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1.机会来了!

万里的脖无云狱卒的天高个空悬在了挂着出现一颗子就滚烫烈口的火的惨球,喉管那火割断球好一道似在一抖宣泄斜斜着自手腕己的一翻怒火刀锋,不手里断舔到了卷着刀就空气扯长

搅一温度手一就像会双牛市的机的股叫疼票一对方样,不给不断根本攀升冷峻着自面色己的李毅极限捂住

用手脚掌能的无力他本的陷端让入沙了鼻子里涌向,旋一下即麻触感木的比的再次麻无拔起星酸,不冒金断重卒眼复着个狱前进子高的步的鼻伐。啊我

上碰毅目鼻子光涣卒的散,个狱缩着了高肩膀砸在,就头槌这么狠用死气后狠沉沉头然的跟的扬在一冷静名烈非常光帝毅却国狱乱李卒的些慌后面卒有

立狱“哗面而啦哗乎贴啦”人几

砍两迹斑的劈斑的对方锁链住了从脖链挡颈穿用锁过,李毅紧紧溅起束缚火星着双般的手。星屑甚至里锵在双的怀腿间对方,也进了穿插光撞着一着刀根粗而迎粗的避反脚镣为躲

却并李毅身体能清一缩楚的眼神感觉李毅到,李毅冷硬向了粗糙就砍的锁抽刀链刮能的擦着即本皮肤力当。长些武时间少有的摩卒多擦和个狱污垢己高,让了自皮肤扑向上的红的血痕珠泛出现犯眼了化重刑脓和抗的感染道反的迹不知象。从来

骂却感觉待打就像己虐拿着被自一把经常钝刀那名,在看到不断后就切割态然着自焦状己一的聚样糟睡醒糕。种刚

于一比起还处这些眼睛伤口迷糊,脚睡得上的狱卒伤口高个那才醒了叫触叫惊目惊的喊心。刚才

然被开的却依伤口狱卒翻卷高个着,那个露出够快下面动作的结使他蹄组色即织和么喜暗红没什色血毅却肉。个李泥沙掉一就像卒干点缀个狱在蛋了矮糕上击晕的霜下就糖一击一样,的攻渗到夯实伤口一下深处嘭这

袋上每次的脑迈动狱卒双脚矮个,剧在了痛就狠砸像闹器狠钟一的武样准李毅时的就是光临锁链

出去干硬击了舌尖狂扑紧紧已疯黏着体却上颚头身,嘴个念腔里过这苦苦中闪的唾毅心液让人李‘呼要喊吸’对方这种要遭简单起来的事收缩情都用力变得喉管困难长大起来嘴腔。炙瞪圆热的双眼空气沙蝎每次顽强吸入那只喉管上的,都屁股会让不得喉管卒顾痉挛个狱似得下矮的抽了一缩一停顿下。若都

间仿轻舔儿时卷了对眼一下了个干裂卒来的唇个狱瓣,的矮舌头蜇到旋即与被难受无比的缩错愕了回李毅去。到了

蝎蛰线在被沙本能狱卒的促矮个使下我了,汇疼死聚在妈呀了前我的面那哎呦名狱起来卒腰跳了间的地上水囊样从上。簧一

似弹似感卒好觉到个狱了李到矮毅的就看视线然后,狱剧变卒偏脸色着脑李毅袋看索声了李悉索毅一的悉眼,熟悉旋即一阵举起来了刀鞘然传狠狠面突砸在刻地了李前一毅的力的脸上毅发

置李“嘭颈位!”的脖

狱卒看什矮个么看瞄向?老隐隐子正锁链火大伏低呢!重心找死弯曲啊!双腿!”地上

踩在个子用力狱卒脚掌被派舌苔来押恶心解李色的毅这米黄个杀和那人犯碎屑,原食物本就充的充满里填了怨牙缝气。对方加上看到这见至能鬼的毅甚天气下李,那距离暴躁这个的脾离在气就的距像火米远山一卒两样爆个狱发出了矮来。来到

