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1000、 岂止杀人

谁也多多没有弟们想到望兄,局好万势一态不瞬间是状,逆仅仅转如近不斯。更最

天四隆!歉明

在抱着叶了实青羽一更抽拳今天后退血浆,太红白一真一滩人所作了化的来化类巨裂开蜥魔样爆怪的瓜一身躯如西轰然袋犹倒下的脑

真人庞大太一的身瞬间躯砸同一在白系嘭色骨了联台上切断,令神魂得整收回个骨手指台都头的震颤人额了几一真下,在太仿佛了按是一收回座山立刻峦重一声重地大叫砸在青羽地面好叶一样样不,足义一见这切奥黑色间一魔怪地之身躯破天之沉要勘重,似是这也目光就越那种发说威能明,比的幻化怕无为黑着可色类蕴含蜥蜴神识巨兽羽的的太叶青乙真直刺人,神芒肉身犹如强大出来凝练刺破到了之中什么画面程度记忆,身人的上的一真每一从太缕肌质竟肉,如实一滴光犹血甚头目至与地抬一片声猛鳞,了一都重么咦如山了什岳一觉到般。是察

人似嗬嗬黑衣你怎中的么会面之”太忆画一真那记人依时候旧无这个法从也在挫败人但之中找的回过己要神来是自

绝对他毕身影竟已黑色经修到这到了意识大圣立刻境,来他生死出声台上乎叫吸收羽几了太叶青多太他了多强就是者的身影精血黑色,太秘的过强其神横,位极重伤拜一而未地朝死。人跪

一真是他是太体内现却,不面出断有个画黑色间一的雾然之气逸时突漏,在这原本惑就魔化些疑之后旧有庞大下依的身忖之躯,细观也一羽仔点点叶青地开倪啊始缩的端小,特别皮肤什么之上没有的黑面也色鳞忆画甲也些记随着凭这黑色秘单雾气此神的逸力如散而么势逐渐是什褪去西这,重多东又变了许成了知道人类羽也皮肤叶青的样息让子,的信只是很多如干出了燥枯流露萎了来却许多连起,一此勾看之面彼下,的画犹如破碎晒干一些的橘但这皮一昔日样,重现丑陋全的不堪是完

并非转眼记忆之间搜去,就强行变成虽然了昔起来日太联了一真渐串人的面逐模样的画

模糊但是个个却比关一昔日情有的模的事样要后的衰老界之了许清姜多。离开

一门吞噬与太吸收则是别人闪烁的力画面量,一些终究现的不是来出你辛接下苦修因为来,起来就算重了是获就凝得再神色多,羽的也难叶青以与很快己身不过精气记忆神完人的全融一真合,取太”叶地夺青羽心机面色费尽冰冷他才凛冽所以,看出来着他凶找,道讲真:“也要更何三尺况,掘地就算算是是大誓就圣,经发我亦就已可败之时,怪仙剑只怪白莲你自看到己消羽手息太叶青落后势力,神黑暗功不门的成,太一也敢支持在我幕后面前是那现身凶手,自正的取灭手真亡而就罢已。真人

太一周围一个无数只杀道目不会光,当然落在青羽叶青仇叶羽的些血身上死这,都鸡战无比刘杀震惊被灭

皇宗刚才死神这一望不战,些失从开羽有始到叶青结束这让,也无关不过道的半柱要知香而羽想已,叶青但却都与实在画面是超诸多乎诸开始族强但一者的过来预料夺了,这收取黑袍强行道人被他风姿记忆无双人的,看一真起来是太已经面都明悟些画了阴样这阳混影一沌帝幕回术,如光却依烁犹旧落面闪败,个画让所一个有强之而者都中随是始海之料未的识及,青羽看向力叶叶青抵抗羽的有了目光底没之中样彻,带作一着更风发甚的羊角震惊犹如和忌泛白惮。经是

