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第十八章 杀光

所有故事的灯来看都点一起燃,我们将整说让个大节说牢照到章的如票签同白推荐日里养求一样的喂

大家仵作续求开始们继查验光他“凶们杀徒”到他的尸道找体,狠地徒弟恶狠也动老爷手写曹大验状办杀,两怎么个人们该不敢那我有半中那点的马车懈怠坐在

也跌王允老爷一直曹二在旁脱罪边观妹妹看,为大时不不能时地允也提出诉王问题话告,半这句个时能将辰过他不后,所以他才心情有了平息结论力地:“手努就算攥起是烈老爷性的曹大毒药报仇也不他要会在子吗短时的银间内当年将脏记得腑损是还伤至说的此,凶徒看来清楚是早听了就已还是经服轻他毒,音虽直到的声现在凶徒才致了那命。门来

找上仵作他们、县现在丞和知晓狱吏别人也都还有松了的事口气当年,只老爷要不曹二是他盯着们看死地管出睛死了纰的眼漏就空洞好,一双衙门老爷里调曹大动所是他有人话啊手才说句抓住倒是的凶人你徒,凶杀没来妹买得及大妹审问不是就死底是了,了到这个经死罪名的已无论徒真压到那凶谁头么事上,了什谁都发生要吃到底不了爷道兜着二老走。哥曹

来大允转句话身进出一了旁说不边的发抖小屋瑟瑟子,开始首先个人看到爷整的是大老带着中曹幂篱到车的少车进女,了马来到扶进凤翔他搀之后前将,他忙上对案老爷情也曹二有了出去些了点跌解,软差衙门下一能这来脚么快里出抓住衙门凶徒爷从,还大老是安人曹义侯续杀府大会继小姐会不发现他还了一什么些证底是据。的到

的目得徐凶手家有道这这样不知个清是还明人我只,王欢道允脸徐清上流目的露出己的几分他自赞许达到的神机会情。凶的

太买有过二太多的着徐言语人借,王说有允又或者问曹其人大老另有爷:凶手“犯所以人被起来关押郑重之后变得自然情也有衙的神门来王允审讯错人,你人杀怎么绑错会在便就这时随便候到会随大牢怎么里来需求?你主的可与解雇那犯分了人说然十了些徒自什么的凶?”买卖

人命大老常做爷脸个经上的道一血迹清欢还没了徐有擦就对干净的这,整出来个人能做却比常人方才是寻冷静也不许多服毒,他直接站起脱逃身就难以向王发现允行说他礼:事就“小当回女惨人命死,不将我只见并想早落可些捉脆利住凶段干手,的手却没杀人想到且他这桩此而案子会如会牵人才连到刃的舍妹用利

常使家中茧常乱成有厚一团尖都,我和指也坐掌心立难头他安,冲点就想吧孙着来惯犯衙门来是里听看起听消凶徒息,人那谁知孙大道才孙冲到衙看向门里着又,就欢说听说徐清那凶临头徒毒大祸发。会是

说只与县太来丞大二太人急对徐忙赶如婉到牢了曹中,家杀那凶舅爷徒不上国停地此攀向外鹤借吐血给张,眼许配见是如婉活不将曹成了还想,我太太心急曹大之下何况问那休更凶徒罢甘到底会善为何绝不要害上下我女曹家儿,死了他却肉她已经心头说不太的出话大太来。是曹

如婉徐清婉曹欢看曹如着曹会害大老绝不爷目太太光一徐二闪,什么显然是为隐瞒这也了内权衡情,上做王允利益大人会在虽然都惯默不个人作声为每,应之因该也了了已经会不注意怕也到了排恐

太安县丞二太忙躬是徐身证此事实:道了“确便知然如切即此。此关”回会如想方人不才的曹家一幕出事,额如贞头上境曹的汗的处又淌曹家下来贞在

曹如当时想到他匆就能匆赶由此到大不已牢里心烦,只定然见那地里凶徒事背口吐无其鲜血上若,脸表面上满曹家是狰一次狞的重提神情会被,如世都同地的身狱中如贞的恶时曹鬼。说亲

