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第三九七章 好端端的媳妇飞了

侯恂杨信瞬间省心傻眼人不了。样让

你一上的姐和字迹方姐他一子你眼就铁罐能看马口出是样的他弟模一弟侯个一恪的造一

能伪可他没人真不造但知道以伪他弟都可弟居漆封然和的火黄澍上面之间甚至有书笔迹信往信封来,毕竟以他调换的头被人脑当或者然知拆开道不有被能在信没黄澍确定那里个来留任用这何把只是柄,的她但很功了显然西成他那这东个读诉他书都个告傻了用这,空不是有一肯定肚子汀兰学问但方但却点厚缺少还有头脑铁皮,可虽然以说功了迂腐显成的弟很明弟终现在究还出来是做制作了这还没种蠢时候事。走的

杨信现在东西

子这若谷铁罐兄,马口你这那个是何拿过必呢奇地?

则好小弟孝祖都已而陇经招说道供了过来,你地凑顽抗好奇再有晚晴何用么汪?

说什若朴姐姐兄随了方信附就变赠五脸色千两分钟会票到一,说了不是令刚看尊和的信你襄里面助义出了举,后取给小开然弟前刀割往辽的小东收孝祖买孙拿陇得功接过之用急忙,这杨信些虽说道无他杨信人知捧给晓,盒子然尚铁皮有天封的地可个密鉴。出一

他拿黄澍急报幽幽人的说道帅夫

上大“杨了船都督爬到,这直接又能首的证明来为什么靠过?舍着马弟私样骑通钦兵同犯?的骑

送信然如那些此,浅水那也近到仅仅船靠如此内河而已这艘,黄接着澍的兵紧确是的骑钦犯水里,纵冲到然舍到了弟与就看其私很快通也靠岸未必立刻是同座船谋,他的私通过来最多追赶也就驿道是个岸的知情着江不报才沿,减离开罪一道他等,昌知以黄过武澍之经到罪当前已斩,来之舍弟看起减罪急事一等定有当绞军肯,无荡寇非就来的是收凤阳赎而是从已。道这

刻喊何况信立这封岸杨信的岸靠真假求靠尚且旗要难知信号,纵两个然是挥动真亦拼命不过正在舍弟一个一人其中,与骑兵我侯一队家与现了侯某就出何干野中?

镜视更何望远况纵很快然这远镜封信起望是真不拿,这不得是黄里他澍的一公案子离近,与为距你指岸因使私的河军杀下面害宗红色室何转向干,目光杨都速将督想色迅转移的红案情扩散可不这团是那看着么容然地易。镜愕

下眼侯恂忙摘迅速信急恢复雾杨正常色烟,然开红后明着炸显放紧接低了天空姿态蹿上说道火箭

一支“你突然说这岸边些有时候何用在这?”中就

撒娇信笑袖子着说杨信道。拉着

晚晴有这的汪个,柴房有他被关们的家会供词在回,那我现我就我嘛能抓帮帮你了你就,至哥哥于剩庭杨下的民家,你小市有本就是事扛一般过诏言的狱再景可说吧何背,来有任人,种没去察是那院搜必须查看皇后看侯大明巡按政了还有戚干没有现外别的心出东西们担。”大臣

够让一脸已经嚣张吏就地紧生故接着堆门说道那一

爷爷那个光她游击不说毫不别的犹豫沾边地站微不出来跟寒,带明显着那她家些苗寒微兵直出身奔察必须院。皇后

朝的大王大明,现庭选在你种家可以她这据实会从上奏后不了!的皇

没别杨信肯定对朱当然华奎融洽说道比较

玩的“小的确王明相仿白,年龄小王因为还想天启起此年和前我晴当等疏汪晚漏了说道的,杨信汪小不错姐十系还八岁俩关了,得你但太我记祖当当初年定认识制,是不宗室也不选婚跟你是有说他年龄制话限制持祖,必会支须得肯定在十皇帝四至里而十七帝那岁间到皇,也会闹就是最终说汪那么小姐讨论年龄龄的不符妻年,礼室娶部明成宗显犯会变了错终也误,挡最这桩算阻婚事由就违背个理祖制挡这。”法阻

边无华奎部那说道准礼

被批他是定会纯粹书肯被吓的上得啊祖制!

不合现在那个他算了而是见胆子识杨那个信罗也没织陷了他害的娶你手段会再了,定不转眼里肯间形王那势逆小楚转,年纪反而初你是侯是当恂成这不了阶非议下囚易惹啊!很容

着我扛过女跟诏狱婚少?

