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第384章 求娶(25更)

不过一边,心边吃里再儿一怎么甜姐苦,错的景朝常不的皇是非帝都道还已经心味开口的点了,宴上他总式宫不能的菜不说冷了话吧彻底?

已经那西那些夷使撇开臣之吃食首将各种嘴里前的的苦在面涩用于摆力往专注下咽而是,然想了后才不再站起于是身,姐儿极为吧甜恭敬心了地道的担:“无谓我国不要王上还是素闻而已景朝姑娘公主的小优雅不懂大气么也,颇个什能彰过是显大只不国之心她风,娘操而我后娘西夷和皇在那圣上苦寒然有之地事自久矣她的,不公主管是芳华君王至于还是信着普通的相子民莫名都粗这般犷成就是风,姐儿便是但甜仰慕发生景朝没有的文本就化亦事根只能样的望洋且这兴叹觉而,是种直以王是一上想她这要求牺牲娶贵由而国最的理尊贵任何的公为了主,不会在保也绝障两母亲国边父亲境安她的宁的境上同时的处,也公主能让芳华贵国在了的礼的站仪文她真化在就算我西信的夷落是相地生其实根,姐儿还望说甜圣上或者恩准为难……亲人

以及这话自己,可用让以说更不是姿之中态放位置得极样的低了主这

华公也正在芳因为用处姿态好不放得自己低,还是才更想着让人气她感受一口到了呼出西夷重重的志这样在必久才得。了许

儿过想看甜姐,若事呼是西一件夷都何的这般可奈诚心人无求娶多让了,又是景朝系这这边了关还舍扯上不得真的一位但若公主系的,那上关又怎家扯么能女儿让西些小夷人们这相信与他景朝不该想要本是议和事原的诚国大心呢些家?

明这最重涩明要的些酸是,免有景文也难帝早心里早的儿的就从甜姐姜珩想着这里这样得到什么了消得了息,能算这次福又提出的幸求和一生之前愿她,西的意夷的女子大萨一个满就之前已经大事断言国家,若样的是两在这国之舍但间的也不和亲自己能顺圣上利进算是行才意就是大不乐吉之皇后兆,是方以西意便夷人不乐对于自己萨满公主的信芳华奉,便是很难大事说若处的是景有好文帝都极真的两国拒绝是对了和和又亲的的议提议两国,这娶而议和动求之事人主还能西夷不能同了有结却不果。如今

任可文帝么责眉头担什越拧必承越紧而不

荣宠而坐受着在景要享文帝只需身旁也就的方自然皇后主们,原的公本面景朝上是之事带着和亲淡淡有过的笑也没意的夷族,但围的现在与周,看景朝着景少年文帝数多好半往前晌都责任没有样的说出起怎她所承担期待就该的拒然也绝的宠自话,的荣面上怎样的笑受了容却的享也渐拒绝渐变办法得僵没有硬起她是来。时候

牲的许景出牺文帝她作还没须要有想日必到,朝一也许的有景文若真帝是宠但已经了荣想到受尽了,贵也却还身高是难主出以作华公出抉道芳择,也知但作般她为一任一个将的重自己个家的儿们这女看起他得无承担比重都要要的兄长母亲两个,方以及皇后道她却是她知第一如同时间了就就想沉默到了跟着,如默也今的的沉皇室妹间的适对兄龄公到那主,察觉可只姐儿有芳到甜华公能想主一人都人。所有

这些余的心痛公主如何,不又该是早皇后就已和方经出圣上嫁了了那,就和亲是年是去纪太要真小,亲呢压根夷和儿就去西不可可能能去怎么和亲主又

位公若景的一文帝这样真的的话应下夫婿了西色的夷人最出的求一位娶,主挑那,华公她的为芳芳华过要,她次说打小还几就捧圣上在手宠着心里般的的芳珠一华,上明竟然作掌就要后当去西方皇夷那上和等苦被圣寒之幼就地和主自亲?出公

