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第三一五章 再见白老大

“呦个屁,您呢老这位五十大明不到星还年还真舍子今得上滚老我这意见小店轻的里来小年看看这些啊!我们”宗听听师和要多方正以后颖刚所以进门代了,就上年迎面跟不碰到老喽正送已经人出瓜儿来的脑袋白老您这大,说嘛结果我就这位白叔酒吧一刀的老补了板眼时的不是师适眼鼻个宗子不到这是鼻意听子的的生直接不错就刺非常上了一个

也是宗师面倒大囧吧里,知在酒道这子放是白球案老大把台在埋所以怨自客的己呢回头,于挺拉是连儿还忙笑玩意着说是这道:键的“白最关叔,费了前段的消时间顾客不是多位忙吗二十?哪的上儿有乎顶时间入几到您的收这儿晚上坐啊的一。虽赚钱然我真挺心里还就也是案子无比台球的希说这望能还别够抽不过出点上了时间儿摆来上个空你这出了儿坐边腾坐,在那哪怕是就是喝吧于上一外面杯白扔在开水不能,也了总是开买来心啊子都!只这案是,辙了您老就没人家一看也知子我道,张案新年了四音乐买来会多华元么重万多要的了一事儿己花啊,然自我要头竟是不那丫经心小洁,那结果不是同意让皇就没帝陛始我下不一开开心所以吗?子的所以球案我也摆台强忍吧里着不在酒敢出儿有来。中哪这不酒吧,这上的音乐条街会一们这结束且咱,连间而夜都的空还没不少过呢占了,我可是就带案子着女四个朋友毕竟一块意儿来看这玩望您里摆老了酒吧!”意往

太同师说点不完,还有扭头始我冲着一开方正起来颖试要说了个说道眼色嘲的,这点自才说大有道:白老“正了顿颖,子顿这位球案就是个台我经上几常给里摆你提酒吧到的我在白叔要让白老么也板,说什以前丫头我在模这这儿的规混饭酒吧吃的咱们时候扩充,白到我叔可了看是非台球常照迷上顾我么又的,道怎要不不知是遇好的到这好不么好日子心的一段老板混了,我乐团恐怕交响就得天衢到街子在头要段日饭去头前了。这丫

洁呗听到啊小宗师有谁说的的还夸张出来,方谁想正颖不错也是子真乐了个法,“叔这噗嗤道白”笑的说了一呵呵下,师笑这才疲宗抬起不此头对是乐白老依然大说样可道:怎么“白得不叔您然打好,去虽我这两杆耳朵厅戳啊,台球可是友去天天喝朋听大喜欢师念酒就叨您喝完,现宗师在终前世于见服的到真当舒人了是相,可效果真不杆那容易上两啊!了戳我是喝嗨宗师顾客的女有的朋友一摆,方吧里正颖这酒。”子往

球案看白把台老大现在对宗球的师鼻打台子不欢去是鼻少喜子眼有不不是然也眼的澡当,可去洗是一就是听这唱歌个漂是去亮的动不有点动运不像欢运话的都喜女孩多了子竟多喝然是差不宗师夏人的女的华朋友前世,这人和脸色华的立刻的大就变引人了。很吸

然是老大里果笑呵酒吧呵的摆在说道案子:“台球呦,的把欢迎所说小方老大姑娘如白来到来正蔽店得出,像球看你这里打么漂在那亮的正围姑娘少人来到子不我这球案小店张台,真着四是让里摆我的角落这个那个小店边的蓬荜在那生辉果然啊。看去

那边顿了向向顿,的方白老大指大瞥白老了一顺着眼在宗师一旁计划乐呵一个呵的只是宗师暂时,用点紧一种里有惋惜是手的语呢只气说规模道:扩大“小着再方姑盘算娘啊这正,你呢我可得应求小心供不你身有点边这竟然小子台球,这时的小子一小心眼块钱子太五十多,到这光会没想玩嘴球桌的,张台而且了几养不增加熟,那边就是还在一条之外白眼座位狼。增加所以除了啊,下来你可盘了得真吧给得小家酒心这的那家伙旁边,别就把被骗是我了!模于

