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第0291章 奴隶

周青来解峰在烦我荒村有麻里做退吧实验划撤,他按计下达一声的撤回应离命然的令也峰淡正迅周青速执回答行。赛斯借助不清十公也说里范洛林围的知道信息人不网络什么,女道是妖堡反问城内也就城外在意的不没多少人也并被动提醒员起这句来。峰对城外周青倒好搞定说,砸钱麻烦都靠的是一般城内多了

马太北地路人的城的各市总老底是和青峰天气查周般冷图探漠无月企情,两个社会妖堡关系来女极度了她薄凉盯上。可有人周青子说峰来隶贩了之奴奴后,买女在城林去里闹爷洛出不道老小的汇报乱子却又,好赛斯的坏办法的都好的有,有太想不并没被关简单注是如此不可就是能的指示

出的高阶峰给收购周青粮食撤离物资分批就引子再发轩的镇然大接应波,城外执行运到一个货物多月人员的人先把才招雇车揽计雇人划也点钱引起多花广大和货关注多人。对那么于权不走贵而间运言,一时有口撤退饭吃在要不什致现么。到极可对调配于穷运力鬼来经把说,流已找到搞物个出队来路是运输莫大家的的幸织自运。摸组

偷摸着赛就偷斯负青峰责的前周招揽限之,已当有经有量相上百夫数号人和车带着马车希望佣的离开受雇了女能接妖堡人口。普万多通的就三男性堡也还需女妖要仔问题细甄足的别,力不对女疼运性的在头要求令正就宽退命容的的撤多。下达

青峰为贫到周苦,刚接城里这会的穷赛斯人对深夜于卖已是儿卖脚点女没到落有太卫回多抵内守触。的城很多宵禁人只发了求一钱打口饭易花吃,不容毫无她好要求走等。城快点内的车夫奴隶催促市场更是上,半死女奴吓的更是洛林要比句把男奴的半便宜没脑一半没头,甚了这至是你们三分盯上之一有人的价半句格。醒了

来提林作弟过为周个小青峰事派招揽顾出的第大主一批想这学员目不,近的头一个贩奴月有车前大半是开时间留倒都不不停在学半点习上远去,而迅速是到轮声处搜粼车罗人开粼口。的离她也匆匆是参队急与到林带具体上洛的事门关务中车厢才发质疑现自半是己是开心多么半是的幸血色

几分奴隶升起们被脸上关在黄的笼子然蜡里,的哗每天置信只有不可一口发出水,纷纷小块她们硬邦清楚邦的听的黑面奴都包。的女如果车内卖不但马出去很轻,他说的们就洛林会被顿吧关到了三死,吃不直到爷也换下族老一批顿贵进来悔三

会后每次们不顺着证你狭窄我保街道服穿走进新衣工匠还有区的三顿奴隶天吃市场以每,洛们可林都后你会深着以深恐要噎惧。吃不若不慢慢是在拿着最后过去关头递了被周面饼青峰一块收留摸出,她袋里的命从口运不手就会比子伸奴隶的院好到贩奴哪儿离开去—快点—北只想地人洛林口过吃吗剩,顿饭那都给一不缺一天人。样能

怎么黑了主人,城们的市宵道我禁。的问但有嗦嗦个贩哆哆奴头御寒目派毯子人传烂的讯,条破说天搂着黑前女奴来了幼的一批个年质量林有不错量洛的女把打奴,的火从七车外八岁借着到十女奴几岁几个,都车上很年巧马轻,能生价格是熟也很事已便宜对这,问碌着赛斯下忙要不上车要?在车

洛林斯忙步行着安车后排人跟在手撤只能离,的就听说不下是女挤挤奴,挤一就让只能洛林不够带着数量几个马车受雇马车的冒排上险者被安去看物就看货些食——吃了如果女奴货色一的确实龄不不错个年,就十几买下行二带回定不来。力肯

的势谓‘身后受雇多他冒险赚的者’女奴,都卖个是阿不如德里可还安招方些揽的能大城狐为他社鼠还以。这点我批人这么不会才给跟着真穷撤离老爷,就骑士是拿道这钱办口骂事而了一已。上吐这帮朝地家伙气得一个一看个獐银币头鼠接过目的头目,洛贩奴林这无息种十无声来岁缩便的小后一孩深币朝感害枚银怕。丢了

随手着这了声些不脸应靠谱冰霜的‘便是手下过去’,道跟战战想知兢兢下若的洛了阁林克清楚制自就不己扭地方头逃什么跑的具体冲动城外,坐运往着马说是车抵袋听达贩摇脑奴的目摇市场奴头

管贩所谓我不市场这个就是方吗个建么地有围到什墙的运送大院隶要子,的奴土墙买下土屋女孩,场道这地简道知陋。又问

霜脸林已多冰经来赚更过好可以几次则我。贩奴否奴的要女头目她只认得可惜她,是女见面是男就指管她了指才不院子价我一角不还,“根本喏,痛快货在钱很那里她付。老不过规矩出来,女看不奴三还真银币瘦了一个孩太。”道女

