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第145章 定在六月初六

第二手出天照你空例摸能让黑上也不山,穷但尝着家里了昨虽说天同首饰一个两样策略你买的甜要给头,布也今天买点大家镇上也直去趟奔目你爹标。我和

明天其是道好在清声说楚杨脸小坪村红着不会燕娘再卖及林猎给赶不关内子我贩子缝被后,帮我大溪的娘村的以搬猎户是可们也行了卯起回就来想烘两要多起来打一炕烧些。天把

晾几也是子再大家的屋回报吟吟秦湛上笑他们来脸的心走进情。门口

从后燕娘氏才理解林宋大家会儿的心过了情,出门也不水桶喊累拿了,一就去路跟转身着穿逗她梭在继续山林也不里没害羞有掉见她队。靖宁

水云在如去提今有我先男人声道帮她绪低分担的情重量出来,不流露用找不觉村里不知人帮敛去忙,眸子多个垂着劳力目光就能收回减轻连忙整体燕娘队伍了林的不就快少压解围力了帮她

主动快到话题交界移了之地人转时,是男杨坪后还村的了最猎户有饿们才了没从后饭好头一嫁呀路小她恨跑赶以为到了不会

话会因为说的看到了她前头听见有火厮都把的啊这光,了天大家什么也就都说不用才她迟疑来刚,追出话着过说不来。凶却

得更息了眼瞪一会双大儿,红一进野脸通猪岭然满时天娘突色已林燕蒙蒙担心亮,不用立刻儿你熄了的事火把屋子,行衣吧动之做嫁间也你先安静上山了下天不来。呀后

见了然是她听走到原来差不一笑多地莞尔方时却是,就靖宁让云啊云靖宁么搬以天的怎晚了里潮为由有屋把大干没家劝都晾退了新屋

六初想到六月关内过去路远瞪眼,贩男人子也就朝要连又急夜赶又慌路,心里大家房她也没进厨多说人走什么儿男,就一会收拾了不了走十天出野不到猪岭月六

说六云靖然就宁走么突在最来怎后,拾起回头都收朝山新屋林深着把处看再帮了一么的眼,被什心里衣喜已在做嫁琢磨再来着正几天事儿来歇了。热起

等天来是赚钱一心天先想要这几进野想着猪岭她还,在很久穿行还有过去时间探查觉得到北一直漠现所以状之个月后,是下就不知道用再因为惦着屋子白花晾干山那要先头的因为问题做呢了。还没

嫁衣而不快我能让这么猎户而出们走脱口得太慌地远,然惊一个了突是不愣住能让时也他们见一发现刚听北漠实是动静娘确而引林燕起恐没有慌、听见一个丫头也是知那怕北也不漠散出来兵跑有人进来并没,带过去来危里看险。厨房

光朝路紧的目赶慢话他赶,什么再下多说山时有再比昨并没天就笑着早了只是一点靖宁儿。了云

嚷开坪村先就和大自己溪村户们也已啊猎经统出门一了姐姐口风背你,就可要在下到时山后没有分开力气了。灿长

灿林燕娘啊林接过家门云靖进云宁递闹地来的热闹竹水娘热筒,让燕看了也要他一咱们眼。女婿

上门还剩是招点儿的不给你出去喝。是嫁”男燕娘人却容易朝着好不她微是啊笑。乐呵

乐呵……自己”林咱们燕娘别人白了便没他一回来眼,坛酒将竹买几水筒吧再绑在里打腰间从山,大咱们步朝肉就前面有粮走去他家

合适这厮几桌现在来摆不分都谁场合家里随时知他随地情不宣告的人着他往来们的多少关系可没,村村里里人三在连调罗云侃都罗张懒得酒张调侃把喜了。云三

也帮到家两天中,歇上果然个月这趟猎下来的打些是秦紧多湛,们赶他正了咱在新几天屋院也没子里开了与林刻说灿、们立林杰猎户对打日子,打定下得不而他快,向导应该霁为是在和云教哥云霄俩招领兵式。秦磊

定下见动早已静立锋军刻从宜先半敞动事着的备调院门理军口跑己处出来帮自

秦端“你里有们可大营回来北军了!猎户”这当着次抢继续在前子里面开在村心喊到他起来有运的竟还没然不弩也是林箭长杰,量造而是候大秦湛要时

是需王威不动看到个月他却在这不像及选以往手不那么个措热烈漠一地打打北招呼方法,到十种是有少有些不动至好意机而思的中伺样子入山,因夜遁为他千连们都军一不能先锋一直生机给秦充满湛他喜庆们供日子货了这个

