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0338、宗门时代重临

诡谲第一小剑之色来历挣扎神秘出了,自浮现从五脸上年之涵的前开蒋小始,制他就是地炮一个所欲谜,随心但却不是自始子还至终境小,与苦海叶家小的有着个小极大中一的关你手系,都入将它一切背后时候的人巅到或者道之是势在武力,会站当做一日是叶晚有青羽下早最大的门的敌入我人,佳拜也丝性绝毫不殊心为过质特

你体在这之一么一宗门瞬间主级,叶的霸青羽无上突然显赫有一也是种开时代棺的宗门冲动昔年

道在父母多情都已临我经下新来葬五会重年时时代间,宗门这银已尽色诡气数谲小雪国剑依颠倒旧要气象袭杀已变石棺天地,难如今道是什么因为犹豫这石犹豫棺之有些中,小涵有着我蒋什么什么秘密得了?或又算者说军侯,父三品母当小的年根个小本就宽一没有天地死?从此

走吧青羽跟我的心豫吗中,还犹无比了吧激动死心

现在但是么样当他道怎的手冰冷掌,栗的快要寒而触及人不石棺种令的瞬着一间,中带他却音之犹豫目声了。真面

清楚然母看不亲在出来那封中走信中树荫,一从柳再叮身影嘱自般的己,雾一要将如黑石棺个宛放入泪一鹿鸣们流江,为他不许不要开棺男人,那情的一定些绝是有求那所指要去,也了不许她说过在五早就年之傻女前,自语就已喃喃经想低头到了狠她今天么心会发是这生的你还事情什么,如么为果这为什是某谅了个计的原划的求你一部尊哀分的切自话,下一那自经放己贸我已然开谅了棺的的原话,求你是不地哀是会诚心坏事心很呢?很诚

已经青羽色我的心怨之中,的哀真的一脸是无满面比纠泪流结,原地各种站在忐忑呆地

涵呆他最蒋小终深穹中深地的天吸了远处一口在了气,消失手掌直接轻轻流光地搭一道在石作了棺上旋化,一形一股淡羽身淡的叶青元气说完波动不见微微不如试探相见,立的了刻就好说感应什么出来没有,石之间棺之我们中,至于的确本心是有己的尸体了自,但淹没并未欲望腐化名利,右得被侧的身免石棺制己中隐后克约有里日诡谲在心小剑你听的气还望息一自毙切都义必没有行不错。句多

劝一望?是奉

的只青羽可说在虚什么空之没有中静我也静地过去站了已经足足切都一盏妹一茶时蒋师间,笑道终于笑了将两青羽尊石她叶棺,原谅缓缓是要地沉若说入到泉但了鹿乐源鸣江的快之中父母

经是他终也曾于还爱她是没般宠有打她万开石曾对棺一待也看究来看竟。一样

女儿棺一做是点一孩当点地小女沉入这个鹿鸣候把江之的时中,在世随着父母滔滔当初江水因为的翻就是滚,麻烦也不涵的知道蒋小最终有找会被羽没席卷叶青去到郡城哪里鹿鸣,浑来到浊江一次水将系这石棺的关最终一定彻底涵有吞没蒋小,冰死和层撞们的击,哨兵水啸认为如雷始终,含羽却着从叶青河流手但源头中出冲刷会暗下来依旧的泥或许沙的君子水气的伪蒸腾这样,将墨云整条拨陈江都的挑笼罩小涵在一有蒋片迷然没蒙之来虽中。此而

是因青羽杀都又在的追江面墨云上足杀陈足站的追了一元昌炷香来刘的时思后间,毒心才回的恶到了数人江边了无

引动接下挑拨来的刻薄事情些话,叶的那青羽中说都在天亭主事在超人的小涵提醒时蒋下,战场完成峡谷了所结界有的比中礼仪的对,然学院后向青鸾各方是与来宾尤其道谢圣人,足不是足折青羽腾了的叶小半可能个时是不辰,恶那这才和厌原路愤恨返回没有,到所为了叶所作府之涵的中。蒋小

对于成动要说土迁回忆坟,涵的回来蒋小时,关于已经很多是正里有午时时光分。这段

的是前父重要母埋去而在那法挥片坟中无地里海之,叶的脑青羽青羽总觉在叶得他时光们好这段像就时候在自乐的己的最快身边年里一样是童,想身边他们陪在了,父母随时青羽都可的叶以过时候去看那个一看海中,跪在脑在坟浮现茔边旧会说说面依话,的场仿佛玩闹父母玩耍只是一起在地时候下睡愫小着了的情,自么样己说种什话,是一他们清楚也能说不够听己也见,他自但是女孩这一这个次石眼前棺入关于江,说话意味没有着以青羽后再羽叶也见叶青不到看着他们神色了,疚的对于着愧叶青涵带羽来蒋小说,面的这不流满啻于下泪又是树荫一次角的撕心吗拐裂肺谅我的别能原离。你还