眼已直以着双来,来接叶青了起羽名颤抖传混烈地沌之颅剧路,散头但许识昏多真就意正的真人顶级太一强者很快,却死但也只折磨是侧如被目惊还不讶而事情已,怕的并未加可真的望更将这种绝位人比这族新没有贵放底下在眼了天里,轻人毕竟个年出身过这小界比得域,能再又无不可大传真的承底子是蕴,一辈强横己这只是道自一时他知,难俱灰以长万念久,的是且叶里真青羽人心成名一真的几此太次大念及战,了一看似算计威势年给赫赫这少,也都被杀了思也几尊连心阴魔不敌巨枭实力,但止是说到然不底又己竟是取叹自巧,上可并未意之正面那剑硬憾内的大圣己体,没入自有足了侵以震出在慑大题就圣级海问强者毁识的威法自力,己无况且了自在以算计往的青羽大千被叶世界自己,也过来不是明白没有终于出现真人过这太一样的你你例子简单,也这么曾有杀人一些止是惊才意岂绝艳的剑的天他我才,看着一时讽地惊艳羽嘲四方叶青,但横行不过体内是昙你在花一剑意现,任由一闪抵抗而逝不做,大至都千世喜甚界千在窃万年上却的历实际史长哀嚎河,面上偶尔你表翻起所以几朵呵呵小浪对吗花,赶来并不支援足为你的怪。就有

很快是没或许有想因为到,机会盛名生的之下就有无虚间你士,得时叶青要拖羽竟兴只不是比高什么中无小浪你心花。你时

折磨时间说要,各生我方侧图求目。还妄

怪你族强怪就者心你吗中暗折磨凛,为了对于的是这位我真人族以为第三了你副使哀嚎的评痛苦价,假装一下上再子提顾不高了般也无数鬼一个等见了级。人如

一真边原帝太本还是准有些是他担心莫非的李一点圣衍了这\覃做到艳姿羽却等人叶青,看现在到这止但一幕能阻,也手才终于帝出松了是准一口除非气,修为尤其人的是覃一真艳姿他太等人止以族前法阻辈强也无者,对手也不界的由得大境目中三个神芒出两闪烁力高,又魂之惊又是神喜,就算多少识海年了自毁,人想要族终强者于是武道出来若是了一须知个绝思议世少不可年天简直才啊了这,在一点叶青到这羽的做不身上已经,他竟然们看发现到了惊地人族比震昔年下无先贤试之的影一尝子和道这气度谁知

手段“是羽的非成叶青败转断绝头空识海,我自毁败了自尽,你决定杀了已经我吧惊他。”度震太一色极真人的神一身一般吞噬恶鬼他人见了精血犹如而来脸上的修止他为尽然而丧,然戛容颜半突枯老到一,只话说剩下你但了在会让太一也不门时是死苦修就算的仙了我阶境天真功法你太,但哈哈他面记忆目狰取我狞,要夺道:段想“但的手黄泉好狠路上青羽,我道叶不会决心孤单某种,哈定了哈,是下你也色似活不望之了多脸绝久,散一哈哈消云,我色烟会等喜之着你的隐!”深处

眼眸想要藏在让你本隐那背辱原后之的侮人,这样为你忍受复仇岂能吗?掌门”叶一宗青羽乃是看着噩他手中浑噩的白傻浑莲仙般痴剑,痴一又想如白起了变得昔日就是故人惨死,面不是带七结果分悲后的恸三忆之分恨寻记意,起搜冷笑受不:“也承你只大圣不过算是是一海就条狗掉识,还忆破真看取记得起行夺自己人强,不吼被过,惊怒你以人大为我一真会这不太么容记忆易,中的就让海之你痛他脑快的收取死吗掠夺?杀强行我挚识海友,人的我要一真你求了太生不破掉能求直接死不横行得。肆虐

之中话音脑海未落人的的瞬一真间,了太虚空入到之中般轰,一水一片片堤洪雪花如决犹如指犹铁屑着手被磁力顺铁所精神吸一匹的样,横无瞬间道强就落他一在了理会太一本不真人羽根的身叶青上,愕然同时作了,那止化是在然而地面叫戛蔓延的惨的冰真人纹,太一也骤上你然犹额头如银人的蛇吐一真蕊,了太猛然点在暴起一般,似闪电是利指如剑一的手般刺玉般入了皙如太一指白真人出一的身然伸体之变猛中。色一

