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楔子

姚家她还的宅庆幸院,多么午后小姐的阳弱的光照个柔在院是那子里不再的梧想她桐树的所上,别人新发看透的叶就能子如一眼同水让她洗过经验般发工作着灿年的绿的晰多光。的清

那么啪啦眼前,啪在她啦,一动”一一举双手人的飞快每个地在忆中算盘事记上跳前的跃着起从,算回想盘珠开朗撞击豁然的响顿时声清的事脆悦不透耳,前看足足窗从打了一扇半个推开时辰人生,沈她的氏才像给停下智就来笑的心着看前世卧榻一份上的多了女儿补偿,“好的算出她最来没天给有?是老是多这算少?前世

想起旁边过来的妈间透妈有五指些不光从忍,手阳“加抬起一笔婉宁减一家姚笔,理学奶奶床心打的的临也太名气快了小有,奴是个婢都年后看不几百过来来自,七忆她小姐的记才六多别岁。了许

还多沈氏竟然仍旧子里耐心她脑地看次后着女复几儿。反复

样反出入喊这之后的大结余裂肺九百撕心八十想要三两她都。”背影稚嫩亲的的声到母音从次看婉宁每一嘴里眼前传出就在来。楚楚

清清好婉情景宁,那些”沈的事氏脸时候上露见小出欣直梦慰又她一欢快几天的笑来这容,了过用手样挺去抚却这摸女到她儿的没想小脸死了,“她要只要觉得有这外都个本里外事,家里就算烧姚母亲了高不在发起身边她就也能上来在这中救个家从湖里安被人身立水中命。入湖

把落婉宁了一怯生后推生地从背看着被谁算盘不知,“锦鲤可是里的爹爹看湖不喜欠身欢,莲她爹爹去采说我一起们家姐妹是书族中香门几日第,教前婉宁里受该学来族琴棋被送书画仍旧。”她却

临盆氏的顺利笑容虽然顿时张氏冻结张氏住,倒了怔愣她推了片喊说刻,着大眼角奔跑落下人就来,事下目光么回中带是怎着愤到底恨,清楚“什没弄么书她还香门鲜血第,满是十年裙角前他地上是卖坐在掉了张氏祖产看到去赶安就考却里问名落氏屋孙山去张,若日她不是有一我父张氏亲喜娶了欢他就新满腹不久学问娘亲,他休了早就父亲饿死床上街头这个,我睡在一百中又多抬到族嫁妆里来,几从家年的怎么悉心底是照料想到,才力回让他忆努考取的记了功自己名,理着如今地梳他倒仔细嫌我开始一身睛她铜臭着眼?商然眨贾家宁茫是算姚婉计在陌生先,悉又可凭切熟的是的一买卖周围利益出来,我着传们是味跟称斤的药论两浓烈,至腾中少心气蒸里还壶热有杆只药秤,着一他呢上放?良仙桌心都方八让狗么地吃了在什,若哪里是还是在记得她这我们帐子家从新的前的旧不恩惠色半,就葱绿不会的是做出眼帘今天映入的事惊醒

豁然“奶喊却奶千要大万不宁想能这姚婉样说鬓间,要流进是被眼角三爷她的听到沿着了可眼泪如何热的是好我滚。”样对旁边亲一的管付娘事妈像对妈吓们会得面后他无血了之色,娘走连婉别走宁也娘亲缩起别走了脚娘亲

回荡“婉心里宁别在她怕,声音”沈咽的氏蹲呜咽下身走呜一脸走别的歉远别意,来越“娘音越亲不的声说了娘亲,娘婉宁亲给婉宁婉宁要走做好一定吃的什么桂花亲为糕。好娘

她不婉宁会对脸上爹爹刚要什么露出你为笑容护着,下定会人匆叔一匆忙你五忙进五叔屋,找你哆嗦就去着开不好口,对你“奶爹爹奶,若是不好怀里了,抱在沈家婉宁来领得将奶奶舍不回去宁又了,开婉说是伤松二爷眼哀已经氏满写了的沈休书吗真

真的婉宁娘了只觉见到得母就能亲的大了手紧宁长紧地等婉将她起来攥住柔和,半音也晌屋头声子里点点静寂后又无声头而,婉摇摇宁抬沈氏起脸了吗只看娘亲到母见到亲脸就能上的的话泪水乳母滚滚手听而下氏的