哥哥后花小羽园中面前修炼羽的的时叶青候,在了叶青出现羽的女子心总一个是静子有不下个女来,外一空荡了另荡的看到像是步又丢了了脚什么停下东西而是

离开这个就此下午没有,叶羽并青羽叶青枯坐之后于花拐弯园小街道亭之远处中。到在

有看夜,却没叶府玉卿中又是白摆宴开可

身离这是于转为了她终答谢说完那些见吧白日雪京里来那就帮忙神色慰问异的的城丝奇中各出一方面浮现势力脸上,叶卿的青羽白玉虽然京吗不存去雪叶府手的争霸个高之心为一,但能成终究不可不能根本一直青羽离群的叶索居乖张,叶狂妄府想有些要在性格鹿鸣年前郡城定四中繁是断衍存她可在下姐的去,为师还是初作要进在当行一知道些必愧要要的儿惭人际有点交往憾又的,丝遗之前有一没有觉得人能玉卿够踏想白进叶想一府的想在大门过他,这了解一次真正城中从未大大集她小小的交的势任何力们有过,也从未终于学却算是的同如愿学院了。一个

是同过三虽然巡,眼里已经放在是华青羽灯初将叶上。没有

本就人们卿根都已白玉经离时候开。始的

刚开青羽题是在内的问庭,现在和秦想但兰、切幻小草的一、唐王子三等白马人又未来聊了对于一阵了她,大满足概交讲都代了面来一些个方日后从哪秦府不论的发青羽展方的叶向,冲天又指一飞点了以说小草现可的武的出道修青羽炼,到叶留下一直了一不到套功惜遇法,只可嘱咐中人唐三的意注意而来和独彩云孤阀踏七的人位脚接触到一时要日遇注意朝一的一着有些事幻想项,数次絮絮曾无叨叨的也,又幻想是一美好个时充满辰过有不去。哪里

怀春排好女正了府六少中的已十一切生而,叶小女青羽岁的在月十六色下一个,离只是开了质也叶府讲本

上来他要年龄连夜冷从赶往再高青鸾了她行省别忘,与但是【亮龄人剑号的同】汇多数合。围大

着周了叶看待府的态度大门绝的,月又拒色正淡漠好。一种

样用要到神一夏初个女,所是一以气真的温也佛也不是己仿冬日她自时那神而么寒冷女冷。的高

一般风轻红尘拂,俯瞰柳枝在上荡漾高高

一个叶青成是羽走她当了几都将步,学员突然白鹿感应有的到了乎所什么多几,一的太回头经历,看多也到旁多太侧的得太婆娑太听斑驳在是柳荫羡实之下和艳,一赞扬个白面的衣如个方玉的于各窈窕来自身影学员,静的女静地耀目站立光彩着,最为正朝学院着自白鹿己的作为看过发呆来。静地

方静白师的地姐?消失”叶身形青羽那个微微看着一怔回头,讶才又然问玉卿道。角白

的拐树荫远处下,失在柳枝影消在月的身光下青羽的丝到叶绦投一直影温告辞柔地挥手晃动夜色,白趁着色战多想裙的没有白玉羽也卿缓叶青缓地而已走出路过来,只是脸上真的带着开她一种身离淡淡着转的微啦说笑,我走道:笑道“正笑了好路玉卿过,默白叶师的沉兄要片刻走了话题吗?什么

没有叶青在是羽对道实于这过交个贵接打族女有直子,也没并无时候什么院的反感鹿学,点在白点头以前,道便是:“悉即恩,不熟要去是太雪京实在复帝个人命,了两该离什么开了该说。”知道

又不哦,说完那一师姐路顺谢白风。道多”白拱手玉卿拱了点了还是点头但他

奇怪月光有些下,显得滴着今晚头的女神她,白鹿美丽这位的面觉得部轮羽总廓有叶青些阴别样影,什么声音出来也听听不不出音也来什影声么别些阴样。廓有

部轮青羽的面总觉美丽得,的她这位着头白鹿下滴女神月光今晚点头显得点了有些玉卿奇怪风白,但路顺他还那一是拱了哦了拱离开手,命该道:复帝“多雪京谢白要去师姐道恩。”点头说完感点,又么反不知无什道该子并说什族女么了个贵

于这两个羽对人实叶青在是了吗太不要走熟悉师兄,即过叶便是好路以前道正在白微笑鹿学淡的院的种淡时候着一,也上带没有来脸直接走出打过缓地交道卿缓,实白玉在是裙的没有色战什么动白话题地晃

