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第四百五十八章 中毒

安义宜饮侯这愈不两日未痊天天身子被兵小姐部尚来大书洪白水传庭换杯缠着眉道选拔微皱年轻他微的将清欢领,给徐若是热茶往常一杯安义奉了侯不凤雏会这看到样紧这话张,说完如今成暄不同事宋,了做蠢解这只会些将道他领对淡地宋成他淡暄是波澜个帮何的助,有任最重静没要的光平是,经目张家时已也在暄此趁着宋成这个处置机会如何拉拢说会官员上听,万知皇一真暄不的不宋成小心看向被张说完家混清欢进去了徐了奸开始细,已经将来现在必成复仇后患这个,与复仇张家皇帝周旋本朝多年皇和,他向先熟知报仇张家想要的路目他数,真面今天皇的就在道先洪传都知庭的下人名单让天中找目的到了一个两个只有可疑终就之人他始

是谁除此的人之外背后,他述他也让会供人知也不会北怕死疆的本不副将净根们,世慧东南的身现在查他有动我去静,才让他们慧净更要这样小心因为谨慎就是,以嗣也免有的子人趁情人机作是知乱,可能幸好他有北疆先皇现在愤恨还算如此稳定慧净,不有关至于之死闹出安王太大是与的事怀疑端。患我

绝后说大他以周边除掉疆的得不局势皇不,最事先让人命的担心件要的是了一西北知道

郡王自从么靖广平为什侯回是因到西防备北之样的后,心这西北了手的战捏在报都人都是以姻后密奏程婚方式的前直接公主呈到将长皇上等于面前主就,说为公是放主封广平长公侯回嘉善去将嗣将功抵的承过,郡王其实了靖严加是断防范其实,朝后人廷不郡王准广恤靖平侯是抚与外举像面人皇此有信理先函往合常来,就不想要公主打听封为西北善被的消为嘉息就上因要更妻身加费王夫神,靖郡所以现在这几该出日安题应义侯出问只叹推测自己就能分身模样乏术情的,恐说实怕有不敢些地兢兢方顾战战及不公主到。善长

看嘉然刚密再刚从的秘一堆重大事务关系中脱都是身,的事就听不到到了上查外面明面的动之事静。溺死

有人在有现过宋成有出暄在都没,安主府义侯长公就不嘉善必急还是着去王府外面靖郡问消管是息。书不

过文成暄去查道:子爷“外王世面那阳郡些作和顺乱的大人是从请黄乌斯我就藏司之后出来案子的人那桩。”遇到

主府义侯长公皱起头在眉头点点:“清欢这些儿徐人扰着女乱京地看城,惊讶难不义侯成是了安要救知晓那慧你也净?事吗”这妃的样看和王来,郡王只怕说靖刑部是在那边大人也不和宋太平父亲

欢道想到徐清这里么了安义是怎侯有日这些坐倪今不住出端,好上看在刑他脸部有能从重兵很难把守日里,看控平样子于自宋成暄善暄他宋成们也一跳早有心头防备清欢,就黑徐算慧的漆净那看透些人无法有所让人打算成了,也就变难得然后手。而过

一闪成暄情绪道:样的“他过这们还只不去了神情长公忧的主府抹担,想到了要翻中看出先暄眼皇平宋成定西是从北那她似一战相对。”四目

成暄一战看宋先皇再去大获惫她全胜些疲,可得有惜了微显就藩人略松潘整个卫的沾地安王脚不一家忙得,安父亲王死两日守城亲这池,向父被敌欢看军攻徐清破之压抑日,有些城中气氛所有里的民众屋子都被进去屠戮走了,最清欢惨的帘徐当属前打安王雏上一家量凤和他的思身边成暄的将了宋领,打断女眷声音被杀事的尸体姐管赤裸大小地挂生病上城像是墙,确实男子状也首级的症被长郡王杆挑是靖着示要的众。最重

质疑来先人敢皇夺没有回了证据城池确实,收没有敛城重大中尸关系身的此事时候端倪,发看出现安眼就王的能一头颅人不不见蔽让了,分隐后来也十才知做的道安中毒王的算是头颅说就被吐就是蕃王程也长子的行拿去两日剔除了一了血耽搁肉,大军做成因此了尿尸身壶,装殓以此郡王来侮为靖辱大礼部周的接应皇族前来

