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第429章 想雪耻吗?

“林想又大人一眼在哪过去个衙他横门高这里就?想到”晏点了衡望的优过去唯一

是他“下也算官是待这太仆子看寺寺病秧丞,当过早前把他册后来没大典也从,下但却官曾可恶受过恶归侯爷伙可许多这家关照想想,才仔细使差堵但事圆些气满交驰有付。耻晏”林想雪复从想不容应就说对着嘛你这位么干靖王问那世子么事的话尝什

程孟“原这关来如起来此。爱不”晏实在衡转家伙向袁对这邺,觉得“这晏驰位林来了大人吗又真是前耻会说一雪话,不想难怪道你侯爷道难引为目光了知收回交,了才这么后退听下自禁来,情不在下他们也平睃到白生睃直出几们一分亲小厮近之边的心了在周。”往立

眼神完他着胸又看衡环向林人晏复:的敌“林共同大人们有是哪为我里人要因?听的需口音会你像是要理带点什么南方我为口音经病?”个神

他是我是认为江北不住人,是忍不过也还家母种话是南到这方人刻听,兴时此许因但此此我了他也沾认可染了已经几分底里她的然心口音驰纵。”去晏

要你我虽我需不是因为江南什么人,事做但却提这在江皱还南出头一生,驰眉少时门晏也在串个南边也去呆的程家时间过到颇长考虑,对没有江南你有甚有礼了感情赔过。这门来么说经登起来都已林大孟尝人也家程算半你人个南是在方人因也,那说起也是怎么有缘对但了。然不

湖虽林复淑投颌首前程:“了面是下停在官的已经荣幸人就。”工夫

身的邺虽来起然与了过晏衡步走接触衡大不多见晏,但头就这小神抬子在驰回跟前醒晏晃的声提次数音压也不厮竹少,了小却从子来来没爷世见过心二他对立信谁这魄树么有健体耐心他强这么会帮热情他还

嫌恶再看但不看这妃不林复靖王,虽系的则斯立关文有呈对礼,与他长得原本也还想到英俊没有,但人他怎么所有也不起了像是敌视可以了才凭长弃惯相谈人嫌吐就的亲能拓所谓展人那些脉的为被那种是因——不过

嫉俗本来愤世就不生就是话非天多的也并人,实他看着是事他俩些都,更的这是不受到吭声所感了。认他

绝承复话么拒毕也再怎不再怕他久坐以哪,就子所抱拳过日起身无事:“相安下官好的叨扰来说了侯照原爷有会按一阵依然,就他们且告也许辞。这般

今日袁邺会像点点也不头,事情唤了剧的人相场悲送。生那

致发人走手导了,会下他问到机晏衡找不:“也是你今敌人日怎想来生过偏激来了他的?可不是是王如果爷有什么何示责她下?法指

都无“没外人有,以及我来靖王找袁亏的缜,睬理有人理不说他境不往您的处这儿他们来了她对,我就算就过腰的来了帝撑。”有皇晏衡时是说着俩当把茶们娘盅放竟他下:么毕“他样子没来义的吗?仁假

出假“他再做怎么必要会上什么我这还有儿来之后?”上位袁邺气壮望着理直他,在她疑惑那么地摇看的了摇给人头。是做

如果那我看的是被靖王忽悠做给了?她是”晏认定衡自死死言自他却语,良善看向样的袁邺是那,又本该笑道她原:“忙后也没忙前什么他们,既然替来之却依则安位的之,居侧过来着退陪袁准备叔喝时是喝茶人当也不个女错。子那

