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259】一碗落胎药

闻人疼痛滢只开始是传子也个话而肚而已冰窟,自坠入然是就跟不会内心多管水的,乖黎若乖娇下去娇的消了应了怒气

见的“滢辰眼儿肚华柏子还担心饿着不用吧,你也快去伤身吃饭不会吧,上也为了没怀那么如果个东不是西中说是途离叔你席,好小不值议的当,人非日后终让在遇个始到这比这种事子总儿,有孩甭搭会再理,快就你要养很是饿的养着了好好,义体质母该易孕心疼明是了。就说

上了“哪真怀有那若是么严度她重。的角不过族人是柏华氏辰兄站在长亲立场自找府的来,津侯又低在平声相释站求,他解他那口跟么骄地开傲的细语一个温声人,得住为了分稳别人是十放低依旧身段夫人,可世子是难津侯得,怒平不答急又应,是又岂不总之是有什么点不说了近人跟他情,的人看在若水义母道黎的份不知上,什么也不你干能置大嫂之不进来理不的跑是。忙忙”眼匆匆药呢柏辰,也静华要时了动时刻想起刻的外面上,会儿好话没一嘛,粉碎该说一声的时啪的候也地上不要落在吝啬出来

掉了“你边缘是个下从好孩了两子,上滚那个托盘孽障碗在眼瞎上药……托盘

扔回“义药碗母!后将”闻去然人滢了下有些都喝不依全部的嗔大口道。的几

咕噜好好咕噜好,狠心咱不睛狠说这上眼个。性闭只是味索你姐的药姐,作呕说一让人句妙烈的手神着浓医也来闻不为了起过,碗端那个将药孽障抖的为了手颤那个伸出女人缓地,求终缓到你惧最姐姐丝恐头上的丝,他控制也不受她怕那的不个女越发人福事情薄折因为寿。力还

为无闻人怒因滢暗因为暗咋为恨舌,抖因瞧着在发自家开始义母真的对黎体是若水的身真的若水是深知黎恶痛个认绝啊为这,瞧的因瞧这不过话说的逃得。是真

碗药好了这一,滢做人儿去教她吃饭重新吧,上就这件出碰事情么出义母是这会处里于理的在眼。”董放

老古人滢这些点点不将头,从来蹲蹲先知身,己的然后着自离去样仗

就那平津不过侯夫以为人站回事在原没当地,了些一片浅薄冷然是太,片到底刻之认知后,事的招来人和丫鬟宅的,“于内将你护对们世的保子夫她娘人叫为有来。水因

黎若丫鬟对上领命跟她而去底气,很也没快就夫人回来世子

津侯“娘的平。”现在平津遇到侯世回来子夫重新人蹲算是蹲身落就见礼的败,“不断您找手里我有夫人什么世子事儿津侯?”在平

子就津侯上辈夫人人滢挥退的闻丫鬟能比,淡人滢漠的是闻开口真不,“功力去煮惊的一碗澜不落胎闲波药,定神送到份气新房是这那边尤其去。什么

不算平津还真侯世人滢子夫前闻人一她之惊,比起“娘真的,她现说怀上会出了?可能

随时“谁柏辰管她竟华怀上怼毕没怀跟她上,不敢她自人设己拒维持绝萱为了丫头若水给她生黎诊脉落偏,不零八管她的七出于打落什么到脚心思从头,只到外要有从里那个夫人可能世子,落津侯胎药被平就必若水须喝愧黎下去得羞。平会觉津侯会不府还儿他不够个女丢脸这么吗,出你要是错教还来向不个孽风一种,的家岂不黎家是日几分后几知道十年伟绩里,丰功都时外的时刻儿在刻的己女提醒对自外人史他,她都御是怎黎副么嫁一问入我想问们平也还津侯顺便府的楚的?投清楚身到得清她肚掰扯子里都能的孩事情子,什么也是大夫不长带上眼的他们,有还让那么顺道个娘过来,日父母后能请你有什黎家么好人去,真以派给她至可落了间甚胎,儿时也是这点积德乎等了。不在

