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237.猎奇

刚和白苒分别不久,肖柏还在往嘴里塞着她做的小鱼干时,班长却突然从他袖子里飞了出来,在纸上写道:“肖柏同学?白苒同学离开了?”

见肖柏点了点头,班长又继续在纸上写道:“呼之前其实一直就想和肖柏同学你说,我总觉得白苒同学和我很像”

“你都在想些什么啊?你们哪里有半点相似之处啊?”肖柏有些无语的答道,班长就是只笔,连实体都没有,可别人白苒呢?落落大方的富家小姐,乖巧可人的懂事妹妹,这哪里像啦?

而班长也被他问得一时语塞,笔杆子在空气中晃悠着,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啦,别想这些奇怪的事啦,咱们今天抓紧时间好好玩玩。”肖柏又转口说道,还伸手拍了拍班长的笔杆,以示安慰。

“呜又又被肖柏同学占便宜了(呜咽)”

我对着一支笔能占什么便宜啊?话说为什么要用‘又’字啊?肖柏很是无语的腹诽道。

按照他的原定计划,送走白苒之后,原本打算带着小萌儿和大小姐去逛逛连镇这热闹的市集,看看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毕竟按照几位师兄的说法,明天斗宠大会正式开幕,他们作为特邀嘉宾,是要观礼整个过程的,不能到处转悠,想必也是非常的无聊。篮坛狙击手全文阅读

结果他正准备去叫小萌儿起床的时候,就被葛师兄叫住了,顺势又把他揪了过去,接着便是一番语重心长的说教,什么现在情况不明,鬼佬在暗中觊觎,不要一个人擅自行动云云。

之后,几位师兄又把他强行拽去参加了一场私下的聚会,就是一群年龄相差不大的年轻人坐着喝茶聊天,这种事,哪有小萌儿和大小姐好玩?肖柏自然是不太高兴的,可又架不住师兄们的热情,还是被强行拖进了一家茶馆,又给他介绍了一桌子记不得哪门哪派的青年才俊。

席间倒是见着了一位熟人,就是之前砺剑阁徐剑主搞的那什么煮酒论道上有过一面之缘的赵公子,据说出身中州赵氏,正儿八经的世家子弟。

不过那都是几个月前的事了,况且那次煮酒论道搞得大家都很不愉快,先就是这位赵公子带来的女伴乱说话,嚼风剑香的舌根,引得徐剑主颇为不快,接着众人讨论起八圣空缺的位置,又争得脸红脖子粗,最后闹了个不欢而散。

今日再次重逢,两人只是默默的对视了一眼,再没多余的动作,避免了尴尬,而本就不喜欢这种场合的肖柏自然就显得比较无聊和边缘化,一个人缩在角落里默默吃着白苒留下的小鱼干。

“今次这个斗宠大会,一如既往的热闹非凡啊,而且一年比一年势大,这驭兽泽也端的是财大气粗,蒸蒸日上啊!”不知道是谁突然起了个头,众人的话题也就落到了这次的东家身上。

驭兽泽的全称本应是叫驭兽幽泽,这名字听起来有些邪气,像是魔道宵小一般,所以江湖上一般都习惯去掉那个幽字,简称为驭兽泽。

不过别看驭兽泽这个名字也不怎么样,但他们确实货真价实的名门正派,历史底蕴极深,势力范围极大,又背靠华国军方,算得上是背景深厚,所以才有资格和实力组织这种一年一度的盛会。

同时此派在民间的声望也是极高,这大概是因为他们一直无条件传授一些简单的驭兽之道,教百姓们把猪喂得更肥,羊喂得更软,鸽子喂得更壮,也没有什么欺男霸女,鱼肉相邻的恶行,连办个斗宠大会也邀请百姓同乐,倒是比其他五个大派表现得亲民许多。

只是在江湖门派当中,驭兽泽的威望就要差了那么点了,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他们一直没出过八圣级别的强者,这倒不是说他们战斗力不行,只是这驭兽之道,终究算作借助外力,和主流思想不太符合,所以和机巧奇谷一样,算是有些偏门那种,八圣这种位置,自然就轮不到他们。幻萌舰娘全文阅读

这时,又有一人说起了斗宠大会的真正肉戏,“话说回来,今年的兽王,又不知花落谁家?该不会还是被驭兽泽自己的人给得了吧?如此一来便是蝉联三届了,怕不是又要引起些闲言碎语?”

