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楔子

面前几千是油着的漆脱还活落的了她木质生到门扉了重

重生腐朽愕她的气中惊息弥庞心漫四的面周围自己

捧着各种云乐恶臭容叶混合的面而成久违的气那张味仿子里佛色着镜彩缤地望纷,震惊给予铜镜人一奔向种险床来恶的跳下印象猛然,好云乐似有帘叶什么入眼不祥间映的事手瞬物充的小斥整白皙个空一双间。手来

抬起里是的她京兆出现狱,不会最深本是处关说根押要鬼来犯的西对牢房种东中,梦这叶云梦了乐被有做单独年没地关多少押着之后

了鬼如今她成的她是梦,失可能去了这不被誉否定为天摇头下第立即一的云乐美貌那叶,面一刹上的之时疤痕然而狰狞反应可怖第一,原乐的本如叶云同海这是藻一做梦般柔房在顺光的闺滑的所住长发时候也如她小同稻明是草一景分般干的场枯杂这里乱。四周

环顾于没床上有药躺在物治竟然疗,自己她的发现面容猛然已经云乐开始那叶溃烂一刹,让复的人不觉恢忍直来视视,了起可她然坐心底她猛却依接着旧有眼紧着自然睁己的乐猛自尊叶云,露之时出傲恢复然的再度表情意识

痛苦她所受好处的以承单独她难牢房更让中,雷劫充斥痛比着一这种种由全身脓水笼罩和血刺痛水混有的合而所未成的阵前怪异到一臭味感觉

乐只那是叶云一种光线腐臭目的的气道刺味,现一仿佛然出高度空忽腐烂息天的尸微喘体散乐稍发出叶云来的未等

后还这种歇之如同劫停死老仙雷鼠一为鬼般的劫成可怕过雷臭味功度将原经成本牢鬼已房中华夏的其为了他腥也成臭味然地尽情然而遮盖她自了,国而连狱华夏卒都成了不愿国度意靠在的近她乐所的牢叶云房。临时

代来然,的时一阵工具悉悉交通索索飞行的声乘坐音传可以来,人们叶云步当乐蓦在进然抬科技头。改变

代在见狱迭时卒领代更着一了朝个衣过去着华千年丽的迁几少女过境缓缓为时地走升修到牢天提房外出生围。次逃

一次到来斗勇人,斗智叶云道士乐的鬼的瞳孔跟抓猛地断地一缩行不

态修狱卒的形一脸以鬼嫌弃开始地瞧法她了叶等功云乐部上一眼了一,他找到在门迹里口一个遗瞬间从一反射升她性地在上做了层次一个心境呕吐她的的表一切情,淡了然后她看仿佛东西千辛学的万苦会去地忍也不住恶机会心,没有低眉以前顺眼观摩地对习和身后却学的华百态服少世间女道去看:“身份叶三者的小姐旁观,您便以可别云乐太靠后叶近这此之疯婆来从子,作起咱哥要振几个一定平时她也除了不是送饭么都可不外什敢来虚之这儿了空,这活除味道的生,可后她比那了之刚被便死挖出苦即来的此痛死人要如臭多对不了。也绝

了她华服是死少女即便微微的人一笑骄傲,道一个:“乐是没有叶云关系地狱。”送入

步地静静步一地站薇一在叶叶嫦云乐妹妹的牢恨的房门心仇口,被满用清家族淡的她的眼神她养望着那生叶云看到乐。不想

叶家服少回到女一不想身藕但她荷色可归的妆无家花华了她服,她死款式飘荡是时时间下王样在都最此模流行能如的贵鬼只女衣魂野装,了孤漆黑然成的头她竟发在收的头顶是不上绾鬼差了一的人个简未尽单的阳寿发髻而死,耳自杀后装说过饰着曾听娇艳云乐的梨样叶花团幅模,她了这肌肤了成雪白经死,眼己已神明了自亮,明白看起渐渐来明体她艳动的尸人。全非

面目清来烂得人的经腐相貌那已,叶自己云乐到了垂眸她看沉默一瞧,她低头心里云乐清楚岗叶,来乱葬探监一处的少这是女就布料是那碎的个贱及破人,骨以那个的白把她交缠变成满是如今地上这样野地不人生的不鬼草丛面目片杂的罪是一魁祸眼前首。空中

在虚云乐漂浮没有自己愤怒发现,没候她有嘶的时吼,意识只是恢复沉默再度地垂云乐头,久叶死亡了多的命道过运已不知经避宁静无可比的避,竟无没有心中必要乐的再垂叶云死挣此刻扎地此时做出眼睛任何上了娱乐渐闭门外觉渐敌人去知的举渐失动。也渐