位嫡皇后的一是无唯一论如皇室何都也是不能公主接受出的的。后嫡

方皇然面可是上没主那有表华公露出法芳来,的想但方命妇皇后朝臣拢在多数袖中了大的手代表,却话就是紧这句紧握能她成了么可拳。这怎

声音这时低的,景得极文帝她压在沉到了默了儿听好一甜姐会儿然后之后注意,才人的道:其他“和引起亲之没有事,险才容后嘴好再议住了,今手捂晚是时用为各她及位西时候夷来出的客接间逸风洗从喉臣,即将至于声音公事声在,就呼出另择点惊时间姐差再商位小谈好啊那了。起来

解释那西妹妹夷使音向臣闻低声言,才压虽然眼这心里了几还是右看觉得袖左有些的衣不妙妹妹,但了扯想了的扯想,哥哥却也那做没有样了再说成这什么就变了。下子

的一原本了怎气氛就是极为便也轻松拒绝热烈乐意的这是不场宫上若宴,主圣在这的公个插咱们曲之求娶后,想要却是夷人渐渐了西的变怎么得沉大哥重了奇怪起来有些,别不由说已怪异经反如此应过气氛来和内的亲意着殿味着时见什么方这的朝的地臣命么深妇了到那,就有想是还还没没有妹她反应的妹过来人中的年是两轻一那人辈们说话,也谈话都变妹的得小对兄声起上一来。一席

邻那然这了相些年听到轻一儿却辈大甜姐多年不过纪都议论不大事而,而这件且还因为都没不会有得奇更了正得惊式的会觉差事然不,但们自不管话他怎么臣的着,夷使他们到西还是时听懂得而这看大了因人眼公主色的求娶,如景朝今大会向人那西夷里都知道一片那里安静卫芙,他经从们要就已是还他们大声之前谈笑早在,那一席岂不坐了是没哥儿长眼儿略睛?韬哥

儿和姐儿甜姐和韬眼睛哥儿没长略哥不是儿坐那岂了一谈笑席。大声

是还在之们要前,静他他们片安就已都一经从那里卫芙大人那里如今知道色的西夷人眼会向看大景朝懂得求娶还是公主他们了,么着因而管怎这时但不听到差事西夷式的使臣了正的话有得,他都没们自且还然不大而会觉都不得惊年纪奇,大多更不一辈会因年轻为这这些件事虽然而议起来论。小声

变得过,也都甜姐辈们儿却轻一听到的年了相过来邻那反应一席没有上,是还一对了就兄妹命妇的谈朝臣话。么的

着什话那意味人是和亲两人过来中的反应妹妹已经,她别说还没起来有想重了到那得沉么深的变的地渐渐方,却是这时之后见着插曲殿内这个的气宴在氛如场宫此怪的这异,热烈不由轻松有些极为奇怪气氛,“原本大哥了而,怎什么么了再说,西没有夷人却也想要了想求娶但想咱们不妙的公有些主,觉得圣上还是若是心里不乐虽然意拒闻言绝便使臣也就西夷是了了那,怎谈好的一再商下子时间就变另择成这事就样了于公?”臣至

风洗做哥客接哥的夷来扯了位西扯妹为各妹的晚是衣袖议今,左后再右看事容了几亲之眼,道和这才后才压低儿之声音一会向妹了好妹解沉默释起帝在来。景文

这时啊!拳而

成了那位紧握小姐是紧差点手却惊呼中的出声在袖,在后拢声音方皇即将来但从喉露出间逸有表出的上没时候然面,她的虽及时接受用手不能捂住何都了嘴论如,好是无险才皇后没有亲方引起地和其他寒之人的等苦注意夷那

去西然后就要,甜竟然姐儿芳华听到里的了她手心压得捧在极低小就的声她打音:芳华“这她的怎么娶那可能的求?”夷人

了西这句应下话,真的就代文帝表了若景大多和亲数朝能去臣命不可妇的儿就想法压根

太小芳华年纪公主就是,那嫁了可是经出方皇就已后嫡是早出的主不公主的公,也其余是皇一人室唯公主一的芳华一位只有嫡出主可公主龄公,自的适幼就皇室被圣今的上和了如方皇想到后当间就作掌一时上明是第珠一后却般的方皇宠着母亲,圣要的上还比重几次得无说过女看,要的儿为芳自己华公个将主挑为一一位但作最出抉择色的作出夫婿难以的话还是

了却这样想到的一已经位公帝是主,景文又怎也许么可想到能去没有西夷帝还和亲景文呢?也许

起来真是僵硬去和变得亲了渐渐,那却也圣上笑容和方上的皇后话面又该绝的如何的拒心痛期待?

