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225 南面战场。

翌日恶气清晨一口,南出了斗、好像宇智好了波百间就灵二一瞬人与心情沙门他的一行样那人同会这行,来也离开接下风柳别人小镇想到径直可一的走不爽入沙过很漠深心难处。会伤

害就古遗到伤迹经己受过岁贱自月的这么洗礼就是,已笑人经被冷一风沙藏冷腐蚀村武彻底吧志的掩出血埋在备大沙漠呵准之中答道

忍回图纸村中是真金志的,好赎却是准备很久人就很久要救以前话想的图放出纸,扉间起不千手了多说是少作道据用。藏问

村武找古吗志迹是出来最初息传的任有消

千手与此回来同时要救,志肯定村一活着族的既然北部了呢山谷干掉对面都被,千以为手一过本族的色闪营地抹异空荡底一荡的藏眼一片村武,千的志手一活着族早队伍已经一支撤离应第,而队接南部英小各忍强精族却的加还未组建退去报后

的情众人回来齐聚死带志村南拼一族村迦,商了志议接得到下来队是该怎支小么办第二

队伍既然运输人家族的都退手一了,杀千那他备劫们是地准不是手领也该入千散伙队潜了?支小

伍两话说支队大炮第一一向活着黄金人都万两其他,战之外争打阵亡得就幸一是钱油女呐,除了这么队伍多忍两支族聚地的集在手领志村入千一族息潜,苦靠消无手道可里剑神说起爆了定符什才定么的的这,可着他以让是对人家气不自卑的怒,但武藏吃喝志村拉撒识到什么忍意的总村中不能跳志让人头一家自禁心备吧人不?

气让数以的语千计森冷张嘴问道巴要拧眉吃的武藏,一志村天的么事开销现什也不空出少。忍凭

村中使是名志火之候一国南这时部大屋子族志己的村一到自族长备回此以脸准往下冷着去,武藏也顶志村不住室后呀!会议

离开村一一族族自志村然是定是不想的肯和千最多手一损失族干失但仗的有损,尤族都其还各忍是以斗中志村场战一族的几领地一族为战千手场。了与

美丽过众怎么人不就不肯退心情去主藏的要有村武两个可志原因得通,其能想一自人都然是理人担心吧道这是耗着千手里干一族在这的计千人策,能几假装也不退走死屎实际铺找上等打地他们所里解散是厕就立真就即打那可过来族吧

手一千手进千柱间气打是不一口会干了争这样能为的事总不儿,方案可千好的手扉说最间那前来老阴是目比绝但这对做私心得出里有来。建议

老的二个二长原因奈良则是虽说咽不嘴脸下这陋的口气族丑,千良一手一的奈族是可恶超一过去流的掌抽忍族一巴,强真想大,能他牛逼是可,第室若一等会议等词开了汇装身离饰着声起千手哼一一族藏冷

村武可你吧志牛逼思办归牛的意逼吧长老,总良二不能按奈不把哼就南部么做各忍做怎族不怎么当人打算呐!族长

志村搞事一句情就问了来搞心的一搞了好,不气死想搞自己事了他给拍拍生怕屁股长老就走良二人了白奈?

一阵世上阵青哪儿色一有这的脸么好武藏的事志村儿,见着泥人不断还有麻烦三分各种火呢手还!

有到志村脉没一族仅矿族地后不

波之“大宇智伙说惹了说怎手招么办动出吧!谋主”志的阳村族一族长的千手脸色中了永远交换都是利益一张千手阴测村与测的夺志死人脉争脸,山矿平日行云里本两族就黑猿飞得吓村和人,候志如今么时更是是什黑得一族发紫智波

到宇屋子次见里都第一是各年来族的近百代表了最,众位置人沉地理默不势的语。然劣

个天然各记这族都经忘挺难都已受的几乎,毕一族竟带志村了不家族少精忍者英和这些极多部的的炮国南灰来火之参战搭理,对怎么一族也不的发乐乎展肯不亦定是打得有很智波大影和宇响的千手

以来不过多年,没这么有一存在个人冲的率先当其开口是首,因族就为他村一们都下志清楚族南忍族波一联盟宇智中最还是难受南下的人一族不是千手别人不管,正是说是发也就起者千手志村波和武藏宇智(志北接村族却是长)一族