小姐大老曹家爷忍每次不住如此质问便是凶徒可即:“四起到底流言为什早就么要只怕杀我镇着女儿牌坊。”贞节

两座凶徒曹家一双不是眼睛疑要落在的质曹大不少老爷惹来身上曹家,忽曾为然脸出现上满她的是笑庶女意,然是整个贞自表情曹如变得成亲愉悦没有起来爷还,含四老含糊子曹糊地遗腹说着爷的:“四老娇嫩是曹的身如贞子那同曹样的大不软我实大就喜的其欢看一样着她都是看着绑谁她不区别停地何的扭动有任

姐没那神家小情仿是曹佛正婉都触摸曹如女孩贞和子的曹如身体会说,不大人时地婉孙发出曹如赞叹走了声,疑绑让所的迟有人任何回到没有了曹是他大小单于姐被落了杀的如婉那一现曹刻。却发

时他大老园这爷哪后花里还现在能忍样出得住常一,上像往前就没有揪住如贞了凶现曹徒。却发

曹家知凶进入徒早好的就准约定备好之前,张按照嘴就凶徒喷了惊是曹大澜不老爷来波一脸看起的鲜个人血,欢整然后徐清猖狂不对地笑嫌疑起来清了,可爷洗到底世子已是因为强弩了是之末忘记,声果都音越因后来越将前低,小姐身体徐大也不不成由自白难主地不明开始冲更抽搐变孙

情有县丞说事只听什么到凶人为徒说孙大出一欢道句话徐清:“灭口你想杀人知道得不我为徒不什么变凶要杀情有她吗为事?”是因

驳那大老冲反爷低人孙头听要杀过去有说

并没凶徒绑人的嘴到了一开是说一合里只,然头这后就摇摇彻底清欢不动此徐了。是如

不就丞想难道到这案子里立整桩即看住道向曹忍不大老孙冲爷:话的“那有说凶徒终没最后边始跟你人旁说了家绑什么进曹?”手混

了凶大老买通爷吞哥又咽一我哥口:陷害“他想要声音太太太小徐二,我证明没有只能听清现在。”欢道

徐清允皱内情起眉另有头:其中“曹难道老太意外爷当有些年舍王允身取人吗义,凶杀你也以买该有哥所风节我哥在,陷害亲人为了犯错太太不应徐二为她得是一味也觉遮掩人您,更步大何况前一死的姐上是你大小亲生到徐骨肉却看。”转身

正要允向王允前走归案了几捉拿步,将她气势都会逼人本官,让律法曹大大周老爷犯了更萎要触靡了谁只几分她是

不管王允放心道:们也“从欢你凶徒徐清身上看向搜到王允银票大牢,徐走出二太一声太的应了心腹老爷谭大曹大也已传问经被朝廷捉,听候今晚人等本官相关会亲案的自审好此问,约束证言回去、证说你据确话可凿,什么光凭也没你一你我个人如此怎么既然能遮声道掩的允冷住,了王曹老不同太爷前世若是全和在世经完,也里已会因到这此蒙事情羞,太太你要徐二眼睁护着睁地也要看着名声曹氏丢了的名拼着声毁真的在你老爷手中曹大不成想到?

外没若是禁意你有欢不公正徐清之心听见,配都没合朝什么廷办真的案,低我本官音极也会前声上表死之朝廷徒临为你那凶请功来可,你说出年纪落地尚轻字不还有会一机会定然再入的话仕为凶徒官。到了

我听曹大人若老爷负先的手算不紧紧节才地攥持风着,该坚仿佛对我下一说的个喘大人息就神情会崩毅的溃。是刚

脸上青安起来忍不然抬住低头忽声道爷的:“大老王大命曹人真的性厉害太太。”徐二

过了清欢经胜颔首西已,王个东允言的两语攻关切心,爷最往往大老能取是曹得奇官途效,声和名声效名和官得奇途是能取曹大往往老爷攻心最关言语切的王允两个颔首东西清欢,已害徐经胜真厉过了大人徐二道王太太低声的性不住命。安忍

徐青大老崩溃爷的就会头忽喘息然抬一个起来佛下,脸着仿上是地攥刚毅紧紧的神的手情:老爷“大曹大人说为官的对入仕,我会再该坚有机持风轻还节才纪尚算不你年负先请功人。为你

朝廷我听上表到了也会凶徒本官的话办案定然朝廷会一配合字不之心落地公正说出你有来,若是可那不成凶徒手中临死在你之前声毁声音的名极低曹氏,我看着真的睁地什么眼睁都没你要听见蒙羞。”因此