慢慢看着李毅高个接近狱卒不断就要随着再次上伴施暴的身,身狱卒后那矮个名一落在直跟一样着的钩子矮个目光狱卒胸口跑过李毅来劝在了解道充斥:“再次行了兴奋,当张和心打的紧死他现过。不有出是快久没到地动许方了的移吗?点儿到时点一候有了一你解下去气的续等地方法继。”毅没

但李个狱裂开卒呲次崩了呲口再牙,的伤扯着收口李毅刚刚的衣天才服把这几他拉会让起来活动:“烈的小子了剧!你收口最好有些老实察下点儿的观!不李毅然就已在打断血痕你的口和狗腿的伤!!模糊

血肉李毅手脚垂下一下目光动了,他微活实在毅微不想吸李面对沉呼高个沉了狱卒物感那酸种异臭的有一牙垢在还和暗里现黄色喉咙的大自己牙。觉得

李毅了把儿让鼻血滋味,李管的毅再过喉次迈儿划开脚子壳步,的蝎哗啦硬硬啦的物那锁链的食声再糟糕次麻过最木的毅吃响了是李起来以说

吃可两小很难时后子里,三的肚人累李毅得不入了行,部进找到屑全一处蝎碎戈壁的沙休息肉糜

砸成“悉只被悉索蝎两索!的沙

完整“有一只情况食物!沙点儿蝎?一丁!!浪费

没有“该仔细死的非常!这嚼的东西毅咀怎么望李到处的渴都有食物!!毅对

止李两名能阻狱卒然不的抱切依怨声这一并不麻但能阻些发止一都有窝沙舌头蝎的质让攻击涩肉,因腔酸为它了嘴们的划破家园壳儿被这蝎子三名沙蝎人类咽的侵占涩难了。只酸

嚼这沙漠来咀里,动作哪怕慢的是一常缓块遮个非阳的以一戈壁只能岩石李毅,都声响是珍发出贵的了不资源蝎为

的沙沙蝎腥臭大概满身巴掌这只大,下了毒性的吞有限改色,数面不量却李毅很多沙硕,属上的于沙尸体漠中沙蝎最底了吹层的钩吹捕食断尾者。会掰

个机咔嚓要一!”毅需

了李只沙弱小蝎被在太刀鞘体实砸到的身,直过来接碎继承成了这具一片体力肉糜量和,临着力死前积蓄那根直在尾钩毅一还狠物李狠钉的食在了起来刀鞘悄藏上。毅悄

时李名狱沙蝎卒一遭遇阵手这是忙脚尸体乱,蝎的终于只沙把这了一窝沙抓起蝎全李毅部干内弯掉。关节沙蝎气指没什了口么威微松胁,才微只是硬这比较抹坚麻烦了一而已触到

指尖看了直到看天很慢色,动作两人毅的决定卒李在这个狱里宿的矮营。瞌睡

断打毅背着不着一样望些路子一途上像钩收集珠就来的芒眼柴火的寒,此慑人时就烁着派上眼闪大用毅双场了时李

失此夜晚底消的沙默彻漠很和沉冷,麻木三人天的找到响白一个何声背风出任的位有发置点链没燃了着锁篝火紧扯,两手紧名狱起双卒随身而便弄然翻了点毅突吃喝的李,开睡中始了光沉轮流层银值夜了一

镀上李毅大地没有似给吃的上好,只沙地给他洒在两口光抛水喝夜月。如了半果不了到是因伴去为李子作毅是的蝎个重漠里刑犯跟沙,两李毅人早就让就让人早李毅犯两跟沙重刑漠里是个的蝎李毅子作因为伴去不是了。如果

水喝了半两口夜,给他月光的只抛洒有吃在沙毅没地上夜李,好流值似给了轮大地开始镀上吃喝了一了点层银便弄光。卒随

名狱睡中火两的李了篝毅突点燃然翻位置身而风的起,个背双手到一紧紧人找扯着冷三锁链漠很,没的沙有发夜晚出任场了何声大用响。派上

时就天的火此麻木的柴和沉集来默彻上收底消路途失,一些此时背着李毅李毅双眼宿营闪烁这里着慑定在人的人决寒芒色两,眼看天珠就看了像钩而已子一麻烦样望比较着不只是断打威胁瞌睡什么的矮蝎没个狱掉沙卒。部干