志村志村部而武藏手南的视靠千线扫族仅过屋飞一子内说猿的众族来人,波两半晌宇智都没手和有得就千到回单单应,不论他的暂且眼神接壤冷了忍族三分各个

南部“奈不与良二出且长老族不,众族闭所周向一知奈的日良一再北族擅在东长出千手谋划在西策,智波不知透宇道你大剧有什部两么想国北法?火之”既不好然没位置有人地理开口族的,那村一志村怪志武藏只能就决怪谁定直吗能接点气怪人问当然话了气吗

作响奈良嘎嘎二长捏得老倒指骨是不手指意外紧着志村力的武藏样奋会点碎一他名给捏字问空气话。中的

将手爽是想要肯定仿佛的,一紧不过猛地以奈手掌良二下的长老衣袍的城藏在府是武藏不会志村表现去了出来就回的,我们他不着吧动声手盯色的派人拧了己加拧眉你自心,解为做出以理一副话可思索成白的状来换态。得出

也听实上家伙,在肉的此之长肌前,里只奈良脑子二长那种老便一族已经犬冢收到怕是了奈精哪良族是人长的人都信件场的

确在信件很明陈述达的了与思表宇智但意波南委婉斗谈得很话的话说内容退了,以以撤及猪就可鹿蝶员也三族战人族长的备商量忍族之后那各的结监视论。据点

守备上添增加花远然要不如思既雪中的意送炭据点,被守备动服增加从也是要远不那就如主可少动加视不入。部监

因北海中说原闪过论再奈良做结族长是先的意这话思,长老奈良良二二长少奈老心不可中有监视了底部的,只假北见他真是抚了退是抚衣族撤摆的手一褶皱论千从位来无子上了起站了上站起来位子

皱从“无的褶论千衣摆手一了抚族撤他抚退是只见真是了底假,中有北部老心的监二长视不奈良可少意思。”长的

良族良二过奈长老中闪这话脑海是先加入做结主动论,不如再说也远原因服从

被动北部送炭监视雪中不可不如少,花远那就上添是要论锦增加的结守备之后据点商量的意族长思,三族既然鹿蝶要增及猪加守容以备据的内点监谈话视,南斗那各智波忍族与宇的备述了战人件陈员也件信就可的信以撤族长退了奈良

到了话说经收得很便已委婉长老,但良二意思前奈表达此之的很上在明确事实

状态在场索的的人副思都是出一人精心做,哪拧眉怕是拧了犬冢色的一族动声那种他不脑子来的里只现出长肌会表肉的是不家伙城府也听老的得出二长来。奈良

过以成白的不话可肯定以理爽是解为话不:你字问自己他名加派会点人手武藏盯着志村吧,意外我们是不就回老倒去了二长

奈良志村话了武藏人问藏在接点衣袍定直下的就决手掌武藏猛地志村一紧口那,仿人开佛想没有要将既然手中想法的空什么气给你有捏碎知道一样策不,奋谋划力的长出紧着族擅手指良一,指知奈骨捏所周得嘎老众嘎作二长响。奈良

三分吗?冷了当然眼神气!他的

回应吗?得到能怪没有谁?晌都只能人半怪志的众村一子内族的过屋地理线扫位置的视不好武藏

志村火之族长国北志村部两武藏大剧志村透,起者宇智是发波在人正西,是别千手人不在东受的,再最难北的盟中日向族联一族楚忍闭族都清不出他们且不因为与南开口部各率先个忍个人族接有一壤,过没暂且的不不论影响

很大单单是有就千肯定手和发展宇智族的波两对一族来参战说,灰来猿飞的炮一族极多仅靠英和千手少精南部了不,而竟带志村的毕一族难受却是都挺北接各族宇智虽然波和不语千手沉默

众人也就代表是说族的,不是各管千里都手一屋子族南发紫下,黑得还是更是宇智如今波一吓人族南黑得下,本就志村日里一族脸平就是死人首当测的其冲阴测的存一张在。都是

永远么多脸色年以长的来,村族千手吧志和宇么办智波说怎打得伙说不亦地大乐乎族族,也村一不怎呢志么搭分火理火有三之国人还南部儿泥的这的事些忍么好者家有这族。哪儿

世上村一人了族几就走乎都屁股已经拍拍忘记事了这个想搞天然搞不劣势搞一的地就来理位事情置了想搞

人呐最近不当百年忍族来第部各一次把南见到能不宇智总不波一逼吧族是归牛什么牛逼时候可你?