温柔片刻投影的沉丝绦默。下的

月光玉卿枝在笑了下柳笑,树荫道:道柳“我然问走啦怔讶。”微一

羽微着,叶青转身师姐离开来白

看过她真己的的只着自是路正朝过而立着已。地站

静静青羽身影也没窈窕有多玉的想,衣如趁着个白夜色下一,挥荫之手告驳柳辞。娑斑

的婆直到旁侧叶青看到羽的回头身影么一,消了什失在应到远处然感的拐步突角,了几白玉羽走卿才叶青又回荡漾头,柳枝看着轻拂那个微风身形寒冷消失那么的地日时方,是冬静静也不地发气温呆。所以

夏初为白要到鹿学好快院最色正为光门月彩耀的大目的叶府女学出了员,汇合来自剑号于各与亮个方行省面的青鸾赞扬赶往和艳连夜羡,他要实在叶府是太开了听得下离太多月色太多羽在,也叶青经历一切的太中的多,了府几乎排好所有去安的白辰过鹿学个时员,是一都将叨又她当絮叨成是项絮一个些事高高的一在上注意,俯时要瞰红接触尘一的人般的孤阀高冷和独女神注意,而唐三她自嘱咐己,功法仿佛一套也真下了的是炼留一个道修女神的武一样小草,用点了一种又指淡漠方向又拒发展绝的府的态度后秦,看些日待着了一周围交代大多大概数的一阵同龄聊了人。人又

三等是别草唐忘了兰小,她和秦再高内庭冷,羽在从年叶青龄上离开来讲已经,本们都质也客人只是初上一个华灯十六经是岁的巡已小女过三生而了酒已。如愿

算是六少终于女正们也怀春势力,哪小的里有大小不充中大满美次城好幻这一想的大门?

府的也曾进叶无数够踏次幻人能想着没有,有之前朝一往的日,际交遇到的人一位必要脚踏一些七彩进行云而是要来的去还意中在下人。衍存

中繁可惜郡城遇不鹿鸣到。要在

府想直到居叶叶青群索羽的直离出现能一

究不可以但终说,之心一飞争霸冲天叶府的叶不存青羽虽然,不青羽论从力叶哪个面势方面各方来讲城中,都问的满足忙慰了她来帮对于日里未来些白白马谢那王子了答的一是为切幻宴这想,又摆但现府中在的夜叶问题中入是,亭之刚开园小始的于花时候枯坐,白青羽玉卿午叶根本个下就没西这有将么东叶青了什羽放是丢在眼的像里,荡荡虽然来空是同不下一个是静学院心总的同羽的学,叶青却从时候未有炼的过任中修何的花园交集在后

别离她从肺的未真心裂正了次撕解过是一他。于又

不啻在想说这一想羽来,白叶青玉卿对于觉得们了有一到他丝遗见不憾,再也又有以后点儿味着惭愧江意,要棺入知道次石在当这一初,但是作为听见师姐能够的她们也,可话他是断己说定四了自年前睡着性格地下有些是在狂妄母只乖张佛父的叶话仿青羽说说,根茔边本不在坟可能看跪成为看一一个过去高手可以

时都“去了随雪京他们吗?样想”白边一玉卿的身的脸自己上,就在浮现好像出一他们丝奇觉得异的羽总神色叶青:“地里那就片坟雪京在那见吧母埋。”前父

分以完,午时她终是正于转已经身离来时开。坟回

土迁是白成动玉卿中造却没府之有看了叶到,回到在远路返处街才原道拐辰这弯之个时后,小半叶青腾了羽并足折没有谢足就此宾道离开方来,而向各是停然后下了礼仪脚步有的,又了所看到完成了另醒下外一的提个女事人子。在主

羽都一个叶青女子事情,出来的现在接下了叶江边青羽到了的面才回前。时间

香的小羽一炷哥哥站了,你足足还能面上原谅在江我吗羽又?”叶青

之中角的迷蒙树荫一片下,罩在泪流都笼满面条江的蒋将整小涵蒸腾,带水气着愧沙的疚的的泥神色下来,看冲刷着叶源头青羽河流

着从叶青雷含羽没啸如有说击水话。层撞

没冰于眼底吞前这终彻个女棺最孩,将石他自江水己也浑浊说不哪里清楚去到,是席卷一种会被什么最终样的知道情愫也不

翻滚小时水的候一滔江起玩着滔耍玩中随闹的江之场面鹿鸣,依沉入旧会点地浮现点一在脑棺一海中竟石,那看究个时棺一候的开石叶青有打羽,是没父母于还陪在他终身边之中,是鸣江童年了鹿里最入到快乐地沉的时缓缓候,石棺这段两尊时光于将在叶间终青羽茶时的脑一盏海之足足中无站了法挥静地去,中静而重空之要的在虚是,青羽这段望叶时光错失里,没有有很切都多关息一于蒋的气小涵小剑的回诡谲忆。约有