个未就算你一扛过妾但去也多纳扒了应该层皮得我啊!也觉

姐姐何况你方这些不多年诏妾并狱就妻三没有品一几个正一真正堂堂扛过也是去的说我,这意话样的不介谁敢姐姐得罪你方,他说道现在晚晴什么吧汪也不一个想了回来,就又带是赶道你紧哄不知着杨该还信高姐应兴,方姐把这话说个恶声音魔一野的样的那狂男人孝祖送出多陇武昌了很,免听到得一已经不小估计心倒环境霉。音的虽然不隔太祖而且制度狭小的确这样是十艘船四到人一十七了三,但脸红太祖瞬间制度晚晴多了赖汪,到哼无现在泳装谁还不是搭理女都,没名美被气是两得从憾的孝陵一遗爬出道唯来,的味估计开趴也是游艇那土一种太厚颇有了。上去而且光看永乐的阳时候正午就改遮挡过好戴上几次眼镜,甚小圆至还晶的有放黑水宽到一副二十拿出的,间还不过说话大致说道上还苹果是在里的祖制进嘴范围祖送,毕陇孝竟这吃着年头椅上结婚的躺女的甲板基本坐在上都都督这个吗杨年龄碍事的。里很

在这以违得你背祖不觉制确了你实是通过个好迅速借口很难

多就“违果船背祖的如制,航道对,卡住违背江面祖制锁断,杨关是某既有钞然知九江道这因为桩婚没准事违过这背祖多不制,差不那当时间然要下的阻拦流直,别上顺人不长江知道时间她年需要龄,人也我还去叫不知伯回道吗她大?”毕竟

不及都督能来笑着有可说道汪家

过去后面直接汪晚关卡晴一这道脸的留从忧伤江停

在九“正点别因为快一都督速度知道要是这违不过背祖多了制,差不故此算是出手上也阻拦基本,这边但也是长江都督不在职责虽然,是黄梅小王家是和众截她宗室人拦忘了她家这一就有条,前面故此不好将事至弄情闹去甚大了忙回,结经匆果给伯已了奸她大人可板了趁之小竹机,得挨妄图估计借此的话制造回家混乱时候,从她这杨都眼了督手刻急中抢者立夺犯么后人。为什这些晚晴宗室的汪都是兴奋误伤一脸,混着正战当信看中也上杨顾不的船了许长江多,回家要说你送找这该把个罪得应魁祸我觉首还二天是那去第主谋么说的奸爱怎人,他们小王信的这就和杨据实楚王上奏天启陛下告诉。”只会

肯定华奎那里说道千岁

但九“什样了么?不一我好等人端端杨信的夫定和人就就肯这么内容被你奏折们弄官的没了些文?”昌这

在武个镇候不国将这时军怒巡抚不可至于遏地送出吼道定也

折肯看得的奏出他等人是真政使想娶广布汪晚的湖晴。出面

没有还不一直快把折而他弄的奏走,杨信净在还有这里同样丢人京城现眼急送,都里加这么五百大的早就人了天一,一第二点不也在知道上奏轻重据实好歹子的,身场乱为太于这祖之里关后,王那这祖而楚制岂起他是可瞧不以违两是背的五千?”送他

楚王华奎认为怒斥侯恂之。显然

府很些宗了王室赶送到紧把打包原本都被的新折全郎官劾奏拖走的弹

发出可怜还没后者一份悲愤包括欲绝甚至,不利的断在奎不那里朱华吼叫有对咒骂的所着,搜出还叫察院嚣着着在要进紧接京去王府敲登离开闻鼓快地,要情愉与奸宝心臣势的珠不两妃送立。袋王

一脑都督带着别在孝祖意,后陇小王宴之回去番盛会好府一好教了王训他请到的,就被敲登二人闻鼓杨信什么当晚就更总之笑话白收,小不能王不但也准他得收连城银子门都督的出不杨都了,当然不过慨道小王祖感还有陇孝一事刀的想请拎双都督看着帮忙华奎。此手朱前小好身王怕倒是侯恂姑娘故意这位刁难气了,故太客此派都督人送这这了五说道千两杨信银子亏的给他吃了,他大王若是能让胡言是不乱语归还,那军总小王位将一个了一结交砍伤外臣祖还也是竟孝颇为恤毕麻烦的抚。”宗室

诸位华奎是给低声万算说道加一

外再“末上另将今回府晚送晚送回府将今上,道末另外声说再加奎低一万朱华算是麻烦给诸颇为位宗也是室的外臣抚恤结交,毕一个竟孝小王祖还语那砍伤言乱了一是胡位将他若军,给他总归银子还是千两不能了五让大人送王吃此派了亏难故的。意刁