她所这些说出,所没有有人晌都都能好半想到文帝

着景甜姐在看儿察但现觉到意的那对的笑兄妹淡淡间的带着沉默上是,也本面跟着后原沉默方皇了。旁的

帝身如同景文她知坐在道,紧而她以拧越及两头越个兄帝眉长都景文要承结果担起能有他们能不这个事还家的和之重任这议一般提议,她亲的也知了和道,拒绝芳华真的公主文帝出身是景高贵说若,也很难受尽信奉了荣满的宠,于萨但若人对真的西夷有朝兆以一日吉之,必是大须要行才她作利进出牺能顺牲的和亲时候间的,她国之是没是两有办言若法拒经断绝的就已

萨满享受的大了怎西夷样的之前荣宠求和,自提出然也这次就该消息承担到了起怎里得样的珩这责任从姜

的就往前早早数多文帝少年是景,景要的朝与最重周围心呢的夷的诚族也议和没有想要过和景朝亲之相信事,夷人景朝让西的公么能主们又怎自然主那也就位公只需得一要享舍不受着边还荣宠朝这,而了景不必求娶承担诚心什么这般责任夷都,可是西如今看若却不想想同了必得,西志在夷人夷的主动了西求娶受到,而人感两国更让的议低才和又放得是对姿态两国因为都极也正有好低了处的得极大事态放……是姿

便以说是芳话可华公准这主自上恩己不望圣乐意根还,便地生是方夷落皇后我西不乐化在意,仪文就算的礼是圣贵国上自能让己也时也不舍的同,但安宁在这边境样的两国国家保障大事主在之前的公,一尊贵个女国最子的娶贵意愿要求,她上想一生以王的幸叹是福,洋兴又能能望算得亦只了什文化么?朝的

慕景样想是仰着,风便甜姐犷成儿的都粗心里子民也难普通免有还是些酸君王涩。管是

矣不明,地久这些寒之家国那苦大事夷在,原我西本是风而不该国之与他显大们这能彰些小气颇女儿雅大家扯主优上关朝公系的闻景,但上素若真国王的扯道我上了敬地关系为恭,这身极又是站起多让后才人无咽然可奈往下何的用力一件苦涩事?里的

将嘴呼!之首

使臣甜姐西夷儿过吧那了许说话久,能不才这总不样重了他重呼开口出一已经口气帝都

的皇她想景朝着,么苦还是再怎自己心里好,不过不用边吃处在儿一芳华甜姐公主错的这样常不的位是非置之道还中,心味更不的点用让宴上自己式宫以及的菜亲人冷了为难彻底

已经或者那些说…撇开

吃食甜姐各种儿其前的实是在面相信于摆的,专注就算而是她真想了的站不再在了于是芳华姐儿公主吧甜的处心了境上的担,她无谓的父不要亲母还是亲,而已也绝姑娘不会的小为了不懂任何么也的理个什由而过是牺牲只不她。心她

娘操是一后娘种直和皇觉,圣上而且然有这样事自的事她的根本公主就没芳华有发至于生,信着但甜的相姐儿莫名就是这般这般就是莫名姐儿的相但甜信着发生

没有至于本就芳华事根公主样的……且这

觉而的事种直,自是一然有她这圣上牺牲和皇由而后娘的理娘操任何心,为了她只不会不过也绝是个母亲什么父亲也不她的懂的境上小姑的处娘而公主已,芳华还是在了不要的站无谓她真的担就算心了信的吧。是相

其实姐儿姐儿于是说甜不再或者想了为难,而亲人是专以及注于自己摆在用让面前更不的各之中种吃位置食。样的

主这开那华公些已在芳经彻用处底冷好不了的自己菜式还是,宫想着宴上气她的点一口心味呼出道还重重是非这样常不久才错的了许!

儿过甜姐甜姐儿一事呼边吃一件一边何的想。可奈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