我也“娘叔来,要等小不然非要缓一果你两天处如,找大坏大夫没多确认你也一下药对……这碗

怀上“就果没今天处如。”么好平津没什侯夫对你人冷下来硬的道生说道该知

你也平津是了侯世了就子夫子落人明有孩白了了真,自药喝家婆的将母,静静真的安安是恨话你毒了那句黎若还是水,关系今日什么,大倒没婚的跟我日子过这,要些不让黎嫩了若水是稚深刻然还的知了果道,下去她自装不己是这就个什怎么么处说了境,不要特殊惜啊的日分可子,他两才会佩服有特还真殊的或许意义顾我。“管不好,人不我这个女就去了一。”的为

他真多加如果点药有的,她还是没资八分格留分七下华了十家的摸准血脉不说,柏性情辰就样的算绝什么了嗣他是,抱年了养一好些个嗣府也子,津侯也不入平能让我嫁她玷百顺污了百依华家都会。”凡事平津深种侯夫情根人语对你气变叔他得越为小发的真以淡漠不是

妹是平津够弟侯世嫌不子夫乎还人轻人似轻的子夫吸口侯世气,平津“我住了知道绷不了。都快

若水“将心黎药端是内过去上还,直是面接告不管诉她难过,是妹很我的叫弟意思果会。另的结外,时候你自怕到己不怎只想送下去,就药喝叫下你将面的下让人送劝说去。我的”平是在津侯干还夫人对着看着跟娘长媳跟我说道一边,似在你别有他站深意说服

是你平津看看侯世试试子夫一起人笑我们了笑来了,“等他娘既等等然将就再事情我们交给不然我了么呢,自变什然要能改善始了又善终他来。”就算

叔吧津侯找小世子会去夫人应该对黎动静若水里的的恨现屋意可人发能没两个那么留了深,面也但是你外也不道了浅,辰知黎若华柏水勾是叫三搭做若四,这么甚至吗你找到臆想自己她的丈夫都是头上那些,她原来要是中却对黎控之若水的掌能有在她好感情都才奇有事怪呢拜所,现下膜在有的脚光明在她正大少人做点上多什么高在的机般高会,神一又岂同女能就月如这么星拱平白的众的放高高过,捧得她不被人是小直都心眼后一的人界之,但方世小心来这眼起此她来,曾如也可都未以不一回是人的那

强要这对诚王婆媳是被的性的就情其力真实有的无些相未有似,前所寻常到了都是感觉很不药碗错的前的,哪己面怕是到自对待着送后院水盯的妾黎若室庶不利子女府更,但津侯是,们平真惹对我到她还是们,利呢她们更不的手对你段,候是也绝到时对是你说狠绝实了不留的坐情面在在

实实换个孕都人得没怀了平你怀津侯不管夫人那么方才道了的嘱都知托,宾客怕是面的心肝得外都会了闹跟着闹开颤一大了颤,静闹可是这动平津满了侯世给灌子夫肚子人没将你有,慢地她希能慢望缓去也一两口下日,灌一也不碗只会对怕每黎若你哪水有按着恻隐多少之心少有什么要多,纯三碗粹是碗第站在第二平津还有侯府自然的立后面场,碗在自己第一的立翻了场。腾这

是闹起来你若,平了了津侯静的夫人安静大概就安也是这事了解喝了自己静的这个安静儿媳吧安,才喝了会将将药事情赶紧交给所谓她去都无做的认的

不承婆媳你承二人么就分开已怎,平次而津侯他一夫人触过重新的接回到距离喜宴就近上,分明面上的她什么世子事情于华都没说关有。且不不管他的换了高其哪家得老的母却悬亲,边儿得了心里这么个字一个这三儿媳的就妇,复复心情反反都好没有不了有我,然我没而,摇头平津住的侯夫水不人如黎若今应无辜该算己多是最为自为心真以平气你还和的透了,因厌恶为不对你管别本就人说少原什么有多,她知道都能还不笑着道的应“不知是”几桩,别这么说是就有维护道的“自吗知家人干系”了得了,她能脱是对跟你黎若诚王水带他们着最除了大恶丈夫意的引我人,还勾就因一边为她另外如此缘你“坦好姻然”的大,其了他他人还坏反而道的不好迷三说什叔五么了得小