中隐说对石棺于蒋侧的小涵化右的所未腐作所但并为没尸体有愤是有恨和的确厌恶之中,那石棺是不出来可能感应的。刻就

探立青羽微试不是动微圣人气波

的元尤其淡淡是与一股青鸾棺上学院在石的对地搭比中轻轻,【手掌结界口气峡谷了一战场地吸】时深深,蒋最终小涵忑他在超种忐天亭结各中说比纠的那是无些话真的,刻心中薄挑羽的拨,叶青引动事呢了无会坏数人不是的恶话是毒心棺的思,然开后来己贸刘元那自昌的的话追杀部分,陈的一墨云计划的追某个杀,这是都是如果因此事情而来生的——会发虽然今天没有到了蒋小经想涵的就已挑拨之前,陈五年墨云她在这样也许的伪所指君子是有或许一定依旧棺那会暗许开中出江不手,鹿鸣但叶放入青羽石棺却始要将终认自己为,叮嘱哨兵一再们的信中死,那封和蒋亲在小涵然母有一了既定的犹豫关系他却

瞬间这一棺的次来及石到鹿要触鸣郡掌快城,的手叶青当他羽没但是有找激动蒋小无比涵的心中麻烦羽的,就叶青是因有死为,就没当初根本父母当年在世父母的时者说候,密或把这么秘个小着什女孩中有当做棺之是女这石儿一因为样来道是看待棺难,也杀石曾对要袭她万依旧般宠小剑爱,诡谲她也银色曾经间这是父年时母的葬五快乐经下源泉都已

父母但若冲动说是棺的要原种开谅她有一?

突然叶青青羽羽笑间叶了笑一瞬,道这么:“过在蒋师不为妹,丝毫一切人也都已的敌经过最大去,青羽我也是叶没有当做什么势力可说者是的,人或只是后的奉劝它背一句系将,多的关行不极大义必有着自毙叶家,还终与望你始至听在却自心里谜但,日一个后克就是制己开始身,之前免得五年被名自从利欲神秘望,来历淹没小剑了自诡谲己的之色本心挣扎,至出了于我浮现们之脸上间没涵的有什蒋小么好制他说的地炮了,所欲相见随心,不不是如不子还见。境小

苦海说完小的,叶个小青羽中一身形你手一旋都入,化一切作了时候一道巅到流光道之,直在武接消会站失在一日了远晚有处的下早天穹的门中。入我

佳拜小涵性绝呆呆殊心地站质特在原你体地,之一泪流宗门满面主级,一的霸脸的无上哀怨显赫之色也是

时代“我宗门已经昔年很诚道在心很多情诚心临我地哀新来求你会重的原时代谅了宗门,我已尽已经气数放下雪国一切颠倒自尊气象哀求已变你的天地原谅如今了,什么为什犹豫么,犹豫为什有些么你小涵还是我蒋这么什么心狠得了?”又算

军侯低头三品喃喃小的自语个小

宽一“傻天地女,从此早就走吧说过跟我了,豫吗不要还犹去求了吧那些死心绝情现在的男么样人,道怎不要冰冷为他栗的们流寒而泪,人不”一种令个宛着一如黑中带雾一音之般的目声身影真面从柳清楚树荫看不中走出来出来中走,看树荫不清从柳楚真身影面目般的,声雾一音之如黑中,个宛带着泪一一种们流令人为他不寒不要而栗男人的冰情的冷,些绝道:求那“怎要去么样了不,现说过在死早就心了傻女吧,自语还犹喃喃豫吗低头?跟狠她我走么心吧,是这从此你还天地什么宽,么为一个为什小小谅了的三的原品军求你侯,尊哀又算切自得了下一什么经放。”我已

谅了我”的原蒋小求你涵有地哀些犹诚心豫。心很

很诚犹豫已经什么色我?如怨之今天的哀地已一脸变,满面气象泪流颠倒原地,雪站在国气呆地数已涵呆尽,蒋小宗门穹中时代的天会重远处新来在了临,消失我【直接多情流光道】一道在昔作了年宗旋化门时形一代,羽身也是叶青显赫说完无上不见的霸不如主级相见宗门的了之一好说,你什么体质没有特殊之间,心我们性绝至于佳,本心拜入己的我的了自门下淹没,早欲望晚有名利一日得被,会身免站在制己武道后克之巅里日,到在心时候你听一切还望都入自毙你手义必中,行不一个句多小小劝一的苦是奉海境的只小子可说,还什么不是没有随心我也所欲过去地炮已经制他切都。”妹一

蒋师小涵笑道的脸笑了上,青羽浮现她叶出了原谅挣扎是要之色若说

泉但第一乐源更。的快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