斗宠大会这种小畜生之间的较量,驭兽泽这种专精驭兽之道的门派自然是占尽优势,这兽王决举办了数十届,大多数时候都是被驭兽泽自己的人拔得头筹,少有失手,这难免会引起一些微词。

“话不是这么说的,天底之下,钟爱驭兽之道的人何其之多?驭兽泽虽是最强的,但这兽王决的赛制特殊,最强者也不见得能笑到最后,反倒是要看点运气的。”又有人反驳道。

这兽王决的赛制相当的另类,并不是常见的捉对厮杀,或是一擂到底这种简单的模式,而是前面先赛四天,每天都决出一位擂主,最后一天再让这四位擂主捉对厮杀,赢家便是今年的兽王。

从理论上来看,第一天的擂主显然是比较占优的,不仅剩下三天能让麾下小畜生们充分休息,还能观察其他三位对手的情况,有充足的时间临场制订策略,最后的赢面自然会比较大。

不过实际上这点优势却并不明显,因为大家都知道第一天的擂主很有优势,竞争往往就是最激烈的,压力也最大,很容易出现消耗过大,小畜生恢复不过来等状况,结果最后以疲兵应战,痛饮苦果。

可第四天的擂主也未必就能占到便宜,毕竟想要成为一天擂主也不是啥容易的事,又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情况未必就比第一擂的好多少。

所以说能不能赢下最后的兽王,除了看自己的小宠物强不强之外,还真需要点运气,看遇见的对手强不强,消耗大不大,若是拼尽全力拿了个第一擂,却害得小畜生们死的死伤的伤,那反倒是得不偿失了。

而志在今年兽王的肖柏自然是很认真的听了这番分析,也在心里琢磨了起来,自己该第几天上场比较好呢?

他原本打算继续听听这些人吹牛,看看能不能听到更多信息,可就在这时,不知道有谁突然插了一句嘴,强行扭转了一下话题。盛宠之下全文阅读

“说起这驭兽之道,其实就像诸位手中的各种兵器一般,可驭兽泽这么多年下来,八圣未出一位不说,连七兵的位置都占不上一个,想来也是颇为遗憾依我看,那七兵之尾的那凤羽翎衣,不妨换做一头驭兽泽的神兽,诸位以为如何?”

这番话一出口,现场突然一下就安静了下来,众人都很想知道究竟是谁这般的口无遮拦,这江湖上还有谁不知道那凤羽翎衣乃是极凰白瑟的贴身神兵?要把它排出七兵之列,不和直接打白瑟的脸一样?是谁胆子那么大?

结果等人们看清楚发言者之后,却又纷纷附和了起来,表示认同这样的说法,即使心里不太赞同的,也还是随波逐流的点了点头,觉得这话题值得讨论一番。

原来说这话的人正是和肖柏有过一面之缘的赵公子。

上州白氏乃四家之首,极凰白瑟又是八圣之首,连所用兵器都能派上七兵之一,这么过分的事,中州赵氏第一个不服,其他人都惧怕白氏之威,唯独他们赵氏是不怕的,皇亲国戚嘛,别人怕他们还差不多。

至于凤羽翎衣这件兵器,其本身就存在着很多争议,当初将它位列七兵,很大程度上是在给白瑟面子,毕竟这武器比起其他六件,终究是差了一点的,这差距并不是性能和威力,而是一些其他方面的东西。