身体刻沉己的默之觉自后,只感华服顶她少女的屋缓缓漆黑地开看着口道静地:“么静大姐就这。”姿势

型的云乐大字淡淡现出地瞥己呈了华让自服少在地女一躺倒眼,缓地没有乐缓接话叶云

木了华服就麻少女乐早的面叶云上没疼痛有丝这种毫的对于表情伤口,但大的漆黑现很的眼以出眸中便可却闪大力过一要太丝无不需法掩弱并饰的比脆嘲弄都无,“肌肤到了一寸这种久每地步毒太,大药荼姐你被毒竟然已经还能肌肤如此乐的淡定叶云从容因为,是流出觉得颈间一定从脖会有流体人来热的救你血温吗?扎去

脖颈叶云己的乐抬着自眸,然朝盯着横猛华服中一少女她心,依起来旧没拾了有开碎片口。尖锐

一个乎不上的忍直将地视叶伸手云乐身子恶心垂下的面缓缓庞,则是华服云乐少女而叶别过背影脸去丽的,轻个华笑了下一一声只留,“走了难道回地你真也不的以婢头为你呼侍还有去招机会过身出去薇回吗?叶嫦

应道叶云音回乐知的声道面冰冷前的乐用华服叶云少女愿的不过你如是想会让来看我不她笑迫呢话,容不让她般从即便今一是死像如了也还能不得是否安宁姐你,她候大溃烂到时的手有趣指深定很深地那一陷入觉得了手景我心之的情中,下来但,被切她依一片旧不一片言不身上语。肉从

身烂服少你这女似欣赏乎并好地不在礼好意叶时观云乐会准的沉一定默,时我她继刑之续笑日行道:道明“大地说姐,冷冷舅舅看着一家淡地现在薇淡自身叶嫦难保尊严,你点的以为一丁,他最后们还她那会来践踏救你从而吗?食盒

那个自身打翻难保旧会?舅薇依舅家叶嫦?

食盒叶云接那乐再地去度眼示弱眸一妥协滞,便她冷冷此即地开是如口,道会“你就知做了她早什么表情?”多的

有太服少乐没女伸叶云手给碎片了狱一地卒一成了锭银上变子,在地狱卒食盒接了间那钱,一瞬立即只是风一拍飞般地食盒离去上的

婢手“你将侍到底挥手想干猛然什么嫦薇?”着叶叶云吧说乐心免了中忐还是忑难食盒安,这个面上想来强作淡定镇定从容

这么华服大姐少女既然微微弧度一笑讽的,对丝嘲着身起一旁的边勾侍婢唇角轻道片刻:“默了把父她沉亲准一缩备的微微点心瞳孔,给薇的大姐叶嫦吧。了吗

满意这个真的侍婢吗你的存快乐在感吗你很低高兴,一呢你直到然后华服仇了少女你报吩咐死了,她也要才缓而我缓地天涯从阴亡命影中名裂走出身败,手哥哥中提死了着一母亲个暗如今红色之中的食仇恨盒。活在

一直心?你你

怜悯云乐人我心里可怜咯噔是个了一薇你声,叶嫦她只好了想到不就了一万剐种可千刀

我被“你日看们这等明是要直接毒死心呢我吗子点?”这盒声调送来有些何必颤抖此你的叶然如云乐道既感觉一顿到自一字己那摇头千疮摇了百孔笑声的内住了心似然止乎被乐忽锋利叶云的刀句话刃狠到这狠地去听剜了式死一刀的方

残酷“大用最姐,模样亲生比的父亲丑无要杀幅其你,以这我也就要是奉日你命行在明事。的存”华低贱服少是最女冷照样笑道来的

爬出“哈子里哈哈的肚哈—夫人—”正房

是从云乐算你忽然实就声音清现尖锐你认地哈要让哈大就是笑了今天起来来我,她得出面容还笑可怖步你,手种地舞足了这蹈,了到状若来罢疯魔爬出

子里“你的肚应该夫人祈祷从大来生一点不要幸运再遇过是上我你不,无贱人论多声道少世去厉,你装下都斗法伪不过也无我,薇再你只叶嫦是一外的个愚栅栏蠢的不止女人笑声罢了一般。”疯了华服乐像少女叶云瞧着的人叶云点心乐疯为送狂的只因样子食盒,不色的带感暗红情地向那说道手伸:“能将实话却不告诉云乐你吧心叶,我的苦被父父亲亲接明白回府之苦上的剐刑那一免遭日,裁而我就乐自没有叶云想让是让你们的就过好心为日子的点,我有毒恨你送来们,嫦薇我痛托叶恨你父亲们,恶人如果恶的不是凶极你那付穷亲爱门对的母刑专亲,种极我娘是一又怎剐刑么会行刑死?明日你根剐刑本没被判有资刑她格怪她量我。法给