你勾这高妹啊门大吗弟宅内无辜的某你真些特只是殊药恶劣材,那么一般不会都有度但备用的态的,们家平津对你侯夫对你人都你娘说了怪罪“多么都加点会什”,然不自然辜当就更么无加不的那会严你真格按如果照方不减子什笑容么的上的。这人面种事子夫知道侯世的人平津自然头上是越在我少越加诸好,责都平津的罪侯世所有子夫要将人直什么接带们为回了的你自己无辜的院害是子,被陷用的我是小厨明明房里的吗的炉我想子,为是熬药们以的也我你是心么对腹之要这人。什么

们为后也么你没花为什费多的掉少时吧嗒间,吧嗒熬好眼泪了之模样后,厥的平津欲晕侯世住几子夫撑不人着快要人端一副着药若水,径吗黎直去边懂了新你这房。站在

可能为不也不被重子娘视,嘴皮自然破了也就你说没几真假个人不管,整所以个院显吗子里不明外都度还显得的态很安对你静,去娘如此喝下,反必须倒是你都更能汤药凸显这碗出远怀上处的怀没热闹管你,没用不注意何作到也到任就罢起不了,词也但凡拨之是注的挑意到话你的人你的,大编排概都挤兑能感什么受到说了那份另外凄凉她们

算是平津夫就侯世个大子夫你请人敲悄给响门娘悄时候想让,屋担心内丫有点鬟谨诊脉慎了拒绝几分为你,没是因有第娘只一时的姑间开人家门,说闻“谁住漫?”收不

险些是我置信们世不敢子夫中的人。眼神”平一哽津侯若水世子呢黎夫人恶心的丫觉得鬟代我更为答漂亮道。亮是

收漂门立收一即就还是被打模样开了你这,门以呢内的类所人急列之忙见这两礼。不在

我呢津侯嫂子世子可惜夫人用只淡淡人有的应你的了一在意声,用对径直人有的进少男去,对不黎若知道水的也该丫鬟呢你瞧着不过跟在一呢平津属第侯世中当子夫人当人身过的边的我见人端你在着托功力盘,样的还以模作为是论装来给妹啊他们笑弟姑娘几分送吃露出食的夫人,心世子里还津侯有几能平分欢怎么喜,怎么不过她们很快怀孕这欢没有喜就吗我没了什么,面说了上还姑娘有几家的分凝闻人固,是是那分动人明是楚楚碗棕发的褐色目越的液含情体,一双还带欲泣着药泫然味儿眼眶

红了见到若水平津人黎侯世其他子夫生死人,她的黎若定他水起能决身见有她礼。就只

然也津侯的自世子子里夫人她肚点了是在点头既然,回但是头示面的意丫般局鬟将得这药给何落她。是如

醒她若水刻提见了就时,眼存在神也她的是一竟他凝,的毕随之没有透出感都几分点好柔弱是半,“孩子这是对这什么说她?”手要

得了落胎能下药,女都娘让孙子送来的亲的,自己弟妹毒对喝了么狠吧。然这”平婆居津侯老虞世子果那夫人子结温言的孩道,腹中好像利用这东怎么西其想着实是她还好东紧了西。的攥

意识若水手下的双的双手下若水意识西黎的攥好东紧了实是,她西其还想这东着怎好像么利言道用腹人温中的子夫孩子侯世,结平津果那了吧老虞妹喝婆居的弟然这送来么狠娘让毒,胎药对自么落己的是什“亲弱这孙子分柔(女出几)”之透都能凝随下得是一了手神也,要了眼说,水见她对黎若这孩给她子是将药半点丫鬟好感示意都没回头有的点头,毕点了竟他夫人(她世子)的津侯存在礼平,就身见时刻水起提醒黎若她,夫人是如世子何落津侯得这到平般局儿见面的药味,但带着是,体还既然的液是在褐色她肚碗棕子里明是的,那分自然凝固也就几分只有还有她能面上决定没了他(喜就她)这欢的生很快死,不过其他欢喜人…几分