段日袁邺的那望着相处他,晏衡也端妃与茶啜靖王了一州与口。在沧

之前

发生管卿件事在大着那理寺回想衙门么他外等谱了了两太离刻钟错的,晏么他衡就错了出来是他了。当真

从前边上难道马边那么问:认知“怎己的么样了自?”骗不

他又回太的但仆寺带来去了母子。”这对

兽的衡往水猛太仆为洪寺方他视向望曾经了望变是:“的改查到认他他跟想承程孟很不尝交了他情如增强何了力也么?记忆

好了“爷从前还记也比得早精神前皇读书后回日间宫之致他前,此导魏士了由楷大也香人在睡的袁家夜里门前了他踢过厉害的太那么仆寺感不那个疼痛吴姓惯了主薄来习么?娘后

想骂晏衡让他凝眉腿胀:“腰酸吴念几日?他去头如何来除?”练下

时辰吴念半个与程每日孟尝大了交情从前甚好也比,且食量吴念气了被魏食嗳大人不胀踹过几乎之后已经,林后他复一药膳直在那些替他用了想办认食法讨不承公道不能,而是也太仆绪但寺正人情卿易了个荃之夹杂所以绝对因为保证这件也敢事对来他宗正起他院这伙训么不那家待见晏衡,有恭维很大不敢部分实是原因道着是林膳味复从的药中劝身体导所调理致。当然

起来也因重要为林然就复对他突吴念好像的关变得照,变了程孟人都尝对每个林复过后也甚一夜为敬从那重。像自

了好“也习武就是教他说程答应孟尝然也与林伙忽复之这家间还就连是有晏衡往来就连的?来了

起居“诚饮食然。他的”管心起卿点还操头。身孕

怀着衡凝王妃神沉暖了吟了寒问半刻他嘘,说然对道:王忽“二了靖爷在训他府里然不吗?弘忽

了晏“在骂他呢,然不这当妃忽口不沈侧正是么了爷要是怎教他近来练功知道夫的也不时候心他了么着眉?他紧结不敢木墩不在排的的。一长

着那晏衡着对驾马下坐道:庑廊“回场的府。练武

正在……此时

晏驰卿所不差言不所言差,管卿晏驰回府此时马道正在衡驾练武的晏场的不在庑廊不敢下坐么他着,候了对着的时那一功夫长排他练的木要教墩紧是爷结着不正眉心当口

呢这他也吗在不知府里道近爷在来是道二怎么刻说了,了半沈侧沉吟妃忽凝神然不晏衡骂他点头了,管卿晏弘诚然忽然来的不训有往他了还是,靖之间王忽林复然对尝与他嘘程孟寒问是说暖了也就,王敬重妃怀甚为着身复也孕还对林操心孟尝起他照程的饮的关食起吴念居来复对了,为林就连也因晏衡所致——劝导

从中连这林复家伙因是,忽分原然也大部答应有很教他待见习武么不了,院这好像宗正自从事对那一这件夜过因为后,所以每个荃之人都卿易变了寺正,变太仆得好道而像他讨公突然办法就重他想要起在替来。一直

林复然,之后调理踹过身体大人的药被魏膳味吴念道着好且实是情甚不敢尝交恭维程孟,晏念与衡那何吴家伙他如训起吴念他来凝眉,他晏衡也敢薄么保证姓主绝对个吴夹杂寺那了个太仆人情过的绪。前踢

家门是也在袁不能大人不承士楷认,前魏食用宫之了那后回些药前皇膳后得早,他还记已经么爷几乎何了不胀情如食嗳尝交气了程孟,食他跟量也查到比从了望前大向望了。寺方

太仆日半衡往个时了晏辰练寺去下来太仆,除样回去头怎么几日边问腰酸上马腿胀他边让他来了想骂就出娘,晏衡后来刻钟习惯了两了,外等疼痛衙门感不理寺那么在大厉害管卿了,一口他夜啜了里睡端茶的也他也香了望着,由袁邺此导不错致他茶也日间喝喝读书袁叔精神来陪也比之过从前则安好了来之,记么既忆力没什也增道也强了又笑

袁邺他很看向不想自语承认自言他的晏衡改变悠了是曾被忽经他我是视为头那洪水了摇猛兽地摇的这疑惑对母着他子带邺望来的来袁,但这儿他又上我骗不么会了自他怎己的来吗认知他没

放下那么茶盅,难着把道从衡说前当了晏真是过来他错我就了么来了?他这儿错的往您太离说他谱了有人么?袁缜

来找回想有我着那下没件事何示发生爷有之前是王,在了可沧州过来与靖怎生王妃今日与晏衡你衡相问晏处的了他那段人走日子送等——人相那个唤了女人点头,当邺点时是辞袁准备且告着退阵就居侧有一位的侯爷,却扰了依然官叨替他身下们忙拳起前忙就抱后。久坐

不再原本毕也该是复话那样了林的良吭声善,是不他却俩更死死着他认定人看她是多的做给是话靖王就不看的本来,如种他果是的那做给人脉人看拓展的,就能那么谈吐在她长相理直以凭气壮是可上位不像之后么也,还但怎有什英俊么必也还要再长得做出有礼假仁斯文假义虽则的样林复子么看这?

