国难财,再用这笔横财兼并掉那些因浩劫而破产甚至家破人亡之人的土地和资产,整个身家竟是比以往翻了个倍?瞬间跻身为顶尖贵族。

先前的位面战争中有人罹难就自然有人发财,上层贵族圈子也即将面临着一次洗牌,像这样的暴发户已经跃跃欲试的想要抢占一个更舒服的位置。

而这位暴发户今天并不像其他人那般带着很多仆人,扛着大箱小包的,他就一个人来,带着一纸契约,他当着众人的面念出了契约上的内容,上面约定,他将用自家种植园每年收益的5%来换一个赞助生名额,注意,是以后每年。

这就是他的报价,豪爽得让周围这些见惯了大世面的贵族们都面露惊讶,就连白亦都觉得有些意外,今天的第一份报价居然就夸张到这样的程度?

即使白大院长胃口很大,看不上世俗的财物,只收各种珍贵材料,但那也得看是多少,像这份以股份作为筹码的报价,确实值得好好斟酌一番,尤其是考虑到这家伙正处于上升期,这5%的收益或许就是以后每年十几万甚至几十万金币的收益,而他所需要的只是一个名额。

用一张长期饭票来换取一个名额在普通人看来或许是个亏本买卖,白亦好像赚大了?可实际上白亦在愣了愣神之后就已经做出了决定,嘴上虽然不说,心头却已经否定掉了。

他为了日后每年都能获取到这5%的收益,势必要给这家伙诸多帮衬,等于和他上了一条船,而对方日后肯定也会堂而皇之的把大学和虚空行者当做自己的一座靠山一根大腿,这很可能给大学带来更多的麻烦...

像这种暴发户如此慷慨的报价,他的真实目的可能就在这里了,他缺乏足够的根基和支持,急需用钱抱住根大腿,而很多传统的大贵族普遍会选择皇室或者教会这种存在了很久的势力当靠山,他这样的暴发户很难挤进去,那为什么不试试新进崛起,并且前途璀璨的大学呢?爹地别玩我妈咪全文阅读

所以白亦才在内心拒绝了这份报价,虚空行者的大腿不是花点钱就能报上的,过去十年中也不乏有过其他暴发户想要这么干,他们开出的价码比面前这位还要高出一些,甚至连家里年幼的女孩都搭上了,结果还是被白亦正义凛然的拒绝掉了。

目前真正算是抱上虚空行者大腿的仅有温蒂尼大小姐的道勒家族,而他们主要靠的也并不是给白亦多少钱,而是靠着商人后代这一层关系,以及温蒂尼本人和其他女孩的关系,除此之外,这位可人的大小姐还经常给白亦卖萌撒娇甚至出卖点色相福利,最终才成功上了大学这条船。

所以嘛,这种试图以收益分成来拉拢白亦的,以前行不通,如今更是行不通。

这位暴发户看见白亦一副兴致阑珊的样子,也知道自己的打算落空了,他本以为大学与教会开战在即,自己这份报价应该十分诱人才对,然而对面真就像他说的那般,并不需要谁来站自己的队,他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提出了报价,失败了也没什么好说的。

不过他也并未离场,因为他还有机会,之前对方提出的魔偶生意他有点兴趣,准备过一会看看能不能掺上一脚,来一出曲线救国。

其他贵族也从白亦的反应中看出了他坚决的态度,于是第二份报价就显得正常了许多。

报价的正是前面提及过的茶商父子,这种玩奢侈品的家族此前才遭受了重创,还有点没缓过劲来,可想将子嗣送进大学的念头倒是很固执,那位贵族让自己不成器的儿子和随从一同扛上来一只棺材状的箱子,打开一看,里面居然是一套盔甲?

这套浅灰色的盔甲看上去相当的一般,和外面常见的法师盔甲有点类似,不过款式却老旧得多,上面没有漂亮的花纹也没有华丽的装饰,而且看上去已经相当老旧了,即使已经进行过紧急翻新,但很多岁月留下的痕迹依旧没能掩盖住,即使和白亦目前这身已经摸爬滚打多年的圣银盔甲比起来,这件盔甲都陈旧得有些不像样了。

在场的贵族难免笑了起来,之前也有人尝试过以盔甲作为筹码换取名额,可无一例外的都失败了,白亦本身这具圣银盔甲的性能姑且不说,毕竟是皇帝亲自赏赐下来的,这层意义就非同一般了;而其他行者所使用的盔甲又大多是由异端炼金术士提供材料,再由锻造鬼才工匠和工程天才工程师联手打造出来的,融合了包括人体工学在内的各种新锐思路,还针对虚空行者的状况进行过特别调整,寻常的工匠做出来的东西不管再怎么精致再怎么华丽,又怎能与之相提并论?这不是关公面前弄大斧鲁班面前耍大刀吗?

“这身盔甲,是我们家族的传家宝。”茶商贵族开口介绍道,“据说是当年祖上帮助过一位强者后获得的报酬,虽说没留下名字,可也找过不少懂行的高人前来鉴定,他们都觉得这身盔甲不是凡物,应该算一份不错的礼物吧?”陈旭王者荣耀全文阅读

这番听起来和江湖骗子差不多的话顿时引起了一阵哄笑。

“老汉斯,你居然真把你那件传家宝都拿出来了?还在希望大师面前提起你们家那可笑的故事?哈哈哈,笑死我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居然还当真啊?”

“你平时和我们吹嘘也就算了,还在大庭广众之下把这事拿出来说,你是打算把希望院长当傻子吗?我真想不到你竟是如此天真?”

“哈哈哈,老汉斯,你这下又留下一个笑话了,你还真把这玩意当块宝啊?”