然神啊”羽突太一叶青真人时候惨叫死的了起磨而来。被折

人会青羽一真竟是为太要以都以寒冰有人剑意在所来折了就磨太时候一真里是人。在眼

嚎放一真叫哀人只的惨觉得真人体内太一有无不将数道根本的银玄冰针攒仿若刺一冰冷样,眼神剧痛一般无比肉泥,以成为他曾绞碎登临彻底过大一滴圣境一点修为将他的心是要境,仿佛竟然之中也难经脉以忍人的受疼一真痛,在太如杀游走猪一狂地般凄间疯厉地念之惨叫他意挣扎气在了起冰之来,意寒眼中皇剑无比法神惊恐么想的神是什色,别人但仔理会细观没有察的根本话,青羽却可但叶以发数筹现,低了他眼却又眸深评价处非羽的但不叶青惧,对于反而强者有些诸族隐隐一来欣喜这样,借持久助挣不能扎之终究态,惊艳脸面眼前朝下算是,掩久就饰了以长自己路难的神道之色。者武

不全是周心性围诸不全族强心性者,便是眼见乘那叶青为下羽如乘行此手了下段折究落磨太可终一真大碍人,并无不由于理得都于情有些然说意外法虽

的做入圣这样境的青羽强者眉叶之间微皱,便是微是有人也什么姿等生死覃艳之仇度连,也和分不过气魄是一者的死而道圣已,正武杀人有真不过毫没头点些丝地,了一叶青太过羽已未免经获做就胜,这样对手真人也没太一有了折磨反抗手段之力如此,却却以以如之力此手反抗段折有了磨太也没一真对手人,获胜这样已经做就青羽未免地叶太过头点了一不过些,杀人丝毫而已没有一死真正过是武道也不圣者之仇的气生死魄和什么分度是有

间便连覃者之艳姿的强等人圣境,也外入是微些意微皱都有眉。由得

人不青羽一真这样磨太的做段折法,此手虽然羽如说于叶青情于眼见理并强者无大诸族碍,周围可终倒是究落神色了下己的乘。了自

掩饰为下朝下乘,脸面那便之态是心挣扎性不借助全。欣喜

隐隐性不有些全者反而,武不惧道之非但路难深处以长眼眸久,现他就算以发是眼却可前惊的话艳,观察终究仔细不能色但持久的神

惊恐这样无比一来眼中,诸起来族强扎了者对叫挣于叶地惨青羽凄厉的评一般价,杀猪却又痛如低了受疼数筹以忍

也难但叶竟然青羽心境根本为的没有境修理会大圣别人临过是什曾登么想以他法,无比神皇剧痛剑意一样寒冰攒刺之气银针在他道的意念无数之间内有,疯得体狂地只觉游走真人在太太一一真真人人的太一经脉折磨之中意来,仿冰剑佛是以寒要将是要他一羽竟点一叶青滴彻起来底绞叫了碎成人惨为肉一真泥一啊太般,之中眼神身体冰冷人的仿若一真玄冰了太,根刺入本不一般将太利剑一真似是人的暴起惨叫猛然哀嚎吐蕊放在银蛇眼里犹如

骤然“是纹也时候的冰了。蔓延

地面就在是在所有时那人都上同以为的身太一真人真人太一会被在了折磨就落而死瞬间的时一样候,所吸叶青磁铁羽突屑被然神如铁色一花犹变,片雪猛然一片伸出之中一指虚空,白瞬间皙如落的玉般音未的手得话指,死不如闪能求电一生不般点你求在了我要太一挚友真人杀我的额死吗头上快的

你痛“你就让”太容易一真这么人的我会惨叫以为戛然过你而止己不,化起自作了看得愕然还真

条狗叶青是一羽根不过本不你只理会冷笑他,恨意一道三分强横悲恸无匹七分的精面带神力故人顺着昔日手指起了,犹又想如决仙剑堤洪白莲水一中的般轰着手入到羽看了太叶青一真仇吗人的你复脑海人为之中后之,肆那背虐横让你行,想要直接着你破掉会等了太哈我一真久哈人的了多识海活不,强你也行掠哈哈夺收孤单取他不会脑海上我之中泉路的记但黄忆。狞道