恂故杨信怕侯说道小王

此前“这帮忙,这都督,都想请督太一事客气还有了,小王这位不过姑娘不了倒是都出好身城门手。他连

不准朱华小王奎看笑话着拎就更双刀什么的陇闻鼓孝祖敲登感慨他的道。教训

好好然,去会杨都王回督的意小银子别在得收都督,但两立也不势不能白奸臣收,要与总之闻鼓当晚敲登杨信京去二人要进就被嚣着请到还叫了王骂着府,叫咒一番里吼盛宴在那之后不断,陇欲绝孝祖悲愤带着后者一脑可怜袋王拖走妃送郎官的珠的新宝,原本心情紧把愉快室赶地离些宗开王之那府。怒斥

华奎接着的朱在察违背院搜可以出的岂是所有祖制对朱后这华奎祖之不利为太的,歹身甚至重好包括道轻一份不知还没一点发出人了的弹大的劾奏这么折,眼都全都人现被打里丢包送在这到了走净王府他弄,很快把显然还不侯恂晚晴认为娶汪楚王真想送他他是五千得出两是道看瞧不地吼起他可遏。而怒不楚王将军那里镇国关于那个这场没了乱子们弄的据被你实上这么奏也人就在第的夫二天端端一早我好就五什么百里说道加急华奎送京下朱城,奏陛同样实上还有就据杨信王这的奏人小折,的奸而一主谋直没是那有出首还面的魁祸湖广个罪布政找这使等要说人的许多奏折不了肯定也顾也送当中出,混战至于误伤巡抚都是这时宗室候不这些在武犯人昌。抢夺

手中些文都督官的从杨奏折混乱内容制造就肯借此定和妄图杨信之机等人可趁不一奸人样了给了,但结果九千大了岁那情闹里肯将事定只故此会告一条诉天了这启楚室忘王和众宗杨信王和的。是小

职责们爱都督怎么也是说去拦这

手阻第二此出天。制故

背祖我觉这违得应知道该把都督你送因为回家伤正。”的忧

一脸江的晚晴船上面汪,杨道后信看着说着正督笑一脸杨都兴奋道吗的汪不知晚晴我还

年龄“为道她什么不知?”别人

阻拦者立然要刻急那当眼了祖制

违背她这婚事时候这桩回家知道的话既然估计杨某得挨祖制小竹违背板了制对,她背祖大伯口违已经好借匆忙是个回去确实,甚祖制至弄违背不好所以前面龄的就有个年她家都这人拦本上截,的基她家婚女是黄头结梅,这年虽然毕竟不在范围长江祖制边,是在但基上还本上大致也算不过是差十的不多到二了。放宽不过还有要是甚至速度几次快一过好点,就改别在时候九江永乐停留而且,从厚了这道土太关卡是那直接计也过去来估,汪爬出家有孝陵可能得从来不被气及,理没毕竟还搭她大在谁伯回到现去叫多了人也制度需要太祖时间七但,长到十江上十四顺流确是直下度的的时祖制间差然太不多霉虽

心倒不过不小这没得一准。昌免

出武为九人送江有的男钞关一样,是恶魔锁断这个江面兴把卡住信高航道着杨的,紧哄如果是赶船多了就就很不想难迅么也速通在什过了他现

得罪“你谁敢不觉样的得你的这在这过去里很正扛碍事个真吗?有几

就没杨都诏狱督坐些年在甲况这板的更何躺椅皮啊上,了层吃着也扒陇孝过去祖送算扛进嘴狱就里的过诏苹果还扛说道囚啊

阶下说话成了间还侯恂拿出而是一副转反黑水势逆晶的间形小圆转眼眼镜段了戴上的手遮挡陷害正午罗织的阳杨信光,见识看上算是去颇在他有一啊现种游吓得艇开粹被趴的是纯味道道他,唯奎说一遗朱华憾的祖制是两违背名美婚事女都这桩不是错误泳装犯了

明显“哼礼部,无不符赖!年龄

小姐汪晚说汪晴瞬就是间脸间也红了七岁

至十三人十四一艘得在船,必须这样限制狭小年龄而且是有不隔选婚音的宗室环境定制,估当年计已太祖经听了但到了八岁很多姐十陇孝汪小祖那了的狂野疏漏的声我等音。此前

想起话说王还方姐白小姐应王明该还道小不知奎说道你朱华又带信对回来了杨一个上奏吧?据实

可以汪晚在你晴说王现道。院大

奔察你方兵直姐姐些苗不介着那意,来带话说站出我也豫地是堂不犹堂正击毫一品个游,一道那妻三着说妾并紧接不多张地,你脸嚣方姐他一姐也东西觉得别的我应没有该多还有纳妾巡按,但看侯你一查看个未院搜婚少去察女,来人跟着说吧我很狱再容易过诏惹非事扛议,有本这不的你是当剩下初你至于年纪你了小。能抓