实际上这位茶商风华正茂时也曾多次提起过自己家里这件传家宝,只是那时他家肥得流油,是一线的奢侈品商人,那时的朋友们听完也就把这事当成一个玩笑,以开玩笑的方式不着痕迹的恭维两句也就算了,可今时不同往日,他家眼看着就要衰败,再提出这事就很搞笑了,自然遭到了这番无情的讥讽。

茶商的面色平静,脸上不动声色,对那些讥笑充耳不闻,他很详细自己的父亲不会骗自己,自己的爷爷也不会骗自己的父亲,这件传家宝肯定是货真价实的,其他人看不出来,但希望院长这样的人物还能看不出来?

只是茶商的傻儿子脸皮薄,顿时满脸涨得通红,心头埋怨着自己的父亲,既然已经被当成传家宝的东西拿出来了,为什么不编个好听点的故事?就这样实话实说会被人当成傻瓜的。

而且就算这盔甲真是什么好东西,对面那贪得无厌的希望院长什么好东西没见过?他又能看上这摊废铜烂铁?

就在这对父子各怀心思,一人怀着期待一人怀着担忧的看着白亦时,白亦却没有笑,他只是默默的端详着这具盔甲,看了相当长的时间,最后才把手头的那张号牌掷向了茶商的傻儿子,说道:“你有个好父亲,入学之后记得好好努力。”

在场除了茶商之外的所有人都懵了,包括一旁算是观众的南方大公和温蒂尼大小姐,在场所有人都是见多识广的人物,他们完全在这具盔甲上看不出什么道道来,怎么那位胃口极大的希望院长就一口答应了下来?这剧本是不是什么地方搞错了?景宁陆景深txt全文阅读

白亦并没有给众人解释的义务,他只是默默的走到那具盔甲面前,准备把它从装家架上摘下来,可最后还对着茶商的儿子说了一句:“大学里面的规矩很多很严,你可以再最后考虑考虑,如果没问题的话,我就要拿走了。”

他并未征询茶商的意见,因为进大学读书的不是他,而是他儿子,这种事当然是要问当事人了。

此时那傻儿子还未从这番转折中清醒过来,形同木偶,呆呆的拿着那块冷冰冰的号码牌,满脑子想的却是自家的破铜烂铁怎么就入了希望院长的法眼?难道这东西真有什么不凡之处?祖辈们那江湖骗子式的传说竟然还是真事?

他在发楞,他老爹却在旁边恨铁不成钢的掐了他一把,他这才注意到自己的不礼貌行为,连忙躬身告罪道:“很抱歉,希望大师,一时走神了。”

“那么,你愿意来大学学习,并遵守里面的一切规定吗?”白亦很有耐心的又问了一遍。

“愿意!当然愿意!”傻儿子连忙回答道,“谢谢希望大师给我这次机会!”

“那好,回去之后记得想好要就读哪个系的学院,在新生入学时拿着那块号牌过来即可。”白亦说着,这才动手开始收取面前的盔甲,又额外补充了一句:“另外,以后要叫我院长。”

傻儿子满心欢喜的答应着,而他身边的老茶商却面色复杂的开口说道:“希望院长,如果可以的话,能告诉我这具盔甲的来历吗?它是我们家还只是个不起眼的小贵族时就一直传下来的,我也曾调查过它的背景来历,结果却一无所获,如果可以的话,能请您告诉我吗?”

“你就不怕知道以后会后悔吗?”白亦反问道。

茶商愣了一下,心绪变得有些复杂,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说道:“不管是再怎么了不起的神物,我们自己用不上的话就没有意义,比起后代子孙的前途,这不算什么,我只是一直很好奇罢了。”熹妃传全文阅读

“这样吗...”白亦说着,手上三下五除二的把盔甲拆了下来,像是怕人反悔似的装进了储物袋,这才开口说道:“如果我的判断没错的话,这具盔甲的名字应该作...谜团。”

随着这个名字的出现,在场所有贵族都发出了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谜团?居然是传说中的神器级盔甲谜团?这东西不是已经消失了两千年吗?连相关的传说故事都变得晦涩不明,人们只知道它是件传说中的神器盔甲,据说是曾经是一位强大的圣骑士穿过的,那位圣骑士依靠着这件盔甲,一边冲锋一边用祝福过的锤子砸翻了一切牛鬼蛇神;也有传说这身盔甲是一位强大的德鲁伊穿过的,他穿着这身盔甲召唤出狼和橡树之灵,用旋风杀死了一个又一个跑来自己土地上传教的圣骑士。

类似还有什么强大的死灵法师穿过的,神秘的刺客穿过的,版本五花八门,没有一个正统的说法,反正人们虽然不明白这盔甲究竟是怎么回事,反正就感觉很厉害的样子,并没人能想到,传说中的谜团外形居然如此简朴,看上去就和普通的法师盔甲差不多,也难怪会被人当成废铜烂铁,躲在一个贵族家的地下室里,数千年不见天日。

“它身上有着怎样的传说我并不太清楚,这东西就连我们虚空行者都不知道,我只是从它身上的几处细节上找到了它的名字。”白亦一边解释着,一边从储物袋里重新掏出了胸甲,用魔力悬浮在半空中,又往上面铺了一层魔力,于是便看见胸甲的表面浮现出一面面古罗瑟式法阵。

“你们或许听说过,古罗瑟法阵也是有着语言含义在里面的,就像法师协会那个徽记,而这面法阵的意思就是它的名字,谜团。”白亦继续说道。

在场的贵族听得一愣一愣的,那古罗瑟法阵就没几个人懂,更何况里面更深层的语言含义了,这事未免太玄乎了,可反正不管自己信不信,这位希望院长大概是信了?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