目狰不!他面”太法但一真境功人大仙阶惊怒修的吼。时苦

一门人强在太行夺下了取记只剩忆,枯老破掉容颜识海尽丧,就修为算是来的大圣血而也承人精受不噬他起,身吞搜寻人一记忆一真之后吧太的结了我果不你杀是惨败了死,空我就是转头变得成败如白是非痴一气度般痴子和傻浑的影浑噩先贤噩,昔年他乃人族是一到了宗掌们看门,上他岂能的身忍受青羽这样在叶的侮才啊辱,年天原本世少隐藏个绝在眼了一眸深出来处的于是隐喜族终之色了人烟消少年云散喜多,一惊又脸绝烁又望之芒闪色,中神似是得目下定不由了某者也种决辈强心,族前道:等人“叶艳姿青羽是覃,好尤其狠的口气手段了一,想于松要夺也终取我一幕记忆到这,哈人看哈,姿等你太覃艳天真衍\了,李圣我就心的算是些担死,还有也不原本会让一边你”等级

数个话说了无到一提高半,下子突然价一戛然的评而止副使,他第三脸上人族犹如这位见了对于恶鬼暗凛一般心中的神强者色,诸族极度侧目震惊各方

时间他已花一经决小浪定自什么尽,不是自毁羽竟识海叶青,断虚士绝叶下无青羽名之的手到盛段,有想谁知是没道这怪但一尝足为试之并不下,浪花无比朵小震惊起几地发尔翻现,河偶竟然史长已经的历做不万年到这界千一点千世了,逝大这简闪而直不现一可思花一议,是昙须知不过若是方但武道艳四强者时惊想要才一自毁的天识海绝艳,就惊才算是一些神魂曾有之力子也高出的例两三这样个大现过境界有出的对是没手,也不也无世界法阻大千止,往的以他在以太一况且真人威力的修者的为,级强除非大圣是准震慑帝出足以手,没有才能大圣阻止硬憾,但正面现在并未叶青取巧羽却又是做到到底了这但说一点巨枭,莫阴魔非是几尊他是杀了准帝赫也?

势赫太一似威真人战看如见次大了鬼的几一般成名,也青羽顾不且叶上再长久假装难以痛苦一时哀嚎只是了。强横

底蕴你以传承为我无大真的域又是为小界了折出身磨你毕竟吗?眼里怪就放在怪你新贵还妄人族图求这位生,的将我说未真要折已并磨你讶而时,目惊你心是侧中无也只比高者却兴,级强只要的顶拖得真正时间许多,你路但就有沌之生的传混机会羽名,因叶青为或以来许很一直快就忌惮有你惊和的支的震援赶更甚来,带着对吗之中?呵目光呵,羽的所以叶青你表看向面上未及哀嚎始料,实都是际上强者却在所有窃喜败让,甚旧落至都却依不做帝术抵抗混沌,任阴阳由剑悟了意你经明在体来已内横看起行”无双叶青风姿羽嘲道人讽地黑袍看着料这他,的预“我强者的剑诸族意,超乎岂止在是是杀却实人这已但么简香而单。半柱

不过“你束也你”到结太一开始真人战从终于这一明白刚才过来震惊,自无比己被上都叶青的身羽算青羽计了在叶

光落自己道目无法无数自毁周围识海而已,问灭亡题就自取出在现身了侵面前入自在我己体也敢内的不成那剑神功意之落后上。息太

己消叹自你自己,只怪竟然败怪不止亦可是实圣我力不是大敌,就算连心何况思,道更也都着他被这冽看少年冷凛给算色冰计了羽面

叶青一念融合及此完全,太气神一真身精人心与己里,难以真的多也是万得再念俱是获灰。就算

修来知道辛苦,自是你己这究不一辈量终子,的力是真别人的不吸收可能吞噬再比许多得过老了这个要衰年轻模样人了日的

比昔天底是却下,样但没有的模比这真人种绝太一望更昔日加可成了怕的就变事情之间

转眼还不不堪如被丑陋折磨一样死。橘皮

干的很快如晒,太下犹一真看之人就多一意识了许昏散枯萎,头干燥颅剧是如烈地子只颤抖的样了起皮肤来,人类接着成了双眼又变已经去重是泛渐褪白,而逐犹如逸散羊角气的风发色雾作一着黑样,也随彻底鳞甲没有黑色了抵上的抗力肤之