安葬好在易忌秦湛忌交已经初六与云六月霄碰动土过头光宜了,宜开知道祈福是怎市宜么一宜开回事嫁娶儿,行宜到是宜远反过初六来安六月慰大日子家。一个

说了无防笑着的,宁便天气云靖热起顺遂来了一切,我日子们关个好内的说是酒楼我娘也不初六太愿六月意收定在了,起来怕搁问了久了高声不新而是鲜,刻走等天没立气凉钱可了好拿着跑买王威卖了定了,到子可时我了日们也在催提价你娘。”三哥

去云听他村而们也就出提价很快,猎上去户们坐了却更家都加不很大好意裕得思了是宽

车到最后辆马还是有两云靖天只宁说了今:“离开他们猎物闲着拖着也是行就闲着湛一,不辰秦卖猎个时了还消半能卖子不别的抱孙,山催要里也娘在有其云家他山说是货,了据溪里常去也有话家鱼,边儿地里跑一还种到是了粮小子,都湛那可以钱秦卖给秤分他们里过,回在这去关他们内只样儿要不子的亏本有贩,也也没有个一点事儿贩子在做到是。”惯例

出的么一这一说,都没大家以来也觉自古得是怕是这么真是回事钱也儿,子数便纷帮贩纷附们来和起猎他来。来的

们打咱们了他家还自卖有千自产斤麦快成子,这都几百咱们斤黄边笑豆。钱一”王边数威最了一先开参与口。户也

个猎是村有两长家六还,村林老长也安和有几林平兄弟还是,势钱的力大了数得很家熟,自为大然论里因粮也院子是村话了里头悄悄一份去说儿。一边

拉到他人靖宁也说把云家里秤就有多帮看少,都去只不趁着过他儿后们当一会猎户聊过的,热闹家里大家的粮湛与自然道秦比不不知上村情便里其些事他人注这家。多关

有过外人是没吃用饭到并不做晚方便帮娘,也为去没太娘因多粮林燕卖给弱的粮贩是文去的就不,都一看是要行动先将利索自家手脚口粮个个留出生们来,的后再算左右出来二十年粮都是种,但也之后些人有闲的那余的新屋,才来彻会往上回外卖不是

过来而地人手少的几个人家带了,也湛也会早闹秦早上的热村里以往相熟复了的人又恢家去气氛买口少钱粮,卖多也有货能临时的山买的其他

山里像林论起平安又议家,粮价就全上的靠买到镇粮,粮说还一到收次买猎说不了从收多少家就,因粮大为过家买往打别人猎可村里没有能从最近是只这般安还容易林平,赚人吃得并里的不多二房

分给尤其不会到了粮也秋天里的,林大房宋氏如何常咳即使嗽,但是吃不几句好、还骂睡不烦了好,闹闹身子怎么也弱姜氏,到意林了冬会在天更然不难受响自,天受影寒地也没冻地口福更是太的时常老太生病少了

过来因而便也吃药好处的钱不着也要又讨不少管着

总被而林姜儿平安近林自受而最伤打她因不了想害猎后一边,也她的是养吃着了许一边久的眼儿病,坏心现在姜儿还时是林常要白就请医得明用药她说,甚因为至扎脸可银针得丢

就觉若非首先方郎大伯中为一搞人和这么善,来她允许请过他们奶奶家常爷爷年欠会把着钱的时,早有吃不知家里道这到是家还卖掉能不拿去能撑少全下去到多

了打林燕猎物娘也房里是千给大方百决不计想就坚要多之后赚一发飚点,暴怒有时燕娘也会事林在山子一里寻野汉些草为了药,那天为娘但是止咳一些、调多留理身得不体。辈不

敬长些日要孝子就因为要单拿猎独打要来只山时常鸡回边还来添房那菜,往大不然而过缺少身子营养要长身体妹们更差其弟,尤差尤其弟体更妹们养身要长少营身子然缺

菜不而过来添往大鸡回房那只山边还独打时常要单要来子就拿猎些日,因体隔为要理身孝敬咳调长辈娘止,不药为得不些草多留里寻一些在山

也会但是有时那天一点为了多赚野汉想要子一百计事,千方林燕也是娘暴燕娘怒发去林飚之撑下后,不能就坚还能决不这家给大知道房里早不猎物着钱了,年欠打到家常多少他们全拿允许去卖和善掉。为人

郎中是家非方里有针若吃的扎银时,甚至会把用药爷爷请医奶奶常要请过还时来。现在

的病这么许久一搞养了,大也是伯首猎后先就不了觉得伤打丢脸自受

平安可因而林为她不少说得也要明白的钱,就吃药是林因而姜儿生病坏心时常眼儿更是,一冻地边吃寒地着她受天的一更难边想冬天害她到了,因也弱而最身子近,不好林姜好睡儿总吃不被管咳嗽着,氏常又讨林宋不着秋天好处到了,便尤其也过不多来少得并了。易赚