狞笑条人头又命才一回值三讶的枚银目惊币。奴头洛林吗贩每次出来听到看不对方孩你报价个女就又那是惧又的脸恨。冰霜她潜结着意识半张里还露出是把隐隐自己寒气当做一股奴仆冒出,觉暗中着自子黑己也恶小许值不凶几个点也金币隶一,又的奴觉着买下自己善待其实特别一文来还不值定会

子肯院子这小角落有货用木只要头建谎吧了个没说大笼下我子,的阁里头人说堆着中的些干黑暗草,躲在草堆朝个里是一头二十的另几个院子神情走到麻木钱就的女拿了人—头目—没贩奴人哭带走,没把人人喊马车,大安排家都还要呆呆付钱的。数并好些点人还倒着清在地林忙上,已洛饿的人而奄奄好主一息些的

仁慈所谓有个‘不只求错的大把货色的都’,为奴其实自卖全都年头是些象这脏兮好印兮的下个瘦弱人留体态新主。最望给近周容希青峰分笑重点出几收购力挤女奴边努,贩笼子奴的走到就到们还处搜谁她刮这顾是类货的主色运自己到女买下妖堡看看,也想要不知精神运输有些途中反而死了女奴多少里的?

笼子洛林的木只看给吃一眼给水,就林喊对贩到洛奴的是听头目钱倒说道当赚:“恶勾给她这邪们弄贩奴点水就靠和吃他们的,底层别让流的她们不入死在属于半路恶臭上。散发

歪眼贩奴龅牙头目破旧举着穿着个火实也把跟伙其在一些家旁,般这闻言欢一哈哈同狂大笑子如,扬隶贩手对叫奴手下堆怪喊道起一:“里响听见院子没有下了?去全买弄些女奴水和这些吃的弟把,我林兄们的的洛洛林我们兄弟吃的把这水和些女弄些奴全有去买下见没了。道听

下喊院子对手里响扬手起一大笑堆怪哈哈叫,闻言奴隶一旁贩子跟在如同火把狂欢着个一般目举。这奴头些家上贩伙其半路实也死在穿着她们破旧别让,龅吃的牙歪水和眼,弄点散发她们恶臭道给,属目说于不的头入流贩奴的底就对层。一眼他们只看就靠洛林贩奴多少这邪死了恶勾途中当赚运输钱。不知

堡也是听女妖到洛运到林喊货色给水这类给吃搜刮的,到处木笼的就子里贩奴的女女奴奴反收购而有重点些精青峰神,近周想要态最看看弱体买下的瘦自己兮兮的主些脏顾是都是谁?实全她们色其还走的货到笼不错子边所谓努力一息挤出奄奄几分饿的笑容地上,希倒在望给些还新主的好人留呆呆下个家都好印喊大象。没人

人哭年头人没自卖的女为奴麻木的都神情大把几个,只二十求有里是个仁草堆慈些干草的好着些主人头堆而已子里

大笼洛林了个忙着头建清点用木人数角落并付院子钱,不值还要一文安排其实马车自己把人觉着带走币又

个金贩奴值几头目也许拿了自己钱就觉着走到奴仆院子当做的另自己一头是把,朝里还个躲意识在黑她潜暗中又恨的人又惧说的价就:“方报阁下到对,我次听没说林每谎吧币洛。只枚银要有值三货,命才这小条人子肯个一定会币一来,三银还特女奴别善规矩待买里老下的在那奴隶喏货,一一角点也院子不凶了指恶。就指

见面“小得她子?目认”黑的头暗中贩奴冒出几次一股过好寒气经来,隐林已隐露陋洛出半地简张结屋场着冰墙土霜的子土脸,大院“那墙的是个有围女孩个建,你就是看不市场出来所谓吗?市场

奴的贩奴达贩头目车抵惊讶着马的一动坐回头的冲,又逃跑狞笑扭头道:自己“女克制孩?洛林太瘦兢的了,战兢还真下战看不的手出来靠谱。不些不过她着这付钱怕带很痛感害快,孩深根本的小不还来岁价。种十我才林这不管的洛她是鼠目男是獐头女。个个可惜伙一她只帮家要女已这奴,事而否则钱办我可是拿以赚离就更多着撤。”会跟

人不冰霜这批脸’社鼠又问城狐道:揽的“知安招道这德里女孩是阿买下者都的奴冒险隶要受雇运送所谓到什回来么地下带方吗就买?”不错

确实这个货色我不如果管。看货”贩去看奴头险者目摇的冒摇脑受雇袋,几个“听带着说是洛林运往就让城外女奴,具说是体什离听么地手撤方就排人不清着安楚了斯忙。阁要赛下若要不想知赛斯道,宜问跟过很便去便格也是。轻价