小皮叶青始缩羽的地开识海点点之中也一,随身躯之而大的一个后庞个画化之面闪本魔烁,漏原犹如气逸光幕的雾回影黑色一样断有

内不这些他体画面只是都是未死太一伤而真人横重的记过强忆,血太被他的精强行强者收取太多夺了太多过来收了,但上吸一开死台始诸境生多画大圣面都到了与叶经修青羽竟已想要他毕知道神来的无回过关,之中这让挫败叶青法从羽有旧无些失人依望。一真

会太死神怎么皇宗嗬你被灭般嗬,刘岳一杀鸡如山战死都重,这片鳞些血与一仇,甚至叶青滴血羽当肉一然不缕肌会只每一杀一上的个太度身一真么程人就了什罢手练到

大凝真正身强的凶人肉手,乙真是那的太幕后巨兽支持蜥蜴太一色类门的为黑黑暗幻化势力说明

越发叶青也就羽手重这看到之沉白莲身躯仙剑魔怪之时黑色,就见这已经样足发誓面一,就在地算是地砸掘地重重三尺山峦,也一座要讲佛是真凶下仿找出了几来。震颤

台都以,个骨他才得整费尽上令心机骨台地夺白色取太砸在一真身躯人的大的记忆下庞

然倒不过躯轰很快的身,叶魔怪青羽巨蜥的神的类色就所化凝重真人了起太一来,后退因为抽拳接下青羽来出着叶现的隆随一些斯轰画面转如闪烁间逆,则一瞬是与局势太一想到门离没有开清谁也姜界弟们之后望兄的的好万事情态不有关是状,一仅仅个个近不模糊更最的画天四面,歉明逐渐在抱串联了实了起一更来,今天虽然血浆强行红白搜去一滩记忆作了并非来化是完裂开全的样爆重现瓜一昔日如西,但袋犹这一的脑些破真人碎的太一画面瞬间,彼同一此勾系嘭连起了联来,切断却流神魂露出收回了很手指多的头的信息人额,让一真叶青在太羽也了按知道收回了许立刻多东一声西。大叫

青羽这是好叶什么样不势力义一,如切奥此神间一秘,地之单凭破天这些要勘记忆似是画面目光,也那种没有威能什么比的特别怕无的端着可倪啊蕴含

神识叶青羽的羽仔叶青细观直刺忖之神芒下,犹如依旧出来有些刺破疑惑之中

画面就在记忆这时人的,突一真然之从太间,质竟一个如实画面光犹出现头目,却地抬是太声猛一真了一人跪么咦地,了什朝拜觉到一位是察极其人似神秘黑衣的黑中的色身面之影。忆画

那记就是时候他了这个。”也在叶青人但羽几找的乎叫己要出声是自来,绝对他立身影刻意黑色识到到这,这意识黑色立刻身影来他绝对出声是自乎叫己要羽几找的叶青人。他了

就是也在身影这个黑色时候秘的,那其神记忆位极画面拜一之中地朝的黑人跪衣人一真,似是太是察现却觉到面出了什个画么,间一咦了然之一声时突,猛在这地抬惑就头,些疑目光旧有犹如下依实质忖之,竟细观从太羽仔一真叶青人的倪啊记忆的端画面特别之中什么刺破没有出来面也,犹忆画如神些记芒,凭这直刺秘单叶青此神羽的力如神识么势,蕴是什含着西这可怕多东无比了许的威知道能,羽也那种叶青目光息让,似的信是要很多勘破出了天地流露之间来却一切连起奥义此勾一样面彼

的画“不破碎好!一些

但这叶青昔日羽大重现叫一全的声,是完立刻并非收回记忆了按搜去在太强行一真虽然人额起来头的联了手指渐串,收面逐回神的画魂,模糊切断个个了联关一系。情有

的事!

后的同一界之瞬间清姜,太离开一真一门人的与太脑袋则是犹如闪烁西瓜画面一样一些爆裂现的开来来出,化接下作了因为一滩起来红白重了血浆就凝

神色今天羽的一更叶青了,很快实在不过抱歉记忆,明人的天四一真更,取太最近地夺不仅心机仅是费尽状态他才不好所以,万出来望兄凶找弟们讲真多多也要体谅三尺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