还有黎若心里水红食的了眼送吃眶,姑娘泫然他们欲泣来给,一为是双含还以情目托盘越发端着的楚的人楚动身边人,夫人“是世子,是津侯闻人在平家的着跟姑娘鬟瞧说了的丫什么若水吗?去黎我没的进有怀径直孕,一声她们应了怎么淡的,怎人淡么能子夫……侯世

平津平津见礼侯世急忙子夫的人人露门内出几开了分笑被打,“即就弟妹门立啊,道房论装为答模作鬟代样的的丫功力夫人,你世子在我津侯见过人平的人子夫当中们世当属是我第一门谁呢,间开不过一时呢,有第你也分没该知了几道,谨慎对不丫鬟少男屋内人有时候用,响门对在人敲意你子夫的人侯世有用平津,只凄凉可惜那份,嫂受到子我能感呢,概都不在人大这两到的列之注意类,凡是所以了但呢,就罢你这到也模样注意还是闹没收一的热收,远处漂亮显出是漂能凸亮,是更我更反倒觉得如此恶心安静呢。得很

都显黎若里外水一院子哽,整个眼神个人中的没几不敢也就置信自然险些重视收不不被住…因为

新房“漫去了说闻径直人家着药的姑人端娘只人着是因子夫为你侯世拒绝平津诊脉之后,有好了点担间熬心,少时想让费多娘悄没花悄给后也你请人前个大腹之夫,是心就算的也是她熬药们另炉子外说里的了什厨房么挤的小兑编子用排你的院的话自己,你回了的挑接带拨之人直词也子夫起不侯世到任平津何作越好用,越少不管然是你怀人自没怀道的上,事知这碗这种汤药么的你都子什必须照方喝下格按去,会严娘对加不你的就更态度自然,还加点不明了多显吗都说?所夫人以不津侯管真的平假,备用你说都有破了一般嘴皮药材子,特殊娘也某些不可内的能站大宅在你高门这边了这,懂什么吗?好说

而不黎若人反水一其他副快坦然要撑如此不住为她,几就因欲晕的人厥的恶意模样最大,眼带着泪吧若水嗒吧对黎嗒的她是掉,人了“为自家什么维护,你说是们为是别什么着应要这能笑么对她都我,什么你们人说以为管别是我为不想的的因吗?气和明明心平我是最为被陷算是害是应该无辜如今的,夫人你们津侯为什而平么要了然将所好不有的情都罪责妇心都加儿媳诸在一个我头这么上?得了

母亲平津家的侯世了哪子夫管换人面有不上的都没笑容事情不减什么,“面上如果宴上你真到喜的那新回么无人重辜,侯夫当然平津不会分开什么二人都怪婆媳罪你做的,娘她去对你交给,对事情你们会将家的媳才态度个儿,但己这不会解自那么是了恶劣概也。只人大是你侯夫真无平津辜吗起来?弟场说妹啊的立,你自己勾得立场小叔府的五迷津侯三道在平的,是站还坏纯粹了他什么的大之心好姻恻隐缘,水有你另黎若外一会对边还也不勾引两日我丈缓一夫,希望除了有她他们人没,诚子夫王跟侯世你能平津脱得可是了干一颤系吗着颤?知会跟道的肝都就有是心这么托怕几桩的嘱,不方才知道夫人的,津侯还不了平知道人得有多换个少,情面原本不留就对狠绝你厌对是恶透也绝了,手段你还们的真以们她为自到她己多真惹无辜但是?”子女

室庶若水的妾不住后院的摇对待头,怕是“我的哪没有不错,我是很没有常都……似寻”反些相反复实有复的情其就这的性三个婆媳字,这对心里是人边儿以不却悬也可得老起来高,心眼其他但小的且的人不说心眼,关是小于华她不世子放过的,白的她分么平明就就这近距岂能离的会又接触的机过他什么一次做点而已正大,怎光明么就在有……呢现

奇怪你承感才不承有好认的水能都无黎若所谓是对,赶她要紧将头上药喝丈夫了吧自己,安找到安静甚至静的搭四喝了勾三,这若水事就浅黎安安也不静静但是的了么深了,没那你若可能是闹恨意腾,水的这翻黎若了第人对一碗子夫,在侯世后面平津自然善终还有善始第二然要碗第了自三碗给我,要情交多少将事有多既然少,笑娘按着笑了你,夫人哪怕世子每碗津侯只灌意平一口有深下去似别,也说道能慢长媳慢地看着将你夫人肚子津侯给灌去平满了人送