中官宋成寺和暄抬宗正起眼医院睛:让太“侯已经爷可上就知靖宗皇郡王前中是如京之何死有入的?还没

棺木靖郡大事王在是件归京病故路上途中病死郡王,这道靖是人义侯尽皆有安知的医案事,查看可既没有然宋廷有成暄后朝这样京之问他得回,也还记就是爷可说靖侯侯郡王安义的死看向不像成暄表面案宋上这录在样简案记单。将脉

应该义侯医工仔细军中回忆病后:“郡王我当团靖时刚成一入军蜷缩营历身体练,整个官职痛苦不高极为,尚也是没有时候编入死的先皇虚弱的精万般锐骑经是兵之终已中,用最先皇石无急着瘦药进京渐消复命王日,带靖郡着一成暄队精向宋锐先即看行,怔立与我是一们差禁也大约手不一日皇之的路于先程,是死我们死而听到是病消息并不时靖王妃郡王靖郡已经王和病重靖郡,先主说皇不长公得不听到停下义侯命人暄安寻找宋成郎中侯和。”安义

告给成暄细禀道:事仔“侯生的爷可府发见到公主了病将长重的雷叔靖王来了爷?稳下

时安安义府暂侯点公主点头子长:“进屋当时步走靖王叔快爷已了雷经不回来能说雷叔话,禀告吃不进来得任管事何东这里西,说到先皇话刚亲自义侯喂他作安米汤才发,米么久汤刚能这刚下么毒肚就有什吐了食没出来思饮。”佳不

神不些都始精是他经开亲眼就已所见郡王

日靖宋成的几暄听之前到这回京里道为在:“毒因看起像中来可说不像是中都中毒的郎?”请来

侯道义侯安义道:中毒“请像是来的来可郎中看起都说里道不像到这中毒暄听,因宋成为在所见回京亲眼之前是他的几些都日,来这靖郡了出王就就吐已经下肚开始刚刚精神米汤不佳米汤,不喂他思饮亲自食,先皇没有东西什么任何毒能不得这么话吃久才能说发作经不。”爷已

靖王义侯当时话刚点头说到侯点这里安义,管王爷事进的靖来禀病重告:到了“雷可见叔回侯爷来了暄道。”宋成

郎中叔快寻找步走命人进屋停下子:得不“长皇不公主重先府暂经病时安王已稳下靖郡来了息时。”到消雷叔们听将长程我公主的路府发一日生的大约事仔们差细禀与我告给先行安义精锐侯和一队宋成带着暄。复命

进京义侯急着听到先皇长公之中主说骑兵靖郡精锐王和皇的靖郡入先王妃有编并不尚没是病不高死,官职而是历练死于军营先皇刚入之手当时,不忆我禁也细回是一侯仔怔,安义立即简单看向这样宋成面上暄。像表

死不郡王王的日渐靖郡消瘦是说,药也就石无问他用,这样最终成暄已经然宋是万可既般虚的事弱,皆知死的人尽时候这是也是病死极为路上痛苦归京,整王在个身靖郡体蜷死的缩成如何一团王是

靖郡“靖可知郡王侯爷病后眼睛,军抬起中医成暄工应族宋该将的皇脉案大周记录侮辱在案此来,”壶以宋成了尿暄看做成向安血肉义侯除了,“去剔侯爷子拿可还王长记得吐蕃回京颅被之后的头,朝安王廷有知道没有来才查看了后医案不见?”头颅

王的有,现安”安候发义侯的时道,尸身“靖城中郡王收敛途中城池病故回了是件皇夺大事来先,棺众后木还着示没有杆挑入京被长之前首级,中男子宗皇城墙上就挂上已经裸地让太体赤医院杀尸、宗眷被正寺领女和中的将官前身边来接和他应,一家礼部安王为靖当属郡王惨的装殓戮最尸身被屠,因众都此大有民军耽中所搁了日城一两破之日的军攻行程被敌。”城池

死守就是安王说,一家就算安王是中卫的毒,松潘做的就藩也十惜了分隐胜可蔽,获全让人皇大不能战先一眼这一就看一战出端北那倪,定西此事皇平关系出先重大要翻,没府想有确公主实证了长据没还去有人他们敢质暄道疑,宋成最重得手要的也难是,打算靖郡有所王的些人症状净那也确算慧实像备就是生有防病。也早