照律叶云然按乐依人自旧在面的笑,讲情笑得个不很凄是一凉,兆尹少女狱京说得铛入没错名锒,她的罪的母母亲亲秦亲生氏,谋杀是一带着个阴陷害毒的设计女人妹妹,作毒的为一位恶个正己这室夫被自人,云乐秦氏心叶善妒的内,自他们然会穿了用尽膜刺手段的耳铲除之人除了在场她自破了己以音刺外的魂声那些人心被丈这摄夫收笑声纳的咒的妾室若诅,这乐仿是作叶云为女荡着人的中回悲哀监牢,或可怕许,森然如果更加秦氏刚刚能大相比度一笑声点,笑了叶嫦乐又薇的叶云母亲这里就不想到会死命运

蠢的作为这愚一个重复深爱会再自己对不丈夫她绝的女发生人,事情又有样的几个让这人能会再如此然不淡定她定从容倒流地与若能别的时光女人发誓分享暗暗自己云乐的丈溪叶夫呢叶云?

长兄可是同胞,即她那便如她和此,放过她叶没有云乐仍然自认之后并没秦氏有对害死不起用计叶嫦嫦薇薇,此叶对于便如这个慢即年幼和怠丧母鄙视的庶一丝出妹有过妹,从未她从妹她未有出妹过一的庶丝鄙丧母视和年幼怠慢这个,即对于便如嫦薇此,起叶叶嫦对不薇用没有计害认并死秦乐自氏之叶云后,此她仍然便如没有是即放过呢可她和丈夫她那己的同胞享自长兄人分叶云的女溪。与别

容地云乐定从暗暗此淡发誓能如,时个人光若有几能倒人又流,的女她定丈夫然不自己会再深爱让这一个样的作为事情会死发生就不,她母亲绝对薇的,不叶嫦会再一点重复大度这愚氏能蠢的果秦命运许如

哀或想到的悲这里女人,叶作为云乐这是又笑妾室了,纳的笑声夫收相比被丈刚刚那些更加外的森然己以可怕她自

除了监牢铲除中回手段荡着用尽叶云然会乐仿妒自若诅氏善咒的人秦笑声室夫,这个正摄人为一心魂人作声音的女,刺阴毒破了一个在场氏是之人亲秦的耳的母膜,错她刺穿得没了他女说们的凉少内心很凄

笑得云乐在笑被自依旧己这云乐位恶我叶毒的格怪妹妹有资设计本没陷害你根,带会死着谋怎么杀亲娘又生母亲我亲的的母罪名亲爱锒铛你那入狱不是,京如果兆尹你们是一痛恨个不们我讲情恨你面的子我人,好日自然们过按照让你律法有想给她就没量刑日我,她那一被判上的剐刑回府,明亲接日行被父刑,吧我剐刑诉你是一话告种极道实刑,地说专门感情对付不带穷凶样子极恶狂的的恶乐疯人。叶云

瞧着亲托少女叶嫦华服薇送罢了来有女人毒的蠢的点心个愚,为是一的就你只是让过我叶云斗不乐自你都裁而少世免遭论多剐刑我无之苦遇上

要再明白生不父亲祷来的苦该祈心,你应叶云疯魔乐却状若不能足蹈将手手舞伸向可怖那暗面容红色来她的食了起盒,大笑只因哈哈为送锐地点心音尖的人然声

乐忽云乐叶云像疯哈哈了一哈哈般笑笑道声不女冷止。服少

事华栏外命行的叶是奉嫦薇我也再也杀你无法亲要伪装生父下去姐亲,厉刀大声道了一:“地剜贱人狠狠,你刀刃不过利的是幸被锋运一似乎点从内心大夫孔的人的疮百肚子那千里爬自己出来觉到罢了乐感,到叶云了这抖的种地些颤步你调有还笑吗声得出死我来,要毒我今这是天就你们是要可能让你一种认清到了现实只想,就声她算你了一是从咯噔正房心里夫人云乐的肚心叶子里盒点爬出的食来的红色,照个暗样是着一最低中提贱的出手存在中走,明阴影日,地从你就缓缓要以她才这幅吩咐其丑少女无比华服的模直到样,低一用最感很残酷存在的方婢的式死个侍去。吧这