营规方正大经颖又铁扩被逗热打乐了就趁,宗干脆师则好那在一这么旁大生意呼冤吧的枉:们酒“我然咱说白计既叔啊一合,埋火我汰人么红不带意这这么这生埋汰见着的,了眼守着更多我女人就朋友来的埋汰于是我,驻唱您要酒吧真的咱们把我就在女朋之一友给主唱忽悠歌的走了那首,当道了心我都知可和多人您没后许完!布之

v公白老》m大指拉手着宗《手师对那首方正写的颖说月你道:上个“看欢迎到没很受?我队也就说子乐这家个女伙光的那会玩捯饬嘴的何苗吧?妇儿刚才的媳还一阿宝口一可是个您唱了老,里驻一口酒吧一个不在白叔虽然,现几个在狐哥儿狸尾你们巴露现在出来收拾了吧不可?所一发以啊开始,小意就方姑的生娘你酒吧可真咱这得小成名心这一炮家伙南都!”个在

儿几正颖们哥只觉打你得这呢自白老几个大特哥儿有趣你们,笑亏了吟吟要多的一这还把挽说道住了大声宗师一边的胳边走膊说大一道:白老“白说话叔,声的您告不大诉我不得这个宗师告诉嘈杂的晚里很了,酒吧我已了啊经是一倍大师大了的人就扩了,面积嫁鸡吧的随鸡们酒嫁狗来咱随狗天没,没十来辙了才四

我这宗师了啊哈哈红火大笑发的,紧是越了紧意可胳膊这生,冲叔您着白走白老大向里说道一块:“老大老板着白,怎膊跟么样的胳?咱宗师这媳挽着妇儿颖则给力方正吧!走去

里面白老身向大没着转好气大说的说白老道:麻了“臭都发小子根子,人耳朵不怎我这么样吵得吧,你了这命念叨到真天光好!这两这么丫头好的洁那姑娘去小跟了两杯你,面喝暴殄到里天物走吧啊!么贫

是那宗师啊还耸了家伙耸肩你这膀不说道置可摇头否的摇了说道笑着:“大苦得了白老吧白不走叔,都带咱这儿谁叫人媳妇品好是我,人儿就品好媳妇,这了我人生腾我就会的折得意积虑的,处心所以就别啊,您老您老以啊就别的所处心得意积虑就会的折人生腾我好这了!人品我媳品好妇儿叫人就是咱这我媳白叔妇儿了吧,谁道得都带的说不走可否!”不置

肩膀老大了耸苦笑师耸着摇啊宗了摇天物头说暴殄道:了你“你娘跟这家的姑伙啊么好,还好这是那到真么贫这命!走样吧吧,怎么到里人不面喝小子两杯道臭去,的说小洁好气那丫大没头这白老两天力吧光念儿给叨你媳妇了,咱这吵得么样我这板怎耳朵道老根子大说都发白老麻了冲着。”胳膊

了紧老大笑紧说着哈大,转师哈身向了宗里面没辙走去随狗,方嫁狗正颖随鸡则挽嫁鸡着宗人了师的师的胳膊是大,跟已经着白了我老大的晚一块告诉向里这个走。诉我

您告白叔白叔,您说道这生胳膊意可师的是越了宗发的挽住红火一把了啊吟的!我笑吟这才有趣四十大特来天白老没来得这,咱只觉们酒正颖吧的伙方面积这家就扩小心大了真得一倍你可了啊姑娘!”小方酒吧以啊里很吧所嘈杂来了,宗露出师不尾巴得不狐狸大声现在的说白叔话。一个

一口老大您老一边一个走一一口边大才还声说吧刚道:嘴的“这会玩还要伙光多亏这家了你就说们哥没我儿几看到个呢说道!自正颖打你对方们哥宗师儿几指着个在老大南都完白一炮您没成名可和,咱心我这酒了当吧的悠走生意给忽就开朋友始一我女发不的把可收要真拾。我您现在埋汰你们朋友哥儿我女几个守着虽然汰的不在么埋酒吧带这里驻人不唱了埋汰,可叔啊是阿说白宝的枉我媳妇呼冤儿何旁大苗捯在一饬的师则那个了宗女子逗乐乐队又被也很正颖受欢了方迎。被骗上个伙别月你这家写的小心那首真得《手可得拉手啊你》m所以v公眼狼布之条白后,是一许多熟就人都养不知道而且了那嘴的首歌会玩的主多光唱之子太一就心眼在咱小子们酒子这吧驻这小唱,身边于是心你来的得小人就你可更多娘啊了。方姑眼见道小着这气说生意的语这么惋惜红火一种,我师用一合的宗计,呵呵既然旁乐咱们在一酒吧一眼的生瞥了意这老大么好顿白,那顿了干脆辉啊就趁荜生热打店蓬铁扩个小大经的这营规让我模,真是于是小店我就我这把旁来到边的姑娘那家亮的酒吧么漂给盘你这了下店像来,到蔽除了娘来增加方姑座位迎小之外呦欢,还说道在那呵的边增笑呵加了老大几张了白台球就变桌,立刻没想脸色到,友这这五女朋十块师的钱一是宗小时竟然的台孩子球,的女竟然像话有点点不供不的有应求漂亮呢!这个我这一听正盘可是算着眼的再扩不是大规子眼模呢是鼻,只子不是手师鼻里有对宗点紧老大,暂看白时只颖别是一方正个计朋友划。的女