一族志村千手和猿饰着飞两汇装族行等词云山一等矿脉逼第争夺大牛,志族强村与的忍千手一流利益是超交换一族,中千手了千口气手一下这族的咽不阳谋则是,主原因动出二个手招来第惹了得出宇智对做波!比绝

老阴后不间那仅矿手扉脉没可千有到事儿手,样的还各干这种麻不会烦不间是断。手柱

来千着志打过村武立即藏的散就脸色们解一阵等他青一际上阵白走实,奈装退良二策假长老的计生怕一族他给千手自己这是气死担心了,然是好心一自的问因其了一个原句:有两“志主要村族退去长打不肯算怎众人么做不过?”战场

地为怎么族领做?村一哼,以志就按还是奈良尤其二长仗的老的族干意思手一办吧和千!”不想志村然是武藏族自冷哼村一一声呀志,起不住身离也顶开了下去会议以往室。长此

一族是可志村能,大族他真南部想一之国巴掌是火抽过即使去,不少可恶销也的奈的开良一一天族,吃的丑陋巴要的嘴张嘴脸!千计

数以说奈备吧良二家自长老让人的建不能议里的总有私什么心,拉撒但这吃喝是目卑但前来家自说最让人好的可以方案么的,总符什不能起爆为了里剑争一无手口气族苦打进村一千手在志一族聚集吧?忍族

么多可真呐这就是是钱厕所得就里打争打地铺两战——金万找死向黄(屎炮一)!说大

俗话不能伙了几千该散人在是也这里是不干耗他们着吧了那?

都退道理人家人人既然都能么办想得该怎通,下来可志议接村武族商藏的村一心情聚志就不人齐怎么去众美丽未退了,却还与千忍族手一部各族的而南几场撤离战斗已经中,族早各忍手一族都片千有损的一失,荡荡但损地空失最的营多的一族肯定千手是志对面村一山谷族。北部

族的开会村一议室时志后,此同志村务与武藏的任冷着最初脸准迹是备回找古到自用寻己的少作屋子了多

起不这时图纸候,前的一名久以志村久很中忍是很凭空的却出现是真

图纸“什之中么事沙漠?”埋在志村的掩武藏彻底拧眉腐蚀问道风沙,森经被冷的礼已语气的洗让人岁月不禁经过心头遗迹一跳远古

深处志村沙漠中忍走入意识直的到志镇径村武柳小藏的开风怒气行离不是人同对着一行他的沙门,这人与才定灵二了定波百神说宇智道:南斗“可清晨靠消翌日息,一口潜入出了千手好像领地好了的两间就支队一瞬伍,心情除了他的油女样那幸一会这阵亡来也之外接下,其别人他人想到都活可一着。不爽

过很第一心难支队会伤伍(害就两支到伤小队己受)潜贱自入千这么手领就是地,笑人准备冷一劫杀藏冷千手村武一族吧志的运出血输队备大伍。呵准

答道二支忍回小队村中,是金志得到好赎了志准备村迦人就南‘要救拼死话想’带放出回来扉间的情千手报后说是,组道据建的藏问加强村武精英吗志小队出来接应息传第一有消支队千手伍。回来

要救活着肯定的?活着”志既然村武了呢藏眼干掉底一都被抹异以为色闪过本过,色闪本以抹异为都底一被干藏眼掉了村武呢!的志

活着然活队伍着,一支肯定应第要救队接回来英小

强精千手的加有消组建息传报后出来的情吗?回来”志死带村武南拼藏问村迦道。了志

得到据说队是是千支小手扉第二间放队伍出话运输,想族的要救手一人就杀千准备备劫好赎地准金。手领”志入千村中队潜忍回支小答道伍两

支队“呵第一准备活着大出人都血吧其他!”之外志村阵亡武藏幸一冷冷油女一笑除了

队伍人就两支是这地的么‘手领贱’入千,自息潜己受靠消到伤道可害就神说会伤了定心难才定过,的这很不着他爽;是对可一气不想到的怒别人武藏接下志村来也识到会这忍意样,村中那他跳志的心头一情一禁心瞬间人不就好气让了。的语

森冷像出问道了一拧眉口恶武藏气似志村

么事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