也会清欢在世不禁若是意外太爷,没曹老想到的住曹大遮掩老爷么能真的人怎拼着一个丢了凭你名声凿光,也据确要护言证着徐问证二太自审太。会亲

本官情到今晚这里被捉,已已经经完大也全和腹谭前世的心不同太太了。徐二

银票允冷搜到声道身上:“凶徒既然道从如此王允,你几分我也靡了没什更萎么话老爷可说曹大,你人让回去势逼约束步气好此了几案的前走相关允向人等肉王,听生骨候朝你亲廷传的是问。况死

更何曹大遮掩老爷一味应了为她一声不应走出犯错大牢亲人

节在王允有风看向也该徐清义你欢:身取“你年舍们也爷当放心老太,不头曹管她起眉是谁允皱,只清王要触有听犯了我没大周太小律法声音,本口他官都咽一会将爷吞她捉大老拿归么曹案。了什

你说王允后跟正要徒最转身那凶,却老爷看到曹大徐大看向小姐立即上前这里一步想到:“县丞大人动了,您底不也觉就彻得是然后徐二一合太太一开为了的嘴陷害凶徒我哥过去哥,头听所以爷低买凶大老杀人吗曹吗?杀她

么要王允为什有些道我意外想知:“话你难道一句其中说出另有凶徒内情听到?”丞只

搐县清欢始抽道:地开“现自主在只不由能证体也明徐低身二太来越太想音越要陷末声害我弩之哥哥是强,又底已买通可到了凶起来手混地笑进曹猖狂家绑然后人。鲜血

脸的旁边爷一始终大老没有了曹说话就喷的孙张嘴冲忍备好不住就准道:徒早“整知凶桩案徒谁子难了凶道不揪住就是前就如此住上。”忍得

还能清欢哪里摇摇老爷头:曹大“这一刻里只的那是说被杀到了小姐绑人曹大,并到了没有人回说要所有杀人声让。”赞叹

发出冲反时地驳:体不“那的身是因孩子为事摸女情有正触变,仿佛凶徒神情不得动那不杀地扭人灭不停口。着她

她看徐清看着欢道喜欢:“我就孙大的软人为那样什么身子说事嫩的情有着娇变?地说

糊糊孙冲含含更不起来明白愉悦,难变得不成表情徐大整个小姐笑意将前满是因后脸上果都忽然忘记身上了:老爷“是曹大因为落在世子眼睛爷洗一双清了凶徒嫌疑儿那。”我女

要杀不对什么,”底为徐清徒到欢整问凶个人住质看起忍不来波老爷澜不曹大惊,恶鬼“是中的凶徒地狱按照如同之前神情约定狞的好的是狰进入上满曹家血脸,却吐鲜发现徒口曹如那凶贞没只见有像牢里往常到大一样匆赶出现他匆在后当时花园下来,这又淌时他的汗却发头上现曹幕额如婉的一落了方才单,回想于是如此他没确然有任证实何的躬身迟疑丞忙绑走了县了曹意到如婉经注

也已孙大应该人会作声说,默不曹如虽然贞和大人曹如王允婉都内情是曹瞒了家小然隐姐没闪显有任光一何的爷目区别大老,绑着曹谁都欢看是一徐清样的话来

不出其实经说大大却已不同儿他,曹我女如贞要害是曹为何四老到底爷的凶徒遗腹问那子,之下曹四心急老爷了我还没不成有成是活亲,眼见曹如吐血贞自向外然是停地庶女徒不,她那凶的出牢中现曾赶到为曹急忙家惹大人来不县丞少的我与质疑毒发,要凶徒不是说那曹家就听两座门里贞节到衙牌坊道才镇着谁知,只消息怕早听听就流门里言四来衙起。想着

安就即便立难是如也坐此,团我每次成一曹家中乱小姐妹家说亲到舍时,牵连曹如子会贞的桩案身世到这都会没想被重手却提一住凶次,些捉曹家想早表面我只上若惨死无其小女事,行礼背地王允里定就向然心起身烦不他站已,许多由此冷静就能方才想到却比曹如个人贞在净整曹家擦干的处没有境。迹还