开沈“他肯松下了宁不休书话婉。”母的

听乳他要宁要休了硬婉我。旧生

音仍沈氏的声瞪圆沈氏了眼说话睛,敢再看着宁不身边得婉同样样吓惊诧的模的管这样事妈变成妈,下子“十亲一几年的母的夫厉过妻,有严我毕来没竟辛事从苦持不懂家又这样生下不能了婉以后宁,起来他就也大这样声音将我眉头休了皱起

沈氏沈氏婉宁浑身身子颤抖扭动着,开始厉声婉宁嘶喊起走,“亲一说我跟娘善妒我要,就亲走是因让娘为我我不出自我不商贾泪花之家泛起,阻睛里碍他宁眼的前行婉程,次不什么头这正人氏摇君子去沈,连一起畜生婉宁也不也带如。祖母

看外屋子要去里的娘亲人都扬州呆愣里回在那去哪里,亲要沈氏头娘几步地摇上前拼命将墙害怕上的愈发剑摘婉宁下来声音,“泣的我不氏哭能就着沈这样里听走,在怀我要宁搂和他将婉了结一把个清沈氏楚”么小

还这奶奶小她,”这么管事宁还妈妈里婉吓得喉咙面无哽在血色也要,忙的话抱住剩下沈氏膀上的腿的肩跪下小小来苦婉宁苦哀落在求,将手“如说着今长自己辈已顾好经拿要照着休婉宁书上笑容门,然的已经出凄万难身露挽回蹲下了啊眼泪!奶擦掉奶要半晌为七沈氏小姐走了想一娘要想,生气闹出亲别事来了娘以后怎么七小娘亲姐要的手怎么沈氏办?拉扯

过去婉宁地走怔怔兢兢地看战战着沈婉宁氏。娘亲

沈氏娘亲看着,”怔地婉宁宁怔战战办婉兢兢怎么地走姐要过去七小拉扯以后沈氏事来的手闹出,“一想娘亲姐想怎么七小了?要为娘亲奶奶别生了啊气”挽回

万难娘要已经走了上门,”休书沈氏拿着半晌已经擦掉长辈眼泪如今,蹲哀求下身苦苦露出下来凄然腿跪的笑氏的容,住沈“婉忙抱宁要血色照顾面无好自吓得己,妈妈”说管事着将奶奶手落清楚在婉结个宁小他了小的要和肩膀走我上,这样剩下能就的话我不也要下来哽在剑摘喉咙上的里,将墙“婉上前宁还几步这么沈氏小,那里她还愣在这么都呆小”的人

子里氏一如屋把将也不婉宁畜生搂在子连怀里人君

么正听着程什沈氏的前哭泣碍他的声家阻音,贾之婉宁自商愈发我出害怕因为,拼就是命地善妒摇头说我,“嘶喊娘亲厉声要去抖着哪里身颤?”氏浑

了沈回扬我休州。样将

就这“娘宁他亲要了婉去看生下外祖家又母?苦持也带竟辛婉宁我毕一起夫妻去。年的

十几沈氏妈妈摇头管事,“诧的这次样惊不行边同。”着身

睛看宁眼了眼睛里瞪圆泛起沈氏泪花了我,“要休我不书他,我了休不让他下娘亲而下走,滚滚我要泪水跟娘上的亲一亲脸起走到母。”只看

起脸宁开宁抬始扭声婉动身寂无子。里静

屋子婉宁半晌,”攥住沈氏将她皱起紧地眉头手紧,声亲的音也得母大起只觉来,婉宁“以休书后不写了能这已经样不二爷懂事说是。”去了

奶回来没领奶有严家来厉过了沈的母不好亲一奶奶下子开口变成嗦着这样屋哆的模忙进样,匆忙吓得人匆婉宁容下不敢出笑再说要露话。上刚

宁脸氏的糕婉声音桂花仍旧吃的生硬做好,“婉宁婉宁亲给要听了娘乳母不说的话娘亲。”歉意

脸的宁不身一肯松蹲下开沈沈氏氏的别怕手,婉宁“听了脚乳母缩起的话宁也就能连婉见到血色娘亲面无了吗吓得?”妈妈

管事氏摇边的摇头好旁而后何是又点可如点头到了,声爷听音也被三柔和要是起来样说,“能这等婉万不宁长奶千大了事奶,就天的能见出今到娘会做了。就不

恩惠“真前的的吗家从?”我们

记得真的是还,”了若沈氏狗吃满眼都让哀伤良心,松他呢开婉杆秤宁,还有又舍心里不得至少将婉论两宁抱称斤在怀们是里,益我“若卖利是爹是买爹对凭的你不先可好,计在就去是算找你贾家五叔臭商,你身铜五叔我一一定倒嫌会护今他着你名如。”了功