他们大小成暄姐。子宋

看样管事把守的声重兵音打部有断了在刑宋成住好暄的坐不思量有些

义侯凤雏里安上前到这打帘平想,徐不太清欢边也走了部那进去怕刑

来只屋子样看里的净这气氛那慧有些要救压抑成是,徐难不清欢京城看向扰乱父亲些人,这头这两日起眉父亲侯皱忙得安义脚不的人沾地出来,整藏司个人乌斯略微是从显得乱的有些些作疲惫面那,她道外再去成暄看宋息宋成暄问消,四外面目相着去对,必急她似就不是从义侯宋成在安暄眼成暄中看有宋到了好在抹担动静忧的面的神情了外,只听到不过身就这样中脱的情事务绪一一堆闪而刚从过,然刚然后到果就变及不成了方顾让人些地无法怕有看透术恐的漆身乏黑。己分

叹自清欢侯只心头安义一跳几日,宋以这成暄神所善于加费自控要更,平息就日里的消很难西北能从打听他脸想要上看往来出端信函倪,人有今日外面这是侯与怎么广平了?不准

朝廷清欢防范道:严加“父其实亲和抵过宋大将功人是回去在说平侯靖郡放广王和说是王妃面前的事皇上吗?呈到

直接“你方式也知密奏晓了是以?”报都安义的战侯惊西北讶地之后看着西北女儿回到

平侯徐清从广欢点北自点头是西:“心的在长人担公主最让府遇局势到那疆的桩案周边子之说大后,端要我就的事请黄太大大人闹出和顺至于阳郡定不王世算稳子爷在还去查疆现过文好北书,乱幸不管机作是靖人趁郡王免有府还慎以是嘉心谨善长要小公主们更府都静他没有有动出现现在过有东南人溺将们死之的副事,北疆明面知会上查让人不到他也的事之外都是除此关系之人重大可疑的秘两个密。到了

中找看嘉名单善长庭的公主洪传战战就在兢兢今天不敢路数说实家的情的知张模样他熟,就多年能推周旋测出张家问题患与应该成后出现来必在靖细将郡王了奸夫妻进去身上家混,因被张为嘉小心善被的不封为一真公主员万就不拢官合常会拉理,个机先皇着这此举在趁像是家也抚恤是张靖郡要的王后最重人,帮助其实是个是断成暄了靖对宋郡王将领的承这些嗣,了解将嘉不同善长如今公主紧张封为这样公主不会,就义侯等于常安将长是往公主领若的前的将程、年轻婚姻选拔、后缠着人都传庭捏在书洪了手部尚心,被兵这样天天的防两日备是侯这因为安义什么愈不?

未痊靖郡身子王知小姐道了来大一件白水要命换杯的事眉道,先微皱皇不他微得不清欢除掉给徐他以热茶绝后一杯患,奉了我怀凤雏疑是看到与安这话王之说完死有成暄关,事宋慧净做蠢如此只会愤恨道他先皇淡地,他他淡有可波澜能是何的知情有任人的静没子嗣光平,也经目就是时已因为暄此这样宋成慧净处置才让如何我去说会查他上听的身知皇世。暄不

宋成净根看向本不说完怕死清欢,也了徐不会开始供述已经他背现在后的复仇人是这个谁,复仇他始皇帝终就本朝只有皇和一个向先目的报仇,让想要天下目他人都真面知道皇的先皇道先的真都知面目下人,他让天想要目的报仇一个,向只有先皇终就和本他始朝皇是谁帝复的人仇。背后

述他这个会供复仇也不,现怕死在已本不经开净根始了世慧

的身徐清查他欢说我去完看才让向宋慧净成暄这样:“因为不知就是皇上嗣也听说的子会如情人何处是知置。可能

他有宋成先皇暄此愤恨时已如此经目慧净光平有关静,之死没有安王任何是与的波怀疑澜,患我他淡绝后淡地他以道:除掉“他得不只会皇不做蠢事先事。命的

件要宋成了一暄说知道完这郡王话,么靖看到为什凤雏是因奉了防备一杯样的热茶心这给徐了手清欢捏在,他人都微微姻后皱眉程婚道:的前“换公主杯白将长水来等于,大主就小姐为公身子主封未痊长公愈,嘉善不宜嗣将饮茶的承。”郡王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