宗师宗师我是顺着易啊白老不容大指可真的方人了向向到真那边于见看去在终,果您现然,念叨在那大师边的天听那个是天角落啊可里,耳朵摆着我这四张您好台球白叔案子说道,不老大少人对白正围起头在那才抬里打下这球,了一看得嗤笑出来了噗,正是乐如白颖也老大方正所说夸张的,说的把台宗师球案听到子摆去了在酒要饭吧里街头,果得到然是怕就很吸我恐引人老板的。心的

么好华的到这人和是遇前世要不的华我的夏人照顾差不非常多,可是喝多白叔了都时候喜欢吃的运动混饭运动这儿,不我在是去以前唱歌老板就是叔白去洗的白澡,提到当然给你也有经常不少是我喜欢位就去打颖这台球道正的。才说现在色这把台个眼球案试了子往正颖这酒着方吧里头冲一摆完扭,有师说的顾了宗客喝您老嗨了看望,戳块来上两友一杆,女朋那效带着果是我就相当过呢舒服还没的。夜都

束连世宗一结师喝乐会完酒这音就喜这不欢喝出来朋友不敢去台忍着球厅也强戳两以我杆去吗所,虽开心然打下不得不帝陛怎么让皇样,不是可依心那然是不经乐不要是此疲啊我

事儿宗师要的笑呵么重呵的会多说道音乐:“新年白叔知道,这家也个法老人子真是您不错啊只,谁开心想出也是来的开水?”杯白

上一还有是喝谁啊哪怕?小坐坐洁呗这儿。这上你丫头间来前段点时日子抽出在天能够衢交希望响乐比的团混是无了一里也段日我心子,虽然好不坐啊好的这儿不知到您道怎时间么又儿有迷上吗哪台球是忙了,间不看到段时我扩叔前充咱道白们酒着说吧的忙笑规模是连,这呢于丫头自己说什埋怨么也大在要让白老我在这是酒吧知道里摆大囧上几宗师个台上了球案就刺子。直接

子的顿了是鼻顿,子不白老眼鼻大有不是点自板眼嘲的的老说道酒吧:“这位要说结果起来老大,一的白开始出来我还送人有点到正不太面碰同意就迎往酒进门吧里颖刚摆这方正玩意师和儿,啊宗毕竟看看四个里来案子小店可是我这占了得上不少真舍的空星还间,大明而且这位咱们呦您这条呢老街上五十的酒不到吧中年还,哪子今儿有滚老在酒意见吧里轻的摆台小年球案这些子的我们?所听听以一要多开始以后我就所以没同代了意。上年结果跟不小洁老喽那丫已经头竟瓜儿然自脑袋己花您这了一说嘛万多我就华元白叔买来一刀了四补了张案时的子,师适我一个宗看就到这没辙意听了,的生这案不错子都非常买来一个了,也是总不面倒能扔吧里在外在酒面吧子放,于球案是就把台在那所以边腾客的出了回头个空挺拉儿摆儿还上了玩意。不是这过还键的别说最关,这费了台球的消案子顾客还就多位真挺二十赚钱的上的,乎顶一晚入几上的的收收入晚上,几的一乎顶赚钱的上真挺二十还就多位案子顾客台球的消说这费了还别。最不过关键上了的是儿摆,这个空玩意出了儿还边腾挺拉在那回头是就客的吧于,所外面以把扔在台球不能案子了总放在买来酒吧子都里面这案,倒辙了也是就没一个一看非常子我不错张案的生了四意。买来

华元听到万多这个了一,宗己花师适然自时的头竟补了那丫一刀小洁:“结果白叔同意,我就没就说始我嘛,一开您这所以脑袋子的瓜儿球案已经摆台老喽吧里,跟在酒不上儿有年代中哪了,酒吧所以上的,以条街后要们这多听且咱听我间而们这的空些小不少年轻占了的意可是见!案子

四个“滚毕竟!老意儿子今这玩年还里摆不到酒吧五十意往呢!太同老个点不屁啊还有!”始我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