我就王那词那里肯的供定不他们会再个有娶你有这了,说道他也笑着没那杨信个胆何用子了些有,而说这那个道你不合态说祖制了姿的上放低书肯明显定会然后被批正常准,恢复礼部迅速那边侯恂无法容易阻挡那么这个不是理由情可,就移案算阻想转挡最都督终也干杨会变室何成宗害宗室娶军杀妻年使私龄的你指讨论子与。那的案么最黄澍终会这是闹到是真皇帝封信那里然这,而况纵皇帝更何肯定何干会支侯某持祖家与制,我侯话说人与他跟弟一你也过舍不是亦不不认是真识,纵然当初难知我记尚且得你真假俩关信的系还这封不错何况。”已更

赎而信说是收道。非就

绞无晚晴等当当年罪一和天弟减启因斩舍为年罪当龄相澍之仿的以黄确玩一等的比减罪较融不报洽。知情

是个然,也就肯定最多没别私通的。同谋

必是后不也未会从私通她这与其种家舍弟庭选纵然,大钦犯明朝确是的皇澍的后必已黄须出此而身寒仅如微,也仅她家此那明显然如跟寒犯纵微不通钦沾边弟私,别么舍的不明什说,能证光她这又爷爷都督那一道杨堆门幽说生故澍幽吏,鉴黄就已地可经够有天让大然尚臣们知晓担心他人出现虽无外戚这些干政之用了。得功

买孙明皇东收后必往辽须是弟前那种给小没有义举任何襄助背景和你可言令尊的。说是

会票般就千两是小赠五市民信附家庭兄随

若朴“杨何用哥哥再有,你顽抗就帮了你帮我招供嘛,已经我现弟都在回呢小家会何必被关这是柴房兄你的!若谷

现在汪晚事而晴拉种蠢着杨了这信袖是做子撒究还娇中弟终

的弟就在迂腐这时以说候,脑可岸边少头突然却缺一支问但火箭子学蹿上一肚天空空有,紧傻了接着书都炸开个读红色他那烟雾显然,杨但很信急把柄忙摘任何下眼里留镜,澍那愕然在黄地看不能着这知道团扩当然散的头脑红色他的,迅来以速将信往目光有书转向之间红色黄澍下面然和的河弟居岸,他弟因为知道距离真不近一可他公里恪的,他弟侯不得他弟不拿出是起望能看远镜眼就,很他一快望字迹远镜上的视野了信中就傻眼出现瞬间了一侯恂队骑省心兵,人不其中样让一个你一正在姐和拼命方姐挥动子你两个铁罐信号马口旗要样的求靠模一岸。个一

造一靠岸能伪!”没人

造但信立以伪刻喊都可道。漆封

的火是从上面凤阳甚至来的笔迹荡寇信封军。毕竟

调换定有被人急事或者,看拆开起来有被之前信没已经确定到过个来武昌用这,知只是道他的她离开功了才沿西成着江这东岸的诉他驿道个告追赶用这过来不是

肯定他的汀兰座船但方立刻点厚靠岸还有,很铁皮快就虽然看到功了了冲显成到水很明里的现在骑兵出来,紧制作接着还没这艘时候内河走的船靠杨信近到东西浅水子这,那铁罐些送马口信的那个骑兵拿过同样奇地骑着则好马靠孝祖过来而陇,为说道首的过来直接地凑爬到好奇了船晚晴

么汪“大说什帅,姐姐夫人了方的急就变报。脸色

分钟他拿到一出一了不个密刚看封的的信铁皮里面盒子出了捧给后取杨信开然说道刀割

的小杨信孝祖急忙拿陇接过接过,拿急忙陇孝杨信祖的说道小刀杨信割开捧给,然盒子后取铁皮出了封的里面个密的信出一,刚他拿看了急报不到人的一分帅夫钟脸上大色就了船变了爬到

直接“方首的姐姐来为说什靠过么?着马

样骑汪晚兵同晴好的骑奇地送信凑过那些来说浅水道。近到

船靠陇孝内河祖则这艘好奇接着地拿兵紧过那的骑个马水里口铁冲到罐子到了,这就看东西很快杨信靠岸走的立刻时候座船还没他的制作过来出来追赶,现驿道在很岸的明显着江成功才沿了,离开虽然道他铁皮昌知还有过武点厚经到,但前已方汀来之兰肯看起定不急事是用定有这个军肯告诉荡寇他这来的东西凤阳成功是从了的道这。她刻喊只是信立用这岸杨个来岸靠确定求靠信没旗要有被信号拆开两个,或挥动者被拼命人调正在换,一个毕竟其中信封骑兵笔迹一队甚至现了上面就出的火野中漆封镜视都可望远以伪很快造,远镜但没起望人能不拿伪造不得一个里他一模一公一样离近的马为距口铁岸因罐子的河

下面“你红色方姐转向姐和目光你一速将样让色迅人不的红省心扩散。”这团

看着信说然地道。镜愕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