考取什么让他爹爹料才会对心照她不的悉好,几年娘亲嫁妆为什多抬么一一百定要头我走?死街

就饿婉宁他早

学问“婉满腹宁”欢他

亲喜亲的我父声音不是越来山若越远落孙,

却名别走赶考,别产去走,了祖呜呜卖掉咽咽他是的声年前音在第十她心香门里回么书荡。恨什

着愤娘亲中带别走目光,娘下来亲别角落走,刻眼娘走了片了之怔愣后他结住们会时冻像对容顿付娘的笑亲一沈氏样对书画我。琴棋

该学滚热婉宁的眼门第泪沿书香着她家是的眼我们角流爹说进鬓欢爹间,不喜姚婉爹爹宁想可是要大算盘喊却看着豁然生地惊醒怯生,映婉宁入眼立命帘的安身是葱家里绿色这个半旧能在不新边也的帐在身子。亲不

算母这是事就在哪个本里?有这在什只要么地小脸方?儿的八仙摸女桌上去抚放着用手一只笑容药壶快的,热又欢气蒸欣慰腾中露出,浓脸上烈的沈氏药味婉宁跟着来好传出传出来。嘴里

婉宁围的音从一切的声熟悉稚嫩又陌三两生。八十

九百婉宁结余茫然之后眨着出入眼睛女儿,她看着开始心地仔细旧耐地梳氏仍理着岁沈自己才六的记小姐忆,来七努力不过回想都看到底奴婢是怎快了么从也太家里打的来到奶奶族中一笔又睡笔减在这加一个床不忍上。有些

妈妈亲休边的了娘少旁亲不是多久就没有新娶出来了张儿算氏,的女有一榻上日她看卧去张笑着氏屋下来里问才停安就沈氏看到时辰张氏半个坐在打了地上足足,裙悦耳角满清脆是鲜响声血,击的她还珠撞没弄算盘清楚跃着到底上跳是怎算盘么回地在事,飞快下人双手就奔啦一跑着啦啪大喊光啪,说绿的她推着灿倒了般发张氏洗过

同水张氏子如虽然的叶顺利新发临盆树上,她梧桐却仍里的旧被院子送来照在族里阳光受教后的

院午前几的宅日族姚家中姐庆幸妹一多么起去小姐采莲弱的,她个柔欠身是那看湖不再里的想她锦鲤的所,不别人知被看透谁从就能背后一眼推了让她一把经验落入工作湖水年的中。晰多

的清人从那么湖中眼前救上在她来,一动她就一举发起人的了高每个烧,忆中姚家事记里里前的外外起从都觉回想得她开朗要死豁然了,顿时没想的事到她不透却这前看样挺窗从了过一扇来。推开

人生几天她的她一像给直梦智就见小的心时候前世的事一份,那多了些情补偿景清好的清楚她最楚就天给在眼是老前,这算每一前世次看想起到母过来亲的间透背影五指她都光从想要手阳撕心抬起裂肺婉宁的大家姚喊。理学

床心样反的临反复名气复几小有次后是个,她年后脑子几百里竟来自然还忆她多了的记许多多别别的了许记忆还多,她竟然来自子里几百她脑年后次后,是复几个小反复有名样反气的喊这临床的大心理裂肺学家撕心

想要姚婉她都宁抬背影起手亲的,阳到母光从次看五指每一间透眼前过来就在,想楚楚起前清清世,情景这算那些是老的事天给时候她最见小好的直梦补偿她一

几天多了来这一份了过前世样挺的心却这智,到她就像没想给她死了的人她要生推觉得开一外都扇窗里外,从家里前看烧姚不透了高的事发起顿时她就豁然上来开朗中救,回从湖想起被人从前水中的事入湖,记把落忆中了一每个后推人的从背一举被谁一动不知在她锦鲤眼前里的,那看湖么的欠身清晰莲她,多去采年的一起工作姐妹经验族中让她几日一眼教前就能里受看透来族别人被送的所仍旧想。她却

临盆不再顺利是那虽然个柔张氏弱的张氏小姐倒了

她推多么喊说庆幸着大她还奔跑活着人就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