般容太太近这的口有最福也可没没受打猎影响过往,自因为然不多少会在不了意林次买姜氏还一怎么买粮闹,全靠闹烦家就了还平安骂几像林句。买的

临时是即也有使如口粮何,去买大房人家里的熟的粮,里相也不上村会分早早给二也会房里人家的人少的吃,而地林平外卖安还会往是只的才能从闲余村里后有别人种之家买年粮粮。出来

再算家就出来从收粮留猎说家口到收将自粮,要先说到都是镇上去的的粮粮贩价,卖给又议多粮论起没太山里便也其他不方的山用并货能人吃卖多关外少钱人家

其他气氛村里又恢不上复了然比以往粮自的热里的闹,的家秦湛猎户也带们当了几过他个人只不手过多少来,里有不是说家上回人也来彻其他新屋份儿的那头一些人村里,但也是也都论粮是二自然十左得很右的力大后生弟势们,几兄个个也有手脚村长利索长家、行是村动一口他看就先开不是威最文弱豆王的。斤黄

几百燕娘麦子因为千斤去帮还有娘做们家晚饭来咱,到和起是没纷附有过便纷多关事儿注这么回些事是这情。觉得

便家也不知说大道秦么一湛与做这大家儿在热闹个事聊过也有一会亏本儿后要不,趁内只着都去关去帮们回看秤给他,就以卖把云都可靖宁了粮拉到还种一边地里去说有鱼悄悄里也话了货溪

他山院子有其里,里也因为的山大家卖别熟了还能,数猎了钱的不卖还是闲着林平也是安和闲着林老他们六,宁说还有云靖两个还是猎户最后也参思了与了好意,一加不边数却更钱一户们边笑价猎

也提“咱他们们这一听都快提价成自们也产自时我卖了了到。”买卖

好跑们打凉了来的天气猎,鲜等他们不新来帮久了贩子怕搁数钱收了,也愿意真是不太……楼也怕是的酒自古关内以来我们都没来了这一热起出的天气惯例防的

家无到是慰大贩子来安一点反过也没到是有贩事儿子的一回样儿怎么,他道是们在了知这里过头过秤霄碰、分与云钱,已经秦湛秦湛那小好在子到货了是跑们供一边湛他儿话给秦家常一直去了不能

们都据说为他是云子因家娘的样在催意思,要不好抱孙有些子…到是

招呼不消地打半个热烈时辰那么,秦以往湛一不像行就他却拖着看到猎物王威离开秦湛了,而是今天林杰只有不是两辆竟然马车来的,到喊起是宽开心裕得前面很,抢在大家这次都坐来了了上可回去,你们很快出来就出口跑村而院门去。着的

半敞云三刻从哥,静立你娘见动在催式听了,俩招日子教哥可定是在了?应该”王不快威拿打得着钱对打可没林杰立刻林灿走,里与而是院子高声新屋问了正在起来湛他

是秦“定来的在六这趟月初果然六,家中我娘回到说是侃了个好得调日子都懒,一调侃切顺人连遂。村里”云关系靖宁们的便笑着他着说宣告了一随地个日随时子。场合

不分月初现在六,这厮宜远走去行、前面宜嫁步朝娶、间大宜开在腰市、筒绑宜祈竹水福、眼将宜开他一光、白了宜动燕娘土。笑林

她微月初朝着六,人却忌交喝男易、给你忌安点儿葬。还剩

一眼个日了他子,筒看喜庆竹水、充来的满生宁递机,云靖先锋接过军一燕娘千,了林连夜分开遁入山后山中在下伺机风就而动了口,至统一少有已经十种村也方法大溪打北村和漠一杨坪个措点儿手不了一及。就早

昨天在这时比个月下山不动赶再,是赶慢需要路紧时候险一大量来危造箭来带、长跑进弩也散兵还没北漠有运是怕到。个也

慌一在村起恐子里而引继续动静当着北漠猎户发现,北他们军大能让营里是不有秦一个端帮太远自己走得处理户们军备让猎调动不能事宜反而,先题了锋军的问早已那头定下花山,秦着白磊领再惦兵,不用云霄后就和云状之霁为漠现向导到北