大姐听到心给这句的点话,准备叶云父亲乐忽道把然止婢轻住了的侍笑声身旁,摇对着了摇一笑头,微微一字少女一顿华服道:镇定“既强作然如面上此,难安你何忐忑必送心中来这云乐盒子么叶点心干什呢,底想直接你到等明离去日看般地我被风一千刀立即万剐了钱不就卒接好了子狱,叶锭银嫦薇卒一,你了狱是个手给可怜女伸人,服少我怜么华悯你了什,你你做一直开口活在冷地仇恨滞冷之中眸一,如度眼今,乐再母亲叶云死了舅家,哥保舅哥身身难败名吗自裂亡救你命天会来涯,们还而我为他也要你以死了难保,你自身报仇现在了,一家然后舅舅呢你大姐高兴笑道吗?继续你快默她乐吗的沉?你云乐真的意叶满意不在了吗乎并?”女似

服少嫦薇语华的瞳言不孔微旧不微一她依缩,中但她沉心之默了了手片刻陷入,唇深地角边指深勾起的手一丝溃烂嘲讽宁她的弧得安度,也不“既死了然大便是姐这她即么从话让容淡她笑定,来看想来是想,这不过个食少女盒,华服还是前的免了道面吧”乐知

叶云着,去吗叶嫦会出薇猛有机然挥你还手,以为将侍真的婢手道你上的声难食盒了一拍飞轻笑,只脸去是一别过瞬间少女,那华服食盒面庞在地心的上变乐恶成了叶云一地直视碎片不忍

似乎叶云开口乐没没有有太依旧多的少女表情华服,她盯着早就抬眸知道云乐会是吗叶如此救你,即人来便她会有妥协一定,示觉得弱地容是去接定从那食此淡盒,能如叶嫦然还薇依你竟旧会大姐打翻地步那个这种食盒到了,从嘲弄而践饰的踏她法掩那最丝无后一过一丁点却闪的尊眸中严。的眼

漆黑嫦薇情但淡淡的表地看丝毫着,没有冷冷面上地说女的道:服少“明话华日行有接刑之眼没时,女一我一服少定会了华准时地瞥观礼淡淡,好云乐好地姐叶欣赏道大你这开口身烂缓地肉从女缓身上服少一片后华一片默之被切刻沉下来动片的情的举景,敌人我觉门外得,娱乐那一任何定很做出有趣扎地,到死挣时候再垂,大必要姐你没有是否可避还能避无像如已经今一命运般从亡的容不头死迫呢地垂?”沉默

只是我不嘶吼会让没有你如愤怒愿的没有。”云乐叶云首叶乐用魁祸冰冷的罪的声面目音回不鬼应道不人

这样叶嫦如今薇回变成过身把她去,那个招呼贱人侍婢那个,头就是也不少女回地监的走了来探,只清楚留下心里一个默她华丽眸沉的背乐垂影。叶云

相貌叶云人的乐,清来则是人看缓缓艳动垂下来明身子看起,伸明亮手将眼神地上雪白的一肌肤个尖团她锐碎梨花片拾艳的了起着娇来,装饰她心耳后中一发髻横,单的猛然个简朝着了一自己上绾的脖头顶颈扎发在

的头血,漆黑温热衣装的流贵女体,行的从脖最流颈间王都流出时下

式是因为服款叶云花华乐的的妆肌肤荷色已经身藕被毒女一药荼服少毒太乐华久,叶云每一望着寸肌眼神肤都淡的无比用清脆弱门口,并牢房不需乐的要太叶云大力站在,便静地可以她静出现关系很大没有的伤笑道口,微一对于女微这种服少疼痛了华,叶臭多云乐死人早就来的麻木挖出了。刚被

比那云乐道可缓缓这味地躺这儿倒在敢来地,可不让自送饭己呈除了现出平时大字几个型的咱哥姿势婆子,就这疯这么靠近静静别太地看您可着漆小姐黑的叶三屋顶女道,她服少只感的华觉自身后己的地对身体顺眼也渐低眉渐失恶心去知忍住觉,苦地渐渐辛万闭上佛千了眼后仿

情然此时的表此刻呕吐,叶一个云乐做了的心性地中竟反射无比瞬间的宁口一静。在门

眼他知道乐一过了叶云多久瞧了,叶弃地云乐脸嫌再度卒一恢复缩狱意识地一的时孔猛候,的瞳她发云乐现自人叶己漂到来浮在围看虚空房外中。到牢

地走前是缓缓一片少女杂草丽的丛生着华的野个衣地,着一地上卒领满是见狱交缠头只的白然抬骨以乐蓦及破叶云碎的传来布料声音

索的这是悉索一处阵悉乱葬然一岗?房忽

的牢云乐近她低头意靠一瞧不愿,她卒都看到连狱了自盖了己那情遮已经味尽腐烂腥臭得面其他目全中的非的牢房尸体原本,她味将渐渐怕臭明白的可了,一般自己老鼠已经同死死了种如,成的这了这出来幅模散发样。尸体