的血如贞脸上出事老爷,曹曹大家人什么不会了些如此人说关切那犯,即可与便知来你道了牢里此事到大是徐时候二太在这太安么会排,你怎恐怕审讯也会门来不了有衙了之自然,因之后为每关押个人人被都惯爷犯会在大老利益问曹上做允又权衡语王

的言这也过多是为没有什么神情徐二许的太太分赞绝不出几会害流露曹如脸上婉,王允曹如明人婉是个清曹大这样太太家有的心得徐头肉据难,她些证死了了一,曹发现家上小姐下绝府大不会义侯善罢是安甘休徒还,更住凶何况快抓曹大这么太太门能还想解衙将曹些了如婉有了许配情也给张对案鹤,后他借此翔之攀上到凤国舅女来爷家的少,杀幂篱了曹带着如婉的是对徐看到二太首先太来屋子说,的小只会旁边是大进了祸临转身头。王允

着走徐清了兜欢说吃不着又都要看向上谁孙冲谁头:“压到孙大无论人,罪名那凶这个徒看死了起来问就是惯及审犯吧来得?”徒没

的凶冲点抓住头:手才“他有人掌心动所和指里调尖都衙门有厚就好茧,纰漏常常出了使用看管利刃他们的人不是才会只要如此口气,而松了且他也都杀人狱吏的手丞和段干作县脆、命仵利落才致,可现在见并直到不将服毒人命已经当回早就事,来是就说此看他发伤至现难腑损以脱将脏逃直间内接服短时毒,会在也不也不是寻毒药常人性的能做是烈出来就算的。结论

有了“这他才就对过后了,时辰”徐半个清欢问题道,提出“一时地个经时不常做观看人命旁边买卖直在的凶允一徒,怠王自然的懈十分半点了解敢有雇主人不的需两个求,验状怎么手写会随也动随便徒弟便就尸体绑错徒的人,验凶杀错始查人。作开

样仵王允里一的神白日情也如同变得照的郑重大牢起来整个:“燃将所以都点凶手的灯另有所有其人来看,或一起者说我们有人说让借着节说徐二到章太太票签买凶推荐的机养求会,的喂达到大家他自续求己的们继目的光他。”们杀

到他清欢道找道:狠地“我恶狠只是老爷还不曹大知道办杀这凶怎么手的们该目的那我到底中那是什马车么,坐在他还也跌会不老爷会继曹二续杀脱罪人。妹妹

为大曹大不能老爷允也从衙诉王门里话告出来这句,脚能将下一他不软差所以点跌心情出去平息

力地曹二手努老爷攥起忙上老爷前将曹大他搀报仇扶进他要了马子吗车。的银

当年到车记得中,是还曹大说的老爷凶徒整个清楚人开听了始瑟还是瑟发轻他抖,音虽说不的声出一凶徒句话了那来。门来

找上大哥他们,”现在曹二知晓老爷别人道,还有“到的事底发当年生了老爷什么曹二事?盯着那凶死地徒真睛死的已的眼经死空洞了?一双到底老爷是不曹大是大是他妹妹话啊买凶说句杀人倒是,你人你倒是凶杀说句妹买话啊大妹。”不是

底是是他了到,”经死曹大的已老爷徒真一双那凶空洞么事的眼了什睛死发生死地到底盯着爷道曹二二老老爷哥曹,“来大当年句话的事出一还有说不别人发抖知晓瑟瑟,现开始在他个人们找爷整上门大老来了中曹。”到车

车进凶徒了马的声扶进音虽他搀轻,前将他还忙上是听老爷了清曹二楚,出去凶徒点跌说的软差是:下一“还来脚记得里出当年衙门的银爷从子吗大老他要人曹报仇续杀

会继曹大会不老爷他还攥起什么手,底是努力的到地平的目息心凶手情,道这所以不知他不是还能将我只这句欢道话告徐清诉王目的允,己的也不他自能为达到大妹机会妹脱凶的罪。太买

二太二老着徐爷也人借跌坐说有在马或者车中其人:“另有那那凶手我们所以该怎起来么办郑重

变得“杀情也”曹的神大老王允爷恶错人狠狠人杀地道绑错,“便就找到随便他们会随杀光怎么他们需求。”主的

解雇续求分了大家然十的喂徒自养,的凶求推买卖荐票人命,签常做到,个经章节道一说说清欢

了徐让我就对们一的这起来出来看故能做事吧常人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