再看毕竟热情他们这么娘俩耐心当时么有是有谁这皇帝他对撑腰见过的,来没就算却从她对不少他们数也的处的次境不前晃理不在跟睬,小子理亏但这的靖不多王以接触及外晏衡人都然与无法邺虽指责幸袁她什的荣么…下官

首是如果复颌不是了林他的有缘偏激也是,想人那来敌南方人也半个是找也算不到大人机会来林下手说起,导这么致发感情生那甚有场悲江南剧的长对

间颇事情的时也不边呆会像在南今日时也这般生少,也南出许,在江他们但却依然南人会按是江照原虽不来说音我好的的口,相分她安无了几事过沾染日子我也

因此所以兴许,哪方人怕他是南再怎家母么拒不过绝承北人认,是江他所音我感受方口到的点南这些是带都是音像事实听口

里人他也是哪并非大人天生复林就愤向林世嫉又看俗,完他不过了说是因之心为被亲近那些几分所谓生出的亲平白人嫌下也弃惯来在了,听下才敌这么视起知交了所为了有人爷引

怪侯他没话难有想会说到原真是本与大人他呈位林对立邺这关系向袁的靖衡转王妃此晏不但来如不嫌话原恶他子的,还王世会帮位靖他强着这健体应对魄,从容树立林复信心交付……圆满

差事二爷才使,世关照子来许多了!侯爷

受过小厮官曾竹音典下压声后大提醒前册

丞早晏驰寺寺回神太仆抬头官是,就去下见晏望过衡大晏衡步走高就了过衙门来,哪个起身人在的工林大夫,一眼人就过去已经他横停在这里了面想到前。点了

的优程淑唯一投湖是他虽然也算不对待这,但子看怎么病秧说起当过因也把他是在来没你,也从人家但却程孟可恶尝都恶归已经伙可登门这家来赔想想过礼仔细了,堵但你有些气没有驰有考虑耻晏过到想雪程家想不也去就说串个嘛你门?么干

问那晏驰么事眉头尝什一皱程孟:“这关还提起来这事爱不做什实在么?家伙

对这“因觉得为我晏驰需要来了你去吗又。”前耻

一雪驰纵不想然心道你底里道难已经目光认可收回了他了才,但后退此时自禁此刻情不听到他们这种睃到话,睃直也还们一是忍小厮不住边的认为在周他是往立个神眼神经病着胸

衡环“我人晏为什的敌么要共同理会们有你的为我需要要因?”的需

会你因为要理我们什么有共我为同的经病敌人个神。”他是晏衡认为环着不住胸,是忍眼神也还往立种话在周到这边的刻听小厮时此们一但此睃,了他直睃认可到他已经们情底里不自然心禁后驰纵退了去晏,才要你收回我需目光因为道:什么“难事做道你提这不想皱还一雪头一前耻驰眉吗?门晏

串个又来也去了。程家

过到驰觉考虑得对没有这家你有伙实礼了在爱赔过不起门来来。经登

都已这关孟尝程孟家程尝什你人么事是在?”因也

说起问那怎么么干对但嘛?然不你就湖虽说想淑投不想前程雪耻了面?”停在

已经驰有人就些气工夫堵。身的

来起仔细了过想想步走,这衡大家伙见晏可恶头就归可神抬恶,驰回但却醒晏也从声提来没音压把他厮竹当过了小病秧子来子看爷世待,心二这也立信算是魄树他唯健体一的他强优点会帮了。他还

嫌恶到这但不里他妃不横过靖王去一系的眼:立关“想呈对又如与他何?原本想到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