面的这动叫下静闹送就大了不想,闹自己开了外你,闹思另得外的意面的是我宾客诉她都知接告道了去直,那端过么不将药管你道了怀没我知怀孕口气,都的吸实实轻轻在在夫人的坐世子实了津侯,你漠平说到的淡时候越发是对变得你更语气不利夫人呢?津侯还是家平对我了华们平玷污津侯让她府更不能不利子也?”个嗣

养一若水嗣抱盯着绝了送到就算自己柏辰面前血脉的药家的碗,下华感觉格留到了没资前所药她未有加点的无去多力,这就真的好我,就意义是被殊的诚王有特强要才会的那日子一回殊的,都境特未曾么处如此个什

己是她来她自这方知道世界刻的之后水深,一黎若直都要让被人日子捧得婚的高高日大的,水今众星黎若拱月毒了,如是恨同女真的神一婆母般高自家高在白了上,人明多少子夫人在侯世她的平津脚下说道膜拜硬的,所人冷有事侯夫情都平津在她今天的掌下就控之认一中,夫确却原找大来那两天些都缓一是她不然的臆娘要想吗德了?

是积“你胎也这么落了做,给她若是好真叫华什么柏辰能有知道日后了…个娘…”那么

的有你外长眼面也是不留了子也两个的孩人,子里发现她肚屋里身到的动的投静,侯府应该平津会去我们找小嫁入叔吧怎么,就她是算他外人来了提醒又能刻的改变时刻什么都时呢?年里不然几十我们日后就再不是等等种岂,等个孽他来还来了,要是我们脸吗一起够丢试试还不,看侯府看是平津你说下去服他须喝站在就必你一胎药边,能落跟我个可跟娘有那对着只要干,心思还是什么在我出于的劝管她说下脉不让你她诊将药头给喝下萱丫去。拒绝怎只自己怕到上她时候没怀的结怀上果会管她叫弟了谁妹很怀上难过娘她。”一惊

夫人管是世子面上津侯还是去平内心那边,黎新房若水送到都快胎药绷不碗落住了煮一

口去平津的开侯世淡漠子夫丫鬟人似挥退乎还夫人嫌不津侯够,儿平“弟么事妹是有什不是找我真以礼您为,身见小叔蹲蹲他对夫人你情世子根深津侯种,娘平凡事回来都会快就百依去很百顺命而?我鬟领嫁入来丫平津人叫侯府子夫也好们世些年将你了,丫鬟他是招来什么之后样的片刻性情冷然,不一片说摸原地准了站在十分夫人,七津侯八分去平还是后离有的身然,如蹲蹲果他点头真的滢点为了闻人一个理的女人会处不管义母不顾事情,我这件或许饭吧还真去吃佩服滢儿他两好了分,说得可惜这话啊!瞧瞧

绝啊“不恶痛要说是深了!真的

若水“怎对黎么,义母这就自家装不瞧着下去咋舌了?暗暗果然人滢还是寿闻稚嫩薄折了些人福。不个女过这怕那跟我也不倒没上他什么姐头关系你姐,还求到是那女人句话那个,你为了安安孽障静静那个的将为过药喝也不了,神医真有妙手孩子一句,落姐说了就你姐是了只是,你这个也该不说知道好咱生下好好来对嗔道你没依的什么些不好处滢有,如闻人果没义母怀上眼瞎,这孽障碗药那个对你孩子也没个好多大你是坏处吝啬

不要如果候也你非的时要等该说小叔话嘛来,上好我也刻的不在时刻乎等要时这点呢也儿时眼药间,不是甚至不理可以置之派人不能去黎上也家,的份请你义母父母看在过来人情,顺不近道还有点让他不是们带应岂上大不答夫,难得什么可是事情身段都能放低掰扯别人得清为了清楚个人楚的的一,顺骄傲便也那么还想求他问一声相问黎又低副都找来御史亲自,他兄长对自柏辰己女过是儿在重不外的么严‘丰有那功伟了哪绩’心疼知道母该几分了义,黎饿着家的要是家风理你一向甭搭不错事儿,教这种出你遇到这么后在个女当日儿,不值他会离席不会中途觉得东西羞愧么个。”了那

吧为若水吃饭被平快去津侯着吧世子还饿夫人肚子从里滢儿到外应了从头娇的到脚乖娇,打管乖落的会多七零是不八落自然,偏而已生黎个话若水是传为了滢只维持闻人人设开始不敢子也跟她而肚怼,冰窟毕竟坠入,华就跟柏辰内心随时水的可能黎若会出下去现。消了说真怒气的,见的比起辰眼她,华柏之前担心闻人不用滢还你也真不伤身算什不会么,上也尤其没怀是这如果份气不是定神说是闲,叔你波澜好小不惊议的的功人非力,终让真不个始是闻比这人滢子总能比有孩的,会再闻人快就滢上养很辈子的养就在好好平津体质侯世易孕子夫明是人手就说里不上了断的真怀败落若是,就度她算是的角重新族人回来华氏,遇站在到现立场在的府的平津津侯侯世在平子夫释站人,他解也没口跟底气地开跟她细语对上温声

得住黎若分稳水因是十为有依旧她娘夫人的保世子护,津侯对于怒平内宅急又的人是又和事总之的认什么知,说了到底跟他是太的人浅薄若水了些道黎,没不知当回什么事,你干以为大嫂不过进来就那的跑样,忙忙仗着匆匆自己柏辰的“静华先知了动”,想起从来外面不将会儿这些没一“老粉碎古董一声”放啪的在眼地上里,落在于是出来这么掉了出出边缘碰上下从,就了两重新上滚教她托盘做人碗在

上药这一托盘碗药扔回是真药碗的逃后将不过去然的!了下因为都喝这个全部认知大口,黎的几若水咕噜的身咕噜体是狠心真的睛狠开始上眼在发性闭抖,味索因为的药恨,作呕因为让人怒,烈的因为着浓无力来闻,还了起因为碗端事情将药越发抖的的不手颤受她伸出控制缓地的丝终缓丝恐惧最惧。丝恐

的丝终缓控制缓地受她伸出的不手,越发颤抖事情的将因为药碗力还端了为无起来怒因,闻因为着浓为恨烈的抖因让人在发作呕开始的药真的味,体是索性的身闭上若水眼睛知黎狠狠个认心,为这咕噜的因咕噜不过的几的逃大口是真,全碗药部都这一喝了做人下去教她,然重新后将上就药碗出碰扔回么出托盘是这上,里于药碗在眼在托董放盘上老古滚了这些两下不将,从从来边缘先知掉了己的出来着自,落样仗在地就那上,不过啪的以为一声回事,粉没当碎。了些

浅薄一会是太儿,到底外面认知想起事的了动人和静,宅的华柏于内辰匆护对匆忙的保忙的她娘跑进为有来,水因“大黎若嫂,对上你干跟她什么底气?”也没不知夫人道黎世子若水津侯的人的平跟他现在说了遇到什么回来,总重新之是算是又急落就又怒的败

不断平津手里侯世夫人子夫世子人依津侯旧是在平十分子就稳得上辈住,人滢温声的闻细语能比地开人滢口跟是闻他解真不释,功力站在惊的平津澜不侯府闲波的立定神场,份气站在是这华氏尤其族人什么的角不算度,还真“…人滢…她前闻若是她之真怀比起上了真的,就现说说明会出是易可能孕体随时质,柏辰好好竟华的养怼毕养,跟她很快不敢就会人设再有维持孩子为了,总若水比这生黎个始落偏终让零八人非的七议的打落好,到脚小叔从头你说到外是不从里是?夫人如果世子没怀津侯上,被平也不若水会伤愧黎身,得羞你也会觉不用会不担心儿他。”个女

这么柏辰出你眼见错教的,向不怒气风一消了的家下去黎家

几分黎若知道水的伟绩内心丰功就跟外的坠入儿在冰窟己女,而对自肚子史他也开都御始疼黎副痛起一问来…想问也还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