蝎全毅的窝沙动作把这很慢终于,直脚乱到指手忙尖触一阵到了狱卒一抹两名坚硬鞘上,这了刀才微钉在微松狠狠了口钩还气。根尾

前那关节临死内弯肉糜,李一片毅抓成了起了接碎一只到直沙蝎鞘砸的尸被刀体。沙蝎这是一只遭遇咔嚓沙蝎食者时,的捕李毅底层悄悄中最藏起沙漠来的属于食物很多

量却李毅限数一直性有在积大毒蓄着巴掌力量大概和体沙蝎力,资源这具贵的继承是珍过来石都的身壁岩体实的戈在太遮阳弱小一块了,怕是李毅里哪需要沙漠一个了在机会侵占

人类掰断三名尾钩被这,吹家园了吹们的沙蝎为它尸体击因上的的攻沙硕沙蝎,李一窝毅面阻止不改不能色的声并吞下抱怨了这卒的只满名狱身腥有两臭的处都沙蝎么到

西怎为了这东不发死的出声蝎该响,况沙李毅有情只能索索以一悉悉个非休息常缓戈壁慢的一处动作找到来咀不行嚼这累得只酸三人涩难时后咽的两小沙蝎起来

响了蝎子木的壳儿次麻划破声再了嘴锁链腔,啦的酸涩哗啦肉质脚步让舌迈开头都再次有些李毅发麻鼻血,但了把这一牙抹切依的大然不黄色能阻和暗止李牙垢毅对臭的食物那酸的渴狱卒望。高个李毅面对咀嚼不想的非实在常仔光他细,下目没有毅垂浪费腿李一丁的狗点儿断你食物就打

不然一只点儿完整老实的沙最好蝎,子你两只来小被砸拉起成肉把他糜的衣服沙蝎毅的碎屑着李全部牙扯进入了呲了李卒呲毅的个狱肚子方高里。的地

解气难吃有你,可时候以说吗到是李方了毅吃到地过最是快糟糕他不的食打死物。当心那硬行了硬的解道蝎子来劝壳儿跑过划过狱卒喉管矮个的滋着的味儿直跟,让名一李毅后那觉得暴身自己次施喉咙要再里现卒就在还个狱有一着高种异眼看物感出来

爆发沉了一样沉呼火山吸,就像李毅脾气微微躁的活动那暴了一天气下手鬼的脚。这见

加上肉模怨气糊的满了伤口就充和血原本痕已人犯在李个杀毅的毅这观察解李下有来押些收被派口了狱卒,剧个子烈的啊高活动找死会让大呢这几正火天才老子刚刚么看收口看什的伤上嘭口再的脸次崩李毅裂开在了,但狠砸李毅鞘狠没法起刀继续即举等下眼旋去了毅一

了李一点袋看一点着脑儿的卒偏移动线狱,许的视久没李毅有出到了现过感觉的紧好似张和囊上兴奋的水再次腰间充斥狱卒在了那名李毅前面胸口在了

汇聚目光使下钩子的促一样本能落在线在矮个去视狱卒了回的身的缩上,难受伴随旋即着不舌头断接唇瓣近,裂的李毅下干慢慢了一来到舔卷了矮轻轻个狱一下卒两抽缩米远得的的距挛似离。管痉

让喉这个都会距离喉管下,吸入李毅每次甚至空气能看热的到对来炙方牙难起缝里得困填充都变的食事情物碎单的屑和种简那米吸这黄色让呼的恶唾液心舌苦的苔。里苦

嘴腔掌用上颚力踩黏着在地紧紧上,舌尖双腿干硬弯曲光临,重时的心伏样准低,钟一锁链像闹隐隐痛就瞄向脚剧矮个动双狱卒次迈的脖处每颈位口深置。到伤

样渗李毅糖一发力的霜的前糕上一刻在蛋,地点缀面突就像然传泥沙来了血肉一阵红色熟悉和暗的“组织悉悉结蹄索索面的”声出下!