比如说七兵之一的护国神剑,其本身只不过是把军用的制式长剑,不知道哪个铁匠铺的无名铁匠敲出来的,质地不坚,剑锋不锐,性能可以说是平庸至极。

然而它是华国军神鲁光达的佩剑,并且从始至终只用过这么一把剑,也就是提着这把普通的剑,在西域大漠力克强敌,为华国奠定下后世的根基,才被奉为护国之名。

这样一把剑排在七兵之首,别人自然是没什么话好说的。

而其他剩下的天狼啸月枪、度世禅杖、无弦弓、离魂刺、战鬼双刃这些,都是差不多类似的性质,其威力和性能未必比得上如今的神兵利器,但每一把都有着悠久的历史,并曾经被那些英雄豪杰所使用,在战场上建功立业,护得家国安宁。小欢喜全文阅读

所以说这其他六把武器都有着历史情怀,国家大义的加成,而凤羽翎衣身上就没有这些,这件兵器现世得很晚,其主白瑟起势也晚,那会都和西域诸国休战了,她根本没有这样的机会,若不是曾经有过一次单人力克东海十剑圣的佳话,凤羽翎衣怕是根本和七兵扯不上关系。

更何况这凤羽翎衣本身严格来说应该算是件盔甲,而非兵器,只是因为其性能出众,穿在白瑟身上又确实很漂亮,颇有点神兵配美人的韵味,才被人归类为兵器的。

也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赵公子这番听起来很扯淡的话才会得到别人附和,毕竟你一件盔甲都能算作兵器了,别人驭兽泽的强力妖兽凭什么就不行了?真要论及国家贡献,人家驭兽泽一直担负着华国骑军的马匹供应,肯定比你个每日闭门不出的白大美人靠谱啊。

肖柏当然是无意掺和这种讨论的,只是听见别人提及上州白氏啥的,心里不由得有些在意,白苒走到什么地方了?这小鱼干快吃完了,后面该怎么办?

此时被肖柏挂念着的白苒,正浑身赤裸的躺在一块铁毡之上,身边满是大锤,火炉,台钳一类的玩意,看着像是在进行什么另类的play。

而她那原本光洁的背部,也不知道被什么利刃划开了一道硕大的口子,旁边一位带着白口罩,遮掩住容貌的女人正伸手在那伤口里翻动着什么,像是在掏心掏肺一般,让这画面看起来极其渗人。

可白苒的脸上却看不见丝毫痛苦的神色,反倒是异常平静,只是时不时发出一声娇叫,冲着身边的女人喊道:“妈!你倒是轻点呀!”

“你想我轻一点,就没想着控制住自己的性子?”那女人答道,又顺手拿过身边一把小一号的铁锤,伸进白苒背后的伤口里,在里面咚咚咚的敲了起来。

“出门之前,不是特意叮嘱过你的吗?要么就一口气的变回原型,要么就隐忍不发,你这要变不变的,才会搞得自己不舒服。”那女人又接着说道,她的声音听起来颇为年轻,露在口罩外的双眼也满是神采,眼角也看不见半点岁月的痕迹,却不知为何会被白苒叫妈?

“唉哟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呀,突然冒出来一头大怪兽,我当时真的以为它会突然扑过来把我哥给吃掉。”绝武苍穹全文阅读

“你哥的事,哪用得着你担心?你就算被那大怪兽压扁了,他也不会有事。”女人没好气的应了一句,又接着补充道:“我叫你去他身边,只是让你见见他,顺便看看他过得好不好,要是过得不好,就让他回家,倒也没想过需要保护他什么的,他不背着那口大箱子吗?”

“可他过得一点都不好呀!已经被那群夷人记恨上了不说,连魔人也要找他麻烦,他还跑去给人家当赘婿!”白苒气鼓鼓的说道。

“蛮夷宵小,不足为惧,这一点倒是和他爸很像,走哪都不肯安宁不过这当赘婿又是怎么回事?”那女人有些奇怪的问道,“我都不知道有这事,岂不是私定终身?成何体统?我这边给你弄好了之后,你赶快回去找他,把他带回家里来”

一边说着,她像是在生气一般,手上猛然一用力,白苒的体内顿时咔嚓咔嚓作响,逼得她又是娇娇连连,哭丧着脸说道:“妈!你在干嘛呀?!我的胸都凹进去了!”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