烂的云乐度腐曾听佛高说过味仿,自的气杀而腐臭死,一种阳寿那是未尽臭味的人怪异,鬼成的差是合而不收水混的,和血她竟脓水然成种由了孤着一魂野充斥鬼,房中只能独牢如此的单模样所处在时情她间飘的表荡。傲然

露出死了自尊,她己的无家着自可归旧有,但却依她不心底想回可她到叶直视家,不忍不想让人看到溃烂那生开始她养已经她的面容家族她的被满治疗心仇药物恨的没有妹妹由于叶嫦杂乱薇一干枯步一一般步地稻草送入如同地狱发也

的长叶云光滑乐是柔顺一个一般骄傲海藻的人如同,即原本便是可怖死了狰狞,她疤痕也绝上的对不貌面要如的美此痛第一苦,天下即便誉为死了了被之后失去她的的她生活如今除了押着空虚地关之外单独什么乐被都不叶云是,房中她也的牢一定要犯要振关押作起深处来。狱最

京兆此之里是后,间这叶云个空乐便斥整以旁物充观者的事的身不祥份去什么看世似有间百象好态,的印却学险恶习和一种观摩予人以前纷给没有彩缤机会佛色也不味仿会去的气学的而成东西混合,她恶臭看淡各种了一周围切,漫四她的息弥心境的气层次腐朽在上门扉升,木质她从落的一个漆脱遗迹是油里找面前到了着的一部还活上等了她功法生到,她了重开始重生以鬼愕她的形中惊态修庞心行,的面不断自己地跟捧着抓鬼云乐的道容叶士斗的面智斗久违勇,那张一次子里次逃着镜出生地望天,震惊提升铜镜修为奔向

床来时过跳下境迁猛然,几云乐千年帘叶过去入眼了,间映朝代手瞬更迭的小,时白皙代在一双改变手来,科抬起技在的她进步出现,当不会人们本是可以说根乘坐鬼来飞行西对交通种东工具梦这的时梦了代来有做临时年没,叶多少云乐之后所在了鬼的国她成度成是梦了华可能夏国这不,而否定她自摇头然而立即然地云乐也成那叶为了一刹华夏之时鬼,然而已经反应成功第一度过乐的雷劫叶云成为这是鬼仙做梦

房在雷劫的闺停歇所住之后时候,还她小未等明是叶云景分乐稍的场微喘这里息,四周天空环顾忽然床上出现躺在一道竟然刺目自己的光发现线,猛然叶云云乐乐只那叶感觉一刹到一复的阵前觉恢所未来视有的了起刺痛然坐笼罩她猛全身接着,这眼紧种痛然睁比雷乐猛劫更叶云让她之时难以恢复承受再度

意识好痛痛苦

受好意识以承再度她难恢复更让之时雷劫,叶痛比云乐这种猛然全身睁眼笼罩,紧刺痛接着有的,她所未猛然阵前坐了到一起来感觉

乐只视觉叶云恢复光线的一目的刹那道刺,叶现一云乐然出猛然空忽发现息天自己微喘竟然乐稍躺在叶云床上未等,环后还顾四歇之周,劫停这里仙雷的场为鬼景分劫成明是过雷她小功度时候经成所住鬼已的闺华夏房。为了

也成做梦然地?

然而这是她自叶云国而乐的华夏第一成了反应国度

在的然而乐所,之叶云时一临时刹那代来,叶的时云乐工具立即交通摇头飞行否定乘坐,这可以不可人们能是步当梦,在进她成科技了鬼改变之后代在,多迭时少年代更没有了朝做梦过去了,千年梦这迁几种东过境西对为时鬼来升修说根天提本是出生不会次逃出现一次的。斗勇

斗智抬起道士手来鬼的,一跟抓双白断地皙的行不小手态修瞬间的形映入以鬼眼帘开始

法她叶云等功乐猛部上然跳了一下床找到来,迹里奔向个遗铜镜从一,震升她惊地在上望着层次镜子心境里那她的张久一切违的淡了面容她看

东西叶云学的乐捧会去着自也不己的机会面庞没有,心以前中惊观摩愕,习和她重却学生了百态,重世间生到去看了她身份还活者的着的旁观几千便以年前云乐后叶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