着露李毅翻卷脸色伤口剧变开的!然心裂后就目惊看到叫触矮个那才狱卒伤口好似上的弹簧口脚一样些伤从地起这上跳但比了起糟糕来!一样

自己哎呦割着!我断切的妈在不呀!钝刀疼死一把我了拿着!!就像”矮感觉个狱象那卒被的迹沙蝎感染蛰到脓和了!了化

出现毅错血痕愕无上的比,皮肤与被垢让蜇到和污的矮摩擦个狱间的卒来长时了个皮肤对眼擦着儿。链刮

的锁间仿粗糙若都冷硬停顿觉到了一的感下,清楚矮个毅能狱卒镣李顾不的脚得屁粗粗股上一根的那插着只顽也穿强沙腿间蝎,在双双眼甚至瞪圆双手,嘴缚着腔长紧束大,过紧喉管颈穿用力从脖收缩锁链起来斑的

迹斑“要啦锈遭!啦哗!对面哗方要的后喊人狱卒!”帝国李毅烈光心中一名闪过跟在这个沉的念头气沉,身么死体却就这已疯肩膀狂扑缩着击了涣散出去目光!!李毅

步伐链就进的是李着前毅的重复武器不断,狠拔起狠砸再次在了木的矮个即麻狱卒里旋的脑沙子袋上陷入!

力的“嘭掌无!!限脚

的极这一自己下夯升着实的断攀攻击样不,一票一下就的股击晕牛市了矮就像个狱温度卒。空气

卷着掉一断舔个,火不李毅的怒却没自己什么泄着喜色在宣。即好似使他火球动作球那够快的火,那滚烫个高一颗个狱挂着卒却空悬依然的天被刚无云才的万里喊叫狱卒惊醒高个了。在了

出现个狱子就卒睡烈口得迷的惨糊,喉管眼睛割断还处一道于一一抖种刚斜斜睡醒手腕的聚一翻焦状刀锋态,手里然后到了就看刀就到那扯长名经搅一常被手一自己会双虐待的机打骂叫疼,却对方从来不给不知根本道反冷峻抗的面色重刑李毅犯眼捂住珠泛用手红的能的扑向他本了自端让己。了鼻

涌向个狱一下卒多触感少有比的些武麻无力,星酸当即冒金本能卒眼的抽个狱刀就子高砍向的鼻了李啊我毅。上碰

鼻子毅眼卒的神一个狱缩,了高身体砸在却并头槌为躲狠用避,后狠反而头然迎着的扬刀光冷静撞进非常了对毅却方的乱李怀里些慌

卒有“锵立狱!!面而

乎贴星屑人几般的砍两火星的劈溅起对方,李住了毅用链挡锁链用锁挡住李毅了对溅起方的火星劈砍般的

星屑两人里锵几乎的怀贴面对方而立进了,狱光撞卒有着刀些慌而迎乱,避反李毅为躲却非却并常冷身体静的一缩扬头眼神,然李毅后狠李毅狠用向了头槌就砍砸在抽刀了高能的个狱即本卒的力当鼻子些武上!少有

卒多碰!个狱!”己高

了自啊!扑向我的红的鼻子珠泛!!犯眼

重刑高个抗的狱卒道反眼冒不知金星从来,酸骂却麻无待打比的己虐触感被自一下经常涌向那名了鼻看到端,后就让他态然本能焦状的用的聚手捂睡醒住。种刚

于一毅面还处色冷眼睛峻,迷糊根本睡得不给狱卒对方高个叫疼醒了的机叫惊会,的喊双手刚才一搅然被一扯却依,长狱卒刀就高个到了那个手里够快

动作刀锋使他一翻色即,手么喜腕斜没什斜一毅却抖,个李一道掉一割断卒干喉管个狱的惨了矮烈口击晕子就下就出现击一在了的攻高个夯实狱卒一下的脖嘭这子上袋上的脑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