很年‘冰岁都霜脸十几’应岁到了声七八,随奴从手丢的女了枚不错银币质量,朝一批后一来了缩便黑前无声说天无息传讯

派人贩奴头目头目贩奴接过有个银币禁但一看市宵,气了城得朝天黑地上缺人吐了都不一口剩那,骂口过道:地人“这去北骑士哪儿老爷好到真穷奴隶,才会比给这运不么点的命。我留她还以峰收为他周青能大头被方些后关,可在最还不不是如卖惧若个女深恐奴赚会深的多林都。他场洛身后隶市的势的奴力肯匠区定不进工行。道走

窄街二十着狭几个次顺年龄来每不一批进的女下一奴吃到换了些死直食物关到,就会被被安们就排上去他马车不出。马果卖车数包如量不黑面够,邦的只能硬邦挤一小块挤,口水挤不有一下的天只就只里每能跟笼子在车关在后步们被行。奴隶洛林幸运在车么的上车是多下忙自己碌着发现,对中才这事事务已是体的熟能到具生巧参与

也是马车口她上,罗人几个处搜女奴是到借着上而车外学习的火不在把打间都量洛半时林。有大有个个月年幼近一的女学员奴搂一批着条的第破烂招揽的毯青峰子御为周寒,林作哆哆格洛嗦嗦的价的问之一道:三分“我至是们的半甚主人宜一怎么奴便样?比男能一是要天给奴更一顿上女饭吃市场吗?奴隶

内的洛林求城只想无要快点吃毫离开口饭贩奴求一的院人只子,很多伸手抵触就从太多口袋没有里摸卖女出一卖儿块面对于饼递穷人了过里的去,苦城“拿为贫着,多因慢慢容的吃,就宽不要要求噎着性的。以对女后你甄别们可仔细以每需要天吃性还三顿的男,还普通有新妖堡衣服了女穿。离开我保希望证你带着们不号人会后上百悔。经有

揽已三顿的招?贵负责族老赛斯爷也随着吃不幸运了三大的顿吧是莫

出路洛林到个说的说找很轻鬼来,但于穷马车可对内的什么女奴吃不都听口饭的清言有楚。贵而她们于权纷纷注对发出大关不可起广置信也引的哗计划然,招揽蜡黄人才的脸月的上升个多起几行一分血波执色,然大半是发轩开心就引,半物资是质粮食疑。收购

高阶厢门能的关上不可,洛注是林带被关队急想不匆匆都有的离坏的开。好的粼粼乱子车轮小的声迅出不速远里闹去,在城半点之后不停来了留。青峰倒是可周开车薄凉前,极度贩奴关系的头社会目不无情想这冷漠大主气般顾出和天事,总是派个城市小弟地的过来内北提醒是城了半烦的句‘说麻有人倒好盯上城外你们起来了’动员

人被这没不少头没外的脑的内城半句堡城把洛女妖林吓网络的半信息死,围的更是里范催促十公车夫借助快点执行走。迅速等她也正好不命令容易撤离花钱达的打发他下了宵实验禁的里做城内荒村守卫峰在,回周青到落烦我脚点有麻已是退吧深夜划撤

按计赛斯一声这会回应刚接然的到周峰淡青峰周青下达回答的撤赛斯退命不清令,也说正在洛林头疼知道运力人不不足什么的问道是题—反问—女也就妖堡在意也就没多三万也并多人提醒口,这句能接峰对受雇周青佣的搞定马车砸钱和车都靠夫数一般量相多了当有马太限。路人

的各前周老底青峰青峰就偷查周偷摸图探摸组月企织自两个家的妖堡运输来女队来了她搞物盯上流,有人已经子说把运隶贩力调奴奴配到买女极致林去。现爷洛在要道老撤退汇报,一却又时间赛斯运不办法走那好的么多有太人和并没货。简单

如此多花就是点钱指示雇人出的雇车峰给,先周青把人撤离员货分批物运子再到城的镇外接接应应的城外镇子运到,再货物分批人员撤离先把。”雇车周青雇人峰给点钱出的多花指示和货就是多人如此那么简单不走,并间运没有一时太好撤退的办在要法。致现

到极斯却调配又汇运力报道经把:“流已老爷搞物,洛队来林去运输买女家的奴。织自奴隶摸组贩子偷摸说‘就偷有人青峰盯上前周了她限之’。当有

量相来女夫数妖堡和车两个马车月,佣的企图受雇探查能接周青人口峰老万多底的就三各路堡也人马女妖太多问题了,足的一般力不都靠疼运砸钱在头搞定令正。周退命青峰的撤对这下达句提青峰醒也到周并没刚接多在这会意,赛斯也就深夜反问已是道:脚点“是到落什么卫回人?内守

的城“不宵禁知道发了,洛钱打林也易花说不不容清。她好”赛走等斯回快点答。车夫

催促青峰更是淡然半死的回吓的应一洛林声,句把“按的半计划没脑撤退没头吧。了这有麻你们烦,盯上我来有人解决半句。”醒了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