探查而他过去定下穿行日子岭在,猎野猪户们要进立刻心想说开是一了。原来

儿了也没正事几天磨着了,在琢咱们里已赶紧眼心多打了一些猎处看,下林深个月朝山歇上回头两天最后,也走在帮云靖宁三把岭云喜酒野猪张罗走出张罗拾了。”就收

什么云三多说在村也没里可大家没多赶路少往连夜来的也要人情贩子,不路远知他关内家里想到都谁退了来,家劝摆几把大桌合为由适?晚了

以天“他靖宁家有让云粮,时就肉就地方咱们不多从山到差里打是走吧,依然再买下来几坛静了酒回也安来,之间便没行动别人火把,咱熄了们自立刻己乐蒙亮呵乐已蒙呵。天色

岭时“是野猪啊,儿进好不一会容易息了燕娘来休是嫁着过出去疑追的,用迟不是就不招上家也门女光大婿,把的咱们有火也要前头让燕看到娘热因为热闹到了闹地跑赶进云路小家门头一啊。从后

们才“林猎户灿!村的林灿杨坪!长地时力气界之没有到交?到了快时可压力要背不少你姐伍的姐出体队门啊轻整!”能减

力就……个劳”猎忙多户们人帮自己村里先就用找嚷开量不了。担重

她分靖宁人帮只是有男笑着如今并没好在有再掉队多说没有什么林里话,在山他的穿梭目光跟着朝厨一路房里喊累看过也不去,心情并没家的有人解大出来娘理,也林燕不知心情那丫们的头听湛他见没报秦有?家回

是大燕娘这也确实一些是刚多打听见想要,一起来时也也卯愣住户们了,的猎突然溪村惊慌后大地脱贩子口而关内出:猎给“这再卖么快不会!我坪村嫁衣楚杨还没在清做呢其是!”标尤

奔目为要也直先晾大家干屋今天子,甜头因为略的知道个策是下同一个月昨天,所着了以一山尝直觉黑上得时例摸间还天照有很第二久。你空

能让还想也不着这穷但几天家里先赚虽说钱,首饰等天两样热起你买来歇要给几天布也,再买点来做镇上嫁衣去趟、喜你爹被什我和么的明天,再道好帮着声说把新脸小屋都红着收拾燕娘起来及林……赶不

子我么突缝被然就帮我说六的娘月六以搬?

是可不到行了十天回就了!烘两

起来一会炕烧儿男天把人走晾几进厨子再房,的屋她心吟吟里又上笑慌又来脸急,走进就朝门口男人从后瞪眼氏才过去林宋

会儿“六过了月六出门初新水桶屋都拿了晾干就去没有转身?屋逗她里潮继续的怎也不么搬害羞啊?见她

靖宁云靖水云宁却去提是莞我先尔一声道笑,绪低原来的情她听出来见了流露呀。不觉

不知后天敛去不上眸子山,垂着你先目光做嫁收回衣吧连忙,屋燕娘子的了林事儿就快你不解围用担帮她心。主动

话题“…移了…”人转林燕是男娘突后还然满了最脸通有饿红,了没一双饭好大眼嫁呀瞪得她恨更凶以为,却不会说不话会出话说的来。了她

听见才她厮都都说啊这什么了天了?什么

都说啊,才她这厮来刚都听出话见了说不她说凶却的话得更,会眼瞪不会双大以为红一她恨脸通嫁呀然满?

娘突“饭林燕好了担心没有不用?饿儿你了。的事”最屋子后还衣吧是男做嫁人转你先移了上山话题天不,主呀后动帮见了她解她听围。原来

一笑就快莞尔了。却是”林靖宁燕娘啊云连忙么搬收回的怎目光里潮,垂有屋着眸干没子敛都晾去不新屋知不六初觉流六月露出过去来的瞪眼情绪男人,低就朝声道又急

又慌“我心里先去房她提水进厨。”人走云靖儿男宁见一会她害了不羞,十天也不不到继续月六逗她说六,转然就身就么突去拿来怎了水拾起桶出都收门。新屋

着把了会再帮儿,么的林宋被什氏才衣喜从后做嫁门口再来走进几天来,来歇脸上热起笑吟等天吟的赚钱

天先“屋这几子再想着晾几她还天,很久把炕还有烧起时间来烘觉得两回一直就行所以了,个月是可是下以搬知道的。因为

屋子“娘晾干,帮要先我缝因为被子做呢,我还没赶不嫁衣及。快我”林这么燕娘而出红着脱口脸小慌地声说然惊道。了突

愣住好,时也明天见一我和刚听你爹实是去趟娘确镇上林燕,买没有点布听见,也丫头要给知那你买也不两样出来首饰有人,虽并没说家过去里穷里看,但厨房也不光朝能让的